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更)神經病不該搭公車

2020年7月1日 14:07
因為更新很長,我放最下面了 ........................................... 事情發生當下其實我也很訝異 我沒想過一遇上就是這麼極端的 當時下班時間但公車人不多位子充足 我從前門上車就習慣性走到最近的座位 過幾站後有些人上車 一對夫妻帶著兩個大概幼兒園的小孩 小孩跑來跑去直到急煞跌倒婦人才意識到危險 於是叫他們坐我旁邊,但孩子們依然玩鬧 婦人也沒在理,丈夫是只能在後方顧大行李 這時又一個急煞躲機車 「啪」「咚」「嘶...」 一個小孩撞到柱子後重心不穩 狠撞另個,使他直接跟我正面撞頭 我暈的無法反應後腦再往椅墊撞 對,他們當時還是沒坐下,在車上跑跳 我瞬間湧出一股噁心感 馬上摀住口罩,緊皺眉頭看著那小孩 但我也無力去扶他起來 因患有顳葉癲癇,當時才剛服藥完 別說什麼口吐白沫,恐慌耳鳴才是我的主症狀 昨天只是我換藥第二天,根本撐不住這刺激 當下只能努力睜著雙眼,以放空壓過反胃 或許是這動作猶如瞪人的殭屍...吧 婦人直衝過來拉走孩子們,大吼一聲 「啊啊啊是神經病」這吼聲瞬間加劇我的耳鳴 車上的人馬上往我這看 我用顫抖的左手伸進包包,想給手冊示意 拿到一半,卻被那婦人一手拍掉了 我的癲癇手冊飛到後車門前,另個路人腳下 「神經病還坐什麼博愛座,根本不能搭車!」 原本反胃已好了些,就是這耳鳴令我煩躁 「不要看我!司機讓我下車!他要砍人!」 「請您別擾亂車上秩序!」是那個路人開口 他快走來伸手推開婦人,把我的手冊遞給我 之後又拿出了衛生紙跟口罩 「不好意思,你剛才是發作還是暈車...嗎?」 「口罩有髒嗎?我可以給你一個」他說 「那個人沒事吧,是暈車嗎?」 「好像是被小孩撞到頭吧」 「不對,應該是有什麼病發作」遠處的望著我 這時已經有許多人跟著圍來...大多是背對我 似乎是把我圍成個小圈圈來阻隔婦人 當下已經不知道是難過還是感謝 我盡力不流淚,但身體還在發麻也開不了口 沒過幾秒,那路人把兩個東西都給了我 隨後便刷卡在捷運站下車 人群有少但無散,透過縫隙我才發現 婦人正被丈夫架住制止 後來那名丈夫牽著孩子來跟我道歉 在我下車時,幾乎每個人都跟我說保重身體 真要說的話 這或許是同時經歷最黑暗跟最溫暖的一面吧
話說其實這也不算正式文本,只是主治給我的 ..........….…................ 二更 7/3 AM 00:09開始 顧著說明結果反而忘記說了 在順利回到家時,我依然忘不了那幾幕 路人快步走來替我推開婦人 眾人絲毫不怕我,甚至願意背對而保護我 文中未說 最角落的那個小男孩 當時直接擠進人牆坐到我旁邊,問我怎麼了 還有當時沒仔細聽的遠方大吼 原來是司機,問我需不需要幫忙請婦人下車 令我在感動的同時也很愧疚 因為我一人卻影響其他乘客的權益 那名丈夫甚至是在我下車時第一個搶先扶我的 只是我不好意思讓別人幫忙便婉拒 我有在他臉上看到一些自責 也或許是我眼花 那兩個小孩當時是哽咽走來道歉 尤其是那哥哥(不確定,但他身高較高 比起爸爸的責罵與解釋 與大學生頭撞頭又跌倒應該更有感覺... 但這些都不影響我對那名婦人的看法 或許神經病就曾是他心裡的陰影呀 何況我也知道今後不會只遇到這一次 只希望 他在遇到我這次後能更體諒不同的人 當時在車上的人,真的 很謝謝你們。 ......................................... 更新 7/2 PM 10:36開始 一開始只是像往常一樣地抒發 沒想過居然會引來那麼多注意 甚至留言破兩百 先謝謝你們……在下車回家後我有持續關注 幸好當時離進食已過一段時間,沒有真的吐 在發現這麼多人注意後便想了想 從那次案件後一定很多人怕「我們」 而能讓大眾都接受的媒體說法實在不多 如果這樣,乾脆就以我的經驗來討論吧 先以「神經病」來說明 其實這詞最早污名的是精神病 癲癇從病因到症狀都不屬於這類範圍 當然 如果硬扯「腦神經」的話,或許也算吧 然而,我是顳葉癲癇 文中也提了 比起某些網友留言的僵直發作 也就是那些社會新聞常見的「癲癇發作」 情感控制、複雜型部分發作等才是我的主症狀 以外人來看,通常是很像慌神又手腳抽搐 也因為是這部分的腦生病 我容易併發/伴隨某些「精神病」 實際上是先有精神病還是癲癇醫生已無法判斷 想到這時,那名婦人如此罵我或許也對了…吧 我同時患有DPD,一個以失實症為主的精神病 它的普及甚至僅次憂鬱症與恐慌症 (只是有無從短期發作 衍變成長期障礙而已 這精神病不會有毆打暴力,不會遺傳 不會有暴食搶劫吸毒或是胡言亂語 它只會令我像個伴隨恐慌感且情感麻木的賢者 在發作當下會以第三人稱看待自我與身周 想像在看這篇文時、轉頭跟朋友對話時 一切行動自如,偏偏又有無數哲學思考 「等下吃什麼?」 這東西是什麼,這裡是哪裡,我為何在這裡? 像受困玻璃牢房,連憤怒情緒當下都心如止水 因為同時有這病,我癲癇一旦發作經常是 「抽搐、失去現實感、恐慌、耳鳴」 跟一般的癲癇或純顳葉癲癇都不太一樣 當我發現它是個「病」時,癲癇剛確診不久 或許是因癲癇輔藥具有的安定情緒 即使這病無藥可救,頻率與症狀也好很多 但因為在公車上時我「並非DPD發作」 一切也是撞到頭而引起癲癇欲發作的症狀 (癲癇常有發作前的「小發作」症狀 (個人是反胃、視線曝光居多 所以當下便認為沒有說出甚至打入文章的必要 ...但那也是在看到大家回覆前的思考 如果我幫忙說了一個,至少一個 只會影響自己,而較無公眾危險性的精神病 (DPD若真壓不住恐慌感,通常是捏自己居多 大家會不會就比較「不怕我們」了? 不是每個「精神病」都是瘋子… 這是聽著媒體討論時我真的很想說的話 每個病都不一樣,按時服藥還是可能發作 何況若精神病不能搭車……憂鬱症可非少數(笑 最後信與不信…就看個人吧(附上部分藥單 那份管制4的即是我剛換的藥,還未開始加藥 只能說無論是癲癇或是精神病的發作 感受都很難說明清楚,DPD也形容過極多次 而癲癇 醫生則是觀察好久才敢開藥 (我的癲癇平時難出現腦波異常,是發作送醫
無論誰 是否正常 我們都活在當下。 如果不好好說,只能好一時,而壞一世代。 這兩句來自我不同時期的主治 願生病的人能順利撐過,而大家都能一起加油
愛心嗚嗚驚訝
18409
留言 412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