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天命?我不要啊—澳洲鬼屋(完)

2021年12月12日 13:07
前情提要
(原來昏倒是這樣⋯) 這是我醒來第一個念頭。 趴在浴室的地上,眼前一片模糊。 (我的眼鏡呢?) 我坐起來四處摸索著,找到撞斷的眼鏡。 (疼~) 爬不起來⋯ 索性用爬的,從廁所爬回房間。 此時如果有室友半夜起來上廁所, 大概會被活活嚇死⋯ 大半夜,廁所爬出一個披頭散髮的長髮女子⋯ 回到房間,我坐在地上摸到床上的手機。 顫抖的給爸媽發訊息: 「老爸老媽~ 我剛剛暈倒在廁所裏, 現在醒來沒事了。 還能清醒的給你們發訊息。 沒什麼,只是想你們了。」 然後我就把自己弄上床⋯ 也不管髒不髒,眼皮好重⋯ 就這樣睡著。 夢中,國小的操場上,又見雷暴⋯ (雷神跟我是槓上了嗎?😭)
sticker
我看見我的國小同學一直往前走。 擔心她危險,我追上前。卻永遠跟她差了幾步⋯ 走著走著,看到了一棟大樓。 走進去,才發現這棟大樓,只能往下走。 (我神奇的一進大門居然就在頂樓😅) 第一層,只有一個房間。 打開門,裡面是一群大哥哥。 「哪來的小丫頭?怎麼會跑來這裡?」 大哥哥們把我圍起來,蹲著跟我說話。 我:「我不知道,外面打雷,我害怕就走進來了。」😭 大哥哥中有一位,牽著我說 「妳現在往下走,看看下面姐姐能不能幫妳,如果她們不救妳,回來找我。」說完他摸摸我的頭,送我出來。 我往下走,看到一間有滿滿漂亮姐姐的房間。 「咦,這哪裡來的小孩?妳怎麼來的?妳不可以待在這裡喔~」 聽到漂亮姐姐溫柔的問題,我忍不住哭出來 「姐姐,我害怕,外面一直打雷⋯可不可以不要趕我走?」 漂亮姐姐有點為難,她們商量一下後,跟我說「不然,妳站在門邊吧,等等雷停了,妳再走,不要怕,雷不會打到這邊的,好嗎?」 我邊啜泣邊點頭,乖巧的把自己縮成最小的模樣,躲在門邊。 突然,姐姐們全部列隊站好。 一位風華絕代,衣著華麗的貴婦,被姐姐們簇擁著走進來。祂看到門邊的我,微微的皺了一下眉「她怎麼在這?」 姐姐們緊張的解釋說,因為外面雷暴,看我可憐,讓我躲一下,等等就讓我走⋯ 「哼,憑他們也想救妳?」貴婦抬頭看樓上一眼,輕嗔一句。 聽到這句話,機靈如我,當然知道這是救命稻草⋯ 立刻跪下抱大腿「娘娘救我,娘娘拜託您救我。」 (也不知道為什麼,娘娘的稱呼脫口而出) 她輕嘆口氣。牽起我。 瞬間,我感覺自己在空中高速旋轉,雲在旁邊快速飛過。 也不知道轉了多久,我醒過來。 出了一身汗。 (記得我房間爆冷嗎?我很久沒流過汗了⋯) 然後身體不痛了。 枕頭上一灘血⋯ 頭撞破了⋯(居然還這樣睡著,沒死真萬幸⋯) 眼睛有點模糊,我在鏡子裡,看到眼角被斷掉的眼鏡劃了一道長長的傷口。 破相了,還好在眼角⋯ 遠看就像紋了長長的眼線⋯ 天亮了,老媽的電話來了 「臭小子還活著吧?」 我:「媽~(又醞釀大哭,可是眼角好痛)」 老媽:「別哭,沒事了,濟公師父都說了,叫妳搬家,找房子沒?」 我:「我忘記了⋯」 老媽:「師父說幫妳找好了,三天內搬。妳現在去外面走走看看⋯應該旁邊就有房要租。立刻搬喔!」 我:「立刻⋯那押金⋯」 老媽:「少囉嗦!什麼押金!命都要沒了還押金!搬!」
sticker
(最後那個「搬」字,我娘使出了她的河東吼⋯然後⋯又掛了我電話⋯) 就在此時, 手機傳來一則微信訊息: 「又生病了是嗎?給妳買了藥跟午餐,掛在外面大門門把上,記得出來拿喔。」 是住隔壁社區的一位福州大哥哥⋯ 我:「好,謝謝」 大哥哥:「妳要好好照顧自己啦,我要搬走了,以後還這樣怎麼辦?」 我:「咦?為什麼要搬走?」 大哥哥:「工作被調動啊,蠻臨時的」 我:「那你現在的房子怎麼辦? 房東願意?」 大哥哥:「房子我的啊,又沒差。我那間就先空著沒關係,其他間房客照住,我偶爾回來看看。」 就這樣,我再次一臉矇的,搬到了大哥哥原本住的地方⋯ (連搬家的幫手都幫我找好,未免也太⋯) 還真的三天內⋯ 好長啊,沒想到這故事寫起來花了我四篇⋯ 填坑太辛苦了。 很久很久以後,我才知道救了我的貴婦是誰。 祂那不可冒犯的尊貴風華,見過便忘不了。 之前有人留言問我外國鬼怎麼溝通⋯ 額⋯抱歉,我沒溝通到⋯ 我甚至看都沒看到😭😭😭😭 終於知道為什麼外國鬼片的鬼都不說話了⋯ 至於一直「吼吼」不讓我開窗的是誰,坦白說,我也不知道,也許未來某天,祂會來跟我相認吧。 (故事為求通順,有小小的調整,但已儘量真實呈現) 之後有空再寫個補充⋯ 只能說濟公師父真的太⋯ 神機妙算(不能說老奸巨猾會被敲頭) 跟我ㄊㄨㄚˋ賭在澳洲不能交男朋友⋯ 我怎能想到在台灣哭求姻緣的我,會在澳洲桃花大開,還開出桃花林⋯😓😓😓
sticker
有時間再來寫祂這神機妙算的安排🙄🙄🤣🤣 然後這個故事沒有太可怕⋯ 比較可怕的只有我血流滿面🤣 想要看飄飄戲份多的那種⋯ 可能只能期待雙連或是和平島的飄了,他們狠角色🤣 以後再說。
愛心哈哈跪
89
留言 25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