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那年我姊也16歲懷孕。抒發文/更

2019年9月13日 04:22
前情提要
更// 謝謝大家的留言,針對幾個問題回應。 嗯,這偏文章一開始就說只是抒發文,想分享紓解,我只有跟自己的閨蜜講過,半夜有感而發罷了,並沒有甚麼意義沒錯。 姊姊催生後,喝麻油那個是我模糊的記憶,畢竟也十幾年前,那時我剛上國一,只記得喝姊姊有喝麻油,那時還是我媽偷弄給姊姊喝,不敢讓爸爸知道。 關於有人說返校……呃,抱歉,我沒玩過遊戲,不知道是怎樣的故事內容,那只是我無意跟媽媽的對話,因為懷孕後真的容易頻尿…… 還有很多不同的聲音,我想說的是,對於她的所作所為,只有「自己選的路,自己走下去」的感想。 每當她表現出懊悔,我只跟她說「那時候妳選擇這麼做,就要自己承擔。」年少輕狂也好,中年浪子回頭也罷,人生每個階段都是不停的做出一些好事壞事,甚至蠢事好笑的事情。 姊姊影響我很深,她的愛情觀、某方面價值觀,都算是我反面的教材吧,小時候看著她,我總告訴自己千萬不能跟她一樣,不然會後悔。 浪子回頭這點,我相信是或多或少有的,人啊、有些人啊,到了一個年紀(這年紀不一定很早或很晚,開悟時間因人而異)、一個契機、一個什麼吧,會突然醒悟,而到了醒悟的那個時間點,究竟能否得到身邊人的認同,也是看自己的造化了。 再次感謝來自不同聲音的留言。 也願 B8 PO主能一切平安喜樂。 回應於 B12 以下正文。 跟原PO類似,卻不同的家庭經驗。 純粹想要把自己家的故事打上來。 姊姊國中開始……別人口中的變壞。 打人、幹架、吸毒(只有過一次,她說太噁心就沒再碰,確定沒成癮)、離家差點踏入黑社會等等都有,爸媽不管怎麽打罵,姊姊還是那樣。 那時家裡經濟剛要好轉,沒人有空管姊姊,幾乎每天回家就是各種吵架。 那時她看著我說:「我對於自己做過的事情,絕不後悔。」 16歲她就出社會,不過還是住家裡,工作有一搭沒一搭的。記得某天媽媽走進房,表情嚴肅的問她幾個問題,之後媽媽帶著她出去,當晚她們沒有回家。 我不懂,只知道隔天姊姊回來喝了麻油雞湯,連續喝了幾天而已……不知道是過多久,才知道姊姊去「夾娃娃」。 姊姊有上高中,但真心不喜歡讀書,所以當然還是沒唸完。 但她比較沒和……呃,壞朋友在一起了。 姊姊就這麼自我的、常與爸媽吵架、離家、被趕出去,各種吧,她20初歲時又懷孕,本來要結婚,但那任男友太渣,姊姊可能氣到流產吧……?又好像是自然淘汰的不良胚胎。 姊姊單身有炮友(固定幾個) 非單身就專情 我總怕她又懷孕。 就這麼過了幾年,如今我懷孕,過沒多久就會生產。 前陣子聊到她16歲懷孕的事情,才知道……當初她是懷有五個月的寶寶「催生」下來的,不是那種初期胚胎,寶寶已經很大,只能催生。 過程跟心境她都講給我聽了。 她說。 「爸爸說要帶我照胃鏡,因為我一直吐。」 「媽媽決定帶我看婦產科,她沒跟爸爸說婦產科 ,只講她帶我去看診。到了婦產科,醫生問說有沒有性行為。我說沒有啊,都單身快半年了當然沒有。」 「醫生叫我躺下看超音波,說:都快五個月了啊可以聽心跳了,要聽嗎?」 「我根本沒看那台電視。我說我不要聽……」 「然後就立馬安排手術。」 「只記得我泡在浴缸裡,那天還停電,我有跟“它”講話,但忘了講啥。」 「反正就是要一直用力,都拉屎出來了。」 「痛到習慣睡著,或是就來加強藥劑。媽媽要我趕快,她只能幫我隱瞞一晚我不在。」 「我都沒昏倒,不能打麻醉,必須用力的生。」 那個過程,我感到噁心想吐(畢竟自己是孕婦,聽著那些過程整個好難過,還哭出來) 那個心境,姊姊是懊悔不已。 從14歲的叛逆,到如今30多歲。 她說著…… 「我後悔了。」 「可以的話,重來就不做那些事情。」 「妳知道當催生完,我心裏只有一個念頭,就是“終於擺脫它了”。我好對不起“它”。」 「我真爛,不是愧疚,是“終於”。」 「現在我30幾了,那次身體沒調養好,應該很難懷孕了。」 「我想結婚,結婚生小孩。」 當年媽媽帶著姊姊去醫院催生。 當年全家長輩都看的出來她懷孕。 當年媽媽的決定,又或者是姊姊的決定? 當年如果生下來…… 當年啊當年。 姊姊認為自己可能不孕,是因為和現任男友想結婚共組家庭,所以都無套……嗯,但始終不曾懷孕。 她有認真懷疑自己可能難以受孕、或男方精子不好(男方也曾經是走偏途那種,如今從良)總之兩人都有打算去身體檢查。 關於這點,我態度謹慎的告訴她,還是等自己經濟穩定再來講養小孩這件事情,如果到時經濟許可、去醫院檢查發現真的不孕,再來調養身體。 千萬不要未婚懷孕啊,傻姊姊。(雖然都30幾了,也不能沒經濟就生啊,不然搞到最後變我媽照顧) 姊姊個性稍微有改,也30多歲會替自己開始著想未來……比較努力有想賺錢了。 似乎是我結婚懷孕有刺激到她,稍微知道自己要幹嘛。 在我結婚懷孕前,她幾乎還是都在家裡……唉,工作不是很穩,做三個月、休息快一年那種,慶幸她偶爾幫家裡的生意。 「突然有種,假如自己以後懷孕生女兒,我也會擔心她耶,不能跟我一樣啊。」姊姊感嘆的說。 我回:「那別跟孩子說,反正妳好好教,如果孩子還是走偏,那是……你們的命運了。」 媽媽現在還是會跟我講:「不知道為什麼,妳姊就是叛逆懶惰,這是我的子債。」 ……子債嗎? 這是我家庭的經驗。 大半夜看到別人的文章,就上來抒發一番。 啊,前陣子我無心說了:「姊姊說她也是很容易頻尿。」 媽媽看著我說:「妳姊又沒懷孕過,哪知道懷孕頻尿多痛苦。」 ……當下我一愣。 嗯,是遺忘了。 還是媽媽不願再提起呢。
愛心嗚嗚WOW
7227
留言 149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