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雷 鳴鳥不飛:烏雲密佈(以及台版單行本 1-6)

2020年3月28日 23:29
鳴鳥不飛 系列作品(台版單行本 1-6、電影首部曲) ⚠️內文與分析含有劇透,前面無大雷,但有稍微提到劇情。 這是一個關於性、高潮、愛、死亡、犯罪、家庭、選擇 以及自我認同的故事,雖然說沒有一個故事完全扯不上這些元素,但還是想要提點。 電影與漫畫的進程相同,但是影像化音訊化的氛圍有些許差異。 電影首部曲 烏雲密佈 進展至 單行本第二集 第八章。 (&次部曲 The Storm Breaks 即將推出。) 不同的是,電影稍微把 漂浮而不沉沒,然則亦不鳴叫 篇章 拆解,一小片段放入電影首部曲。 ⚠️⚠️⚠️⚠️⚠️⚠️⚠️⚠️⚠️⚠️⚠️以下內容含有劇情大雷⚠️⚠️⚠️⚠️⚠️⚠️⚠️⚠️⚠️⚠️⚠️ Section A. 失去 矢代失去了完整的自己、愛人的能力、被愛的能力,但是他用自己的方式與新身份和平共處。 他在系列中有個特點是:他不會完全說實話,但是也不會說謊。 *無關緊要的細小作弄與假裝不算 系列著重於百目鬼不會說謊,卻不得不說謊 的部分較多。 矢代沒有要求百目鬼要完全不說謊,即使百目鬼承諾他什麼都願意做。 關於妹妹的部分他說了謊。 在被口交的時候他說了謊,說不想繼續下去。 百目鬼失去了 警察的頭銜,正當的工作,原本的家庭。也對性愛產生疑懼,本能地排斥著。 共通點在於 他們的世界因為侵犯者而解構。 矢代被繼父侵犯。 百目鬼目睹父親侵犯妹妹。 他們內在的father figure 如塔一樣崩塌。 Note: 需要與被需要 不是我專精的,我研究其他部分比較多。 所以不會提太多。 Section B. 圖騰 我們來假設一件事,如果影山愛上了矢代。 我想崩塌的就不只是矢代了。 若影山嘗試拯救矢代,想要以自己的目光凝視矢代,把他摘離「地獄」,我想影山自己也會分崩離析。 少年的我們都不知道,能夠顧好自己就已經很難了,湍急的河水到來,你即使會游泳,也不能跳進溪水拯救溺水的人。 矢代知道這件事,所以他不去責怪影山,他只拿走了那個隱形眼鏡的盒子,那個盒子是支撐他往前的信物。 就像是Inception 裡面,每個人都要擁有一個圖騰。矢代的圖騰就是那個小盒子,他才能清楚的知道自己並不是困在自己做的夢裡。 Section C. 形象 年幼的矢代來不及擁有一個完整的 father figure,那個「人物」就說著「我要把你變成女人」,「就算你是男生我也要教你懷孕」,一邊侵犯了他,所以矢代其實一部分拋棄了 Father Figure,就連三角大哥要對他好,他其實也是希望自己能夠成為一個有用的器皿,多過於一個被愛的角色。 矢代沒辦法健全的被愛。 他說著「好無聊喔,好溫柔喔,我不要這樣的東西。」 然後再也不去想那個不想被愛的自己。 Section D. 解構 我想從一開始的時候,百目鬼都不會想到自己愛上了矢代。 覺得漂亮與愛上的確是不同的。 他察覺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因為他眼中只能容下那個漂亮的身影。 不會說謊的百目鬼從不覺得承認仰慕矢代很丟臉。 他寡言的同時卻又對矢代不斷地說著自己的事,交換矢代的故事/更了解矢代的機會。 世界的解構是無法回朔的。 破掉的東西組裝回去就不再是原狀。 解構後的世界更是如此。即使我們破的一身是傷,還是得繼續前進。 因為我們回不到過去的樣子。 我想這就是一部分的解答,為什麼百目鬼只能跟著矢代。 Section E. 墜落 值得一提的部分是,矢代並不想要報復這個世界。 很多人受傷後都會萌生報復的想法,但是矢代只是持續著這樣的墜落。 我認為很多人做出不被接受的事情,是在於有些部分的自己不曾被接住。 矢代很多地方都沒有被接住,但他只是墜落,他沒有主動求助,也不想報復。 我想那種毀滅是的性愛就是他墜落時保持清醒的方式,有段時間他甚至失去了圖騰(隱眼盒子),找回圖騰的時候他哭了,你知道的,在被丟在雪地中,被煙燙,被打,被羞辱,他都沒有哭。 他沒有把墜落當成自己或別人的責任,他就墜落,直到三角大哥發現了他。 Section F. 持有物 矢代有一部分也不想佔有。 他在世上唯一佔有的只有那個影型眼鏡盒子(圖騰),他心裡清楚他無法完全不被愛,或完全不愛人。但是他不想佔有任何人。 這不代表他沒有努力過。 看了 漂浮而不沉沒,然則亦不鳴叫 就會明白。 他知道自己扭轉不了,他不想偽裝,但在影山面前,他有些事物無法袒露,即使影山看見了他的傷疤,影山知道他和男人做愛,但是有些事他不能告訴影山。 就像三樓說的,他下墜時,不能拉著影山一起下墜。 他不能佔有影山或者誰。 不是因為他無法被拯救,只是他努力著不想要讓這些人承擔任何下墜的風險。 下墜的例子,沒有被接住的例子,我們來到百目鬼的部分。 小的時候他很幸運地不用注視黑暗,他可以承認自己怕黑,因為他在黑暗中是安全的。 但是那天世界解構的時候,他第一次沒有一個地面讓他踩著,他玄空了,意識到的時候已經下墜了好幾公尺。 他痛毆父親一頓。 討厭著自己的同時,恨著自己忽視了妹妹的苦難的同時,他注視的世界,看待世界的方式,已經完全不同。 對某些人來說,坐牢是一種阻止下墜的方式。 百目鬼一生安分守己,符合期待。但是他要停止下墜,或者他口中的「贖罪」。 我認為好幾次,矢代有意識無意識地用行動告訴百目鬼: 「我會接住你喔,我會把你放到安全的地面喔,請不要在害怕了。」 雖說百目鬼認為矢代是他未曾接觸的類型,但是矢代符合了很多他內心渴望的特質。 Q&A 我想回應兩個問題 Q:為什麼影山會說出「我覺得你(矢代)很可憐。」這樣的話語。 我認為即使是想了很久,他也是出於衝動。 即使矢代可以假裝,但我想那種傷害是真實的,尤其是來自於一個他不想不敢也不可能拖著一起下墜的對象。 矢代在於不拖著影山下墜這方面,他非常非常的努力。 但是影山即使知道這件事,知道矢代很努力,依舊忍不住說出了真實的想法。 再回答另一個問題是: Q:為什麼影山可以喜歡上其他女生,可以喜歡上久我,無法喜歡上矢代。 我不能完整回答,但是有一部分是在於,矢代不敢不想不能拖著影山下墜,他可以讓影山看自己受虐的身體,他可以讓影山知道自己在自慰,他可以讓影山知道自己和男人做愛,但是讓影山和自己在同一個世界,或者同一個階層,是他無法做到的。 無法在同一個世界裡面,同為局外人也好,同為文明人也好,這就無法構成「互相愛著」的情形。 矢代沒有選擇過要成為這樣的身份。 少年的我們能容易地說「我要做自己」,是在於我們不知道做自己有多困難。 矢代因為諸多理由,他不完全是主體,也不完全是客體。 他不完全是個器皿,但也不完全是個人類。 矢代從某個時間點開始就只是 「矢代」。 他接受了這個身份,他說蠻喜歡這樣的自己。 🌺🌸🌻🌺🌸🌻🌺🌸🌻🌺🌸🌻🌺🌸🌻🌺🌸🌻🌺🌸🌻🌺🌸🌻🌺🌸🌻🌺🌸🌻🌺🌸🌻 之後想到再補上。
愛心
24
留言 2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