僑光科技大學
我也不用外表看人,但是那個醜的會,所以當我提到自己被騷擾的時候,她覺得我應該用身體往上爬。我後來就再也沒跟她說過任何一句話,結果她總是在群組裏酸我。甚至還一直讓男友的學長來勸我要包容她的沒教養。 雖然我仍然是善良的,但依舊沒有勇氣再跟誰當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