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對不起…我回台確診了新冠肺炎😥

2020年10月30日 00:44
「你永遠無法掌握你的人生」 原以為自己在海外時,已經撐過了最可怕的時期,沒想到回家以後,才是我夢魘的開始。 ➡一年海外之旅遇疫情變調 厭倦了在台灣一成不變的工作,我在去年年中辭掉做了兩年多的工作,前往歐洲打工度假,希望能夠讓自己踏出舒適圈,體驗異國生活,找到更多未來的可能性,為此,我已經準備了一年。
圖:生活的城市
圖:唯一能出外踏青的時候,也是都選擇沒人的地方
圖:暴風雨前的寧靜 對於這趟旅程,我唯一能知道就就是它充滿未知,那些自以為計畫好的,自以為懂的,其實從來都無法掌握。其中,最令人措手不及的便是從2020年初就開始慢慢爆發的新冠肺炎,誰會預料到一年的追夢之旅,竟會危及到自己的生命安全? 2020年初疫情爆發初期,全世界都還有恃無恐,在歐洲,大部分人都還覺得這個疾病與自己很遙遠,甚至出現多起華人因戴口罩被歧視的事件。直到不久後,歐洲各國疫情開始爆發,大家才漸漸開始提高警覺性;各國紛紛開始鎖國時,大家才漸漸的開始戴起口罩。
圖:第一次開始感受到恐懼,是發現超市所有東西都被搶光的那個當下,整個嚇到發抖
圖:剩下的麵包到底有多難吃?
圖:雞蛋大概是我在疫情時期最難買的到的東西 ➡撐過疫情高峰結束工作返台 歐洲疫情剛爆發時,我並沒有選擇回台灣,因為剛得到一份新工作,我選擇留下來繼續。後來也十分幸運的,為期半年的工作,因為疫情的關係全面改為在家工作,因此疫情最高峰的時候,除了採買食物外,幾乎都在在家中度過的。 但那段在家工作、生活的日子,是我今生再也不想重來的日子。國外防疫的觀念沒有亞洲好,從一開始戴口罩出門會被歧視,到後來即使疫情越來越嚴重,大多數人仍不把疫情當一回事的氛圍,常常令人感到焦慮、緊張。那時的我,只要身體出現什麼不正常的狀況,就覺得自已是不是生病了;也因為幾乎沒有跟人互動的關係,常常憂鬱、胡思亂想,睡不好也吃不好。現在回想起來,其實,那些都是因為被未知疫情恐懼籠罩的心理壓力。 好險,這樣的日子沒有持續太久,歐洲的疫情在2、3個月後疫情漸漸趨緩,看似漸漸回復正常。而我的工作正好告一段落,太想家的我決定要啟程回家,我跟朋友們聚會,一一告別,轉機到華航直飛台北的城市,飛回台灣。
圖:謝謝你們帶我回家
圖:回台飛機整個大爆滿
圖:看到國旗眼淚狂流 ➡近鄉情怯 防疫優先 考慮防疫旅館需求量高,預訂不易,且家裡剛好滿足居家檢疫的需求,因此,回國台灣前就跟母親討論過,打算在家隔離。我住在家裡的高樓層,使用單獨的衛浴,而父母住在低樓層,也有專屬的衛浴,送餐的話由他們幫我放在樓梯間,離開後我再去取。 我在週日晚上6點抵達桃園機場,媽媽開車來機場接我。一年沒見,媽媽開口跟我說的第一句話就是「你別動!」接著,拿著酒精消毒的行李跟全身,由她幫我開車門後,我終於踏上回家的路。抵達家門口,我拿著我的行李直奔房間,準備開始為期14天的隔離生活。 ➡我確診了 因為實在太久沒回家,我興奮的開始環顧我的房間,仔細的翻閱房間裡的每個東西,重溫台灣的一切。不管經歷幾次,長途飛行總是會令人精疲力盡,回到台灣的興奮的感覺沒維持多久,疲累感便席捲而來。洗完熱水澡後,我便察覺我的身體出現異狀,體溫莫名地高,大概37.5度左右,全身開始出現局部痠痛,「睡個覺就好了」我這麼想。 兩個小時後,我從睡夢中驚醒,發現自己全身是汗,體溫相當高,耳溫槍一量,竟然是39.1度,等了一會又量了一次,38.8度。在居家檢疫期間,出現任何不適的情況都需要通報,因此,我立馬撥打電話,向衛生局通報我的情況。半小時後,由政府委派的防疫計程車就出現在我家門口。 抵達醫院後,我在急診室外頭搭建的檢查站等候,先是來了一位全身穿著防護衣的護理師為我量體溫、填寫資料。不久後,醫師打我的手機詢問我的狀況,並向我說明等等會照X光跟採檢,如果X光沒有肺部受損的情況,就會讓我回家等結果,但如果有的話,就必須直接住進負壓病房。接著,放射師跟醫生做好全身防護陸續來幫我做檢查,「X光一切正常」拿了幾顆退燒藥後,我便回家了。
圖:照X光是把機器推出來照,降低感染風險 隔天傍晚,一通來自衛生局的電話,成為了一輩子都難以忘記的記憶。 「是陽性。」
愛心嗚嗚驚訝
16590
留言 1044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