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雲林科技大學 電子工程系
同事說:你不覺得台灣都弱勢族群無限上綱嗎?只要冒犯,都被搞得一身是腥 我覺得用歧視來跟我說,我要接受 實在母湯,我自己的觀感我自己決定 跟歧視沒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