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子化的台灣不需要沒有用的孩子 大人做壞事總是有目的 而孩子做壞事總是純粹的邪惡 如果有邪惡的大人,那他以前肯定也是個邪惡的孩子 未成年人犯罪,才應加重其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