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政治大學

原則之下的亂象

2022年5月10日 02:21
我幾乎全部的課都已遠距 然而唯一一堂沒有遠距的課 就剛好有組員確診 這件事讓我感受到學校一概以“為原則”推卸責任 讓學生自己承擔染疫風險究竟有多可惡 事情是這樣的: 上週一我到學校上這堂課, 聽同學說這堂課已有人確診 且實際上確實有兩三個同學因隔離或匡列無法出席 甚至產生同一組別裡 有些人現場報告有些人線上報告的詭異場景 而當時與我同組的同學臉色就已經很差 週五時同學表示快篩陽性且從週三開始就有症狀 週六同學確診 (很嚴重的確診不是沒差的請大家幫同學集氣) (我們坐的很靠近所以我週六也快篩了一次) 週日告知老師 而老師在週日深夜才表示: 明天上課,實體+遠距同步,除因隔離等因素不能到校者可使用遠距外,其餘同學請上實體課。 我真的滿心都是:????? 從頭到尾老師沒有說明這堂課到底有多少同學確診多少同學匡列及到底要多少人確診才考慮改遠距或至少讓想遠距的人遠距 我家中有年紀很大的長輩 也沒有醫療背景可以插隊買到快篩 沒辦法每次跟我快百歲的阿公阿嬤吃飯前都先快篩 我很擔心自己及家人的身體安全 但在政大的各種“為原則”處理之下, 我完全沒有選擇只能持續到這堂不斷有人確診且密閉狹小位子超級靠近又因為要討論只能坐的很靠近的課實體上課 學校的 “課程中若有出現確診個案以遠距授課為原則” 我沒被原則到 “應課程教學或防疫需要,經授課教師與選課同學討論後,得採實體與遠距混搭方式進行課程” 老師也沒有要跟我們討論的意思 “如仍需維持實體授課,授課教師請務必提供彈性修課方式” 呃......所以我的老師是採限縮解釋, 所謂的“彈性修課方式” 解釋成“只有已經病到快死了的不用來” 其他人都必須來猜猜自己這禮拜會不會中? 我真他媽的很怕死也很怕痛也很忙沒空生病 今天是我們小組報告的日子 報告到一半 線上參與的確診組員狀況突然惡化下線叫救護車 我在擔心同學的同時 不怕丟臉的說 真的怕爆自己是下一個 學校用讓人笑死的低級文字遊戲推卸責任 目的就是讓一切風險轉由學生承擔 這種不給老師任何限制也不給學生任何自由的做法 結果就是 在課堂上已有不知多少(至少一位)同學確診的情況下我仍然沒有任何選擇的餘地必須繼續來這個狹小的密閉教室跟複數同學靠在一起交談。 然後週末只能跟期待我回家吃飯的長輩說我很抱歉 但我更擔心你們的健康 我文章寫成這樣想必有修課的同學 及我的組員有看到一定馬上知道我在講哪堂課 沒有退課或跟老師釘孤支的意思 學分還是要跪著拿的 老師說啥我也只能歡喜的跪著聽 請不要猜是什麼課猜中也不要講
愛心嗚嗚WOW
145
留言 22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