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那一年系會總務把錢弄丟,要我們一起賠 #更新

2018年8月19日 16:15
回應在 B91 — 新學期開始,又一群孩子們準備進入大學,成為大學新鮮人,而大家焦點也都擺在菜鳥們上面,我今天想分享的是,我大二的時候的故事,是我當年擔任系學會幹部時遇到的事情,希望給個警醒,也告誡大家在必要時刻,正確的事情要勇敢開口說。 正文開始前的提要: ㄧ、相關人士都已畢業或是休學,包括本人在內,都已與系學會無任何關係。 二、事情過程的某些細節,為避免被認出有做些微改動。 以上沒問題,就請看下去吧。 那時我的大一下學期即將結束,也剛結束系學會會長選舉,準備進入暑假,我原以為新學期開始,會有一個嶄新的學校生活,自己可以不再是大學菜鳥,期待能被叫學姊的小小驕傲感,但不知一切卻是惡夢開始。 某天晚上,接到系會會長私訊詢問,問我有沒有興趣擔任系會美宣長?一開始我很納悶怎麼是會長自己來問?不是必須透過公開全班選舉決定幹部嗎? 雖然心裡是這麼疑惑,但還是心動自己能幫上系上一分力,還是答應會長的請求。 後來幹部們都出爐後,第一次召開會議集合,我發現幹部絕大部分的成員,全都是會長一掛票的朋友,會議上有著那ㄧ群朋友互相讚聲、互挺、此起彼落的歡呼鼓掌下,新一屆的系學會貌似非常有向心力。 暑假開始,新生們開始入學,我們遇到的第一個系學會活動便是:舉辦新生茶會。 這個活動還算順利過關,過程中有會長那一群大男生帶動,都有讓學弟妹們氣氛熱絡。 新生茶會結束,系學會之間彷彿也就更加凝聚在一起了。 接著大一孩子們開始遇到需要繳交各種費用的時期:學生會費、系會費、宿舍自治費、社團費用......等等,而我們系學會當時清楚詳列出系學會費金額、用途繳交時間,到了收費那天我們總務長一共收到了23萬多的系會費。 開學後,一切事情似乎也安穩前行中、大家沈靜在安排策劃新生宿營的事情之中⋯⋯ 直到中秋節連假結束後,會長緊急召開了系學會議,全部人都到場,以往嬉皮笑臉的會長一群人,那天都沉著臉坐著。 然後總務長在大家到齊後,便開口說:「那個,系費被偷了,就這樣。」 在我們眾人傻眼的同時,總務長的反應更讓我驚訝,她就那樣甩手說完話就自己默默坐下,我們完全不知道到底為什麼錢會不見?她也沒跟我們說該怎麼解決? 然後會長站起來接著說:「反正錢就是不見了,我們大家也別誰怪誰,大家該團結一起幫忙總務,大家就一起賠那23萬。」 接著大家鴉雀無聲地盯著總務,而總務也只是默默滑她的手機,我心裡想著的為什麼是大家一起賠錢?每個人一起賠,一個人也要出八千多塊,那相當我當時一個月的打工錢。 正當我在想要怎麼拒絕時,有個公關組的成員(以下代稱A)舉手說話:「我拒絕、我不想一起賠,那應該要弄丟錢的人自己賠,我自己打工賺錢養自己,都不跟父母拿生活費了,現在這筆錢算一算也要八千塊多,都比我打工錢多了,我怎麼可能拿的出來?我父母更不可能拿給我。」 他說到一半,總務長就開始哭了,然而會長也不敢吭聲,因為系會除去會長那一掛朋友,大家也開始鼓譟同意A的話。 後來另一個男生B,似乎因為A的話而勇敢站出來說:「誰知道不是總務自己吞了那條錢?為什麼我們大家要一起賠?你們甚至沒說為什麼錢會不見?就這樣要我們一起賠?你們知道這樣可以告侵佔公款嗎?」 就這樣事情弄到由系主任那邊處理,才知道錢會被偷,都是因為總務長自己貪圖方便,把錢放在套房內,而不是放置系辦公室的保險箱中。一個中秋連假回家之後,一回來23萬就不翼而飛了。 報警後,事情一件一件找,總務長跟會長那一票朋友都是麻吉團,也都住在附近,常常互約套房內聊天打牌吃宵夜,所以當時警方將他們都列為偷錢的嫌疑人。 但錢還沒找到前,還是必須先把23萬補回去,一切都由總務長自己賠,據說因為這樣總務長的父母大發雷霆,而後來總務長也因為這件事休學了。 事情最後錢還是沒找回來,總務長把錢賠完後就避不見面,錢變成由副會長管理,這件事情也在全校曝光,會長一票人因為當時是偷竊嫌疑人,他們面子掛不住自己退出系會,系會在副會長的強撐下,雖然搖搖欲墜,卻還是挺過難關,結束了兩個學期的任務,交接給下一屆。 以上就是我擔任系學會幹部的過程,至於錢到底是被誰偷走的?就變成我們這屆的謎團了。 謝謝你們看到這。
愛心驚訝
4508
留言 187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