帶天命?我不要啊—澳洲鬼屋(1)

2021年12月8日 16:48
imgur
身為一個不務正業的說書人⋯ 平時為了填飽肚子,還是必須為五斗米折腰。 所以更新速度會變慢喔⋯ (我找藉口?嘿啦就是這樣,不要戳破🤣)
sticker
那接著說說澳洲的猛鬼屋的故事吧。 (這故事孵了非常久,每次回想,或是在畫房屋平面圖時,都嚴重暈眩,就這樣一點一點的慢慢孵出來。) 為了離打工的地方近一些,我搬到雪梨的華人區Hurstville 。 滿街的華人超市,華人面孔,華人餐館,真的常常會有種「我到底在哪?」的錯覺。 新搬的屋子,是一個小社區的一樓。 三房一廳一衛。 除了我,還有另一個女大生,跟一位單親媽媽帶著她學習遲緩的兒子。 剛搬進去時,房東帶我認識環境。 原本住女大生房間的租客看到我們,露出一個很奇怪的表情,問房東「這次你找的八字夠硬嗎?」 當下聽到有點傻眼
sticker
但看到房東表情有點尷尬,也不好意思追問他什麼⋯ 房東剛走,老媽的電話就來了。 「妳有鹽嗎?」 我:「蛤?有言?喔,妳是問我現在有空嗎?有啊。」 老媽:「🙄我是說妳那有鹽嗎?」 我:「蛤?什麼鹽啦?要煮飯喔?」 老媽:「拿鹽跟米跟陰陽水,還有上次寄給妳的符令,把房間淨一淨,濟公師父說不乾淨。」 哇咧⋯不乾淨?! 不乾淨你們不早說!我都付錢了!!! 我當下真有種想哭的衝動⋯ 哪有親媽這樣坑孩子的😭😭😭 老媽:「妳少囉嗦,趕快啦」 我:「最好我這樣隨便撒一撒就好啦⋯(T ^ T)」 老媽:「啊不然咧?啊不然要老娘我坐八小時飛機去幫妳弄嗎?啊,要不妳請師父飛過去幫妳啊,就這樣,掛啦」 我:「欸⋯欸欸欸⋯」 電話那頭老媽爽快無情的掛了。 留下呆坐在床上的我。
sticker
怎麼辦啊⋯是多不乾淨啦⋯ 難道我房間有人吊死過? 是凶宅? 還是廁所? 還是後面停車場有埋屍體? 我努力睜大我從小亂看的眼睛,很不幸,需要時,就是失靈了。 師父坑我,老媽坑我,連我的五感都坑我(T ^ T) 我腦中小劇場開始熱烈演出⋯ 「最好這樣請師父飛過來,師父就飛過來啦⋯你們都這樣,以為我仙女喔,叫師父就有師父喔」 我邊碎念邊開始翻出鹽跟米⋯ 我娘電話又來了⋯ 我:「幹嘛啦⋯在弄了啦⋯」 老媽:「師父說,叫妳不要邊弄邊碎念,祂隨時會去看妳不用怕啦。 弄好四個牆角撒一撒。每天起床都對旁邊陽台天空跟師父請個安。」 說完,她又再次無情的把我掛了。 我很想跟她說我網路是吃到飽的,不用省這個錢⋯
sticker
然後⋯額⋯ 等等,她又怎麼知道我房間旁邊有陽台的⋯ 算了,知道最好,我反而比較有安全感。 那天晚上,我輾轉難眠。 老覺得房東留在我房裡的落地鏡裡有人在看我。 拿個毯子把鏡子遮起來。 房裏溫度特別低。 我把自己一層兩層三層的裹在毯子裡。 就這樣又怕又冷的度過。 接下來的日子,除了開門時老感覺梯間有人。 半夜兩三點老感覺陽台有人外。 我每天還會4:14定時醒來,比鬧鐘還準⋯ 但是除此之外,倒也沒發生過什麼特刺激,特可怕的事。 我漸漸忘記師父的警告,也開始忘記請安。 期間偶爾有朋友來,都會說「欸,妳家超冷欸,車道走下來就涼涼的,走進妳房間整個降五到十度欸⋯」 我還洋洋得意「對啊,飲料都不用冰,零食都不會壞欸⋯而且一隻蟲都沒看過,很棒吧?」 (白目的人,走到雪梨都還是白目) 唯一不好的,大概是我每到休假就發燒⋯ 沒有一週例外。 只要遇到不用上班的日子,就會從眼睛一睜開,開始燒,整天都全身痛。 但只要到上班日,所有症狀就會自動消失⋯ 我戲稱自己得了「不工作會死」的病⋯ 而這樣的日子,直到九天娘娘生日那天開始出現變化。
愛心哈哈
117
留言 23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