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中央大學

#閒聊 迷文化與信仰研究的交集:乃木坂粉絲的粗淺觀察

6月6日 00:26
寫在最前面:期末報告寫不出來跑來發廢文,本文是在酒醉狀態下寫的,邏輯漏洞、論述不明確、舉證不清在所難免,歡迎提出糾正。此外,不確定是否違反版規,若違反請版主告知,會自刪   前幾天做期末報告的時候,查到對黃應貴老師主編《日常生活中的當代宗教:宗教的個人化與關係性存有》的書評,其中一段話讓我滿印象深刻的:「黃應貴教授即以日本社會學家對女子偶像團體 AKB 48 的考察為例,隱喻式的描繪了如下一幅當代場景:『在這組關係中,純情少女組合變成了遠處教堂屋頂上的十字架,粉絲則是默默跟隨基督而行的信徒。』向上向外所體現的虔誠、渴慕的心情,從來就沒有消失過,只是宗教的形式及其意涵不同了。」這段話提起我一個興趣,也就是當代迷文化與宗教信仰的相似性。宗教的其中一個意義是提供人們精神生活的依靠,在宗教越來越式微的現代,精神依靠這件事變得越來越廣,私以為迷文化的產生便是一種精神依靠在宗教以外的展現。   此外,宗教信仰時常強調其純正性與最高性,如一貫道便以五教融合之說建立其信仰觀,並提到萬法歸宗之類的觀念。以迷文化而言,我們似乎也能看到這樣對於純正性和最高性的追求。舉例來說,先前乃木坂27單選拔發表,就有許多人對於此次選拔發表異議,包含PTT、FB社團、DCARD乃木坂46版皆有人發表其不滿。乍看之下,小櫻是否夠格擔任C位是本次爭執的重點,「C位應具備甚麼能力」就是一種對於純正性的追求,唯有符合一定標準,center的位置才不遭受質疑,由此可看出乃木坂粉絲對於center的想像。在最高性的部分,從本次小櫻擔任center的爭論亦可看到,坂道系粉絲對於center能力的要求是全面的,不只是人氣、歌唱力、舞蹈力這些。其中小櫻最為人所詬病的是綜藝力,小櫻雖在冠番中常常有鏡頭,但真正有綜藝效果的,如高山的幹話、與田的神奇、飛鳥的暗黑、小南的可愛、松村的病嬌等,小櫻似乎沒有特別突出的綜藝效果,因此無法滿足粉絲對於C位成員應具備的能力的想像,從而遭致許多謾罵。但這裡先要提一下,最近的工事中可以看到小櫻自願吃芥末壽司,或許可以認知為小櫻綜藝能力上升的起點,就看之後工事中的成長以及營運和其他番組願不願意讓他單獨上村外節目了。   另一方面,信仰研究對於認同感相當重視,認同感的部分在迷文化方面我自己還沒仔細看相關論文,此處先做粗糙的解釋。宗教信仰常發展出社群認同,我認為迷文化亦如此,尤其越小眾的迷文化越容易發展出堅固的認同感。其中迷文化和宗教信仰的差異在於,宗教信仰的認同常結合地方認同、族群認同等社會科學研究中比較被重視的認同面向,而迷文化的認同則教處於小眾文化認同的凝聚,是一種自成一個群體的認同感,尤其在KPOP流行的當下,做為小眾的日本偶像文化可能得以產生較強的認同,其性質是較為堅固的,對於文化內涵的性質也傾向於固定而難以變動,簡單來說就是「這個東西是我們的特色,我們必須要保有它」,例如養成系偶像的觀念、和偶像的親近等。   第三,試著談談宗教個人化的部分。宗教個人化簡單來說,就是每個人都會有它獨特的信仰觀點、宗教行為等,且宗教的靈驗越來越往個人的經驗靠攏,而非社群集體的靈驗經驗,例如媽祖擋炸彈保衛庄民之類的。以迷文化,尤其是日本偶像的迷文化來說,個人的體驗是相當重要的,握手會就是一個實際的例子,縱使偶像在回應粉絲時有一個公式化,甚至明顯可預期的對話方向,粉絲們仍然趨之若鶩,最顯大概就飛鳥,明知道會被飛鳥S,但大家都想被S。在此之中,我們得到一個我們認為的獨一無二的體驗,這樣特別的體驗驅使我們更加認同和喜歡偶像,如同宗教研究當中,越是自認為有靈感經驗的信徒,對於該宗教的認同通常越強。   最後隨意下個結論,關於迷文化的研究大多還是大眾傳播方面的研究,社會學、人類學方面的論文我只看到過兩三篇碩論,除此之外好像比較多的還是文化研究相關的論文。不過我覺得迷文化是還滿有趣的東西,尤其在台灣藝人逐漸不受青睞(至少在我的同溫層),國外明星的認知度和忠誠度越來越高的現在,迷文化這件事除了用文化研究的角度,其實從傳統的社會學角度,如族群、性別、資本主義等方面分析是很有趣的,但是我懶惰且能力不足,所以沒有寫到那邊,如果在座各位有社會科學背景或對社會科學有興趣的坂道眾,再麻煩多提供意見了。 附上可愛桃桃
56
回應 19
文章資訊
共 19 則留言
國立彰化師範大學
那我放阿山
國立成功大學
我覺得偶像文化在過去和現在的差異蠻大的 以前可能真的把偶像奉為神祇 但現在比較強調親民(我的淺見 開始飯乃木坂的時候就一直覺得沒有距離感 很喜歡這種感覺 以前的少女時代應該算是 更接近我們一點的像是F4 飛輪海 都有一種距離感 算是奉為神祇的例子
國立中興大學
你中央坂道所?
匿名
這則留言已被刪除
6月6日 03:44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給你愛心 希望你期末報告順利完成
凱斯西儲大學
放一張我高山先生😍😍
國立清華大學
看到黃應貴先推再說><
國立中正大學
咱家高山比起幹話更多的是廢話啦~
但就算她一天到晚吃螺絲我還是好愛她(嚴重歪樓)
國立臺南大學
可惡用桃子吸引我
B8 看來一實醬已深得大頭絕學
輔仁大學 宗教學系
宗教的要素有分為四點「宗教觀念」、「宗教要素」、「宗教行為」、「宗教制度」。 其中我們可以從偶像文化中找到類似於「宗教要素」與「宗教行為」的現象,這裡我們稱為「擬宗教」 何謂擬宗教:並非指實際⽣活中的宗教徒,⽽是概念上的區分,表⽰⼀種抽象的⽣存(⼈的存在)模式。 神聖在現代社會中並非消失,⽽是以擬宗教形式顯現:⼈仍然透過無意識、作夢、藝術、旅遊等形式表達出對神聖的渴求、超越和⾃由的嚮往。 現代⼈的「個體神話」不會上升到神話本體論位置,因其不是被整個⼈類社會體驗到的,因此不會將⼀個特殊狀態轉換成具有範式意義的狀態:但它們從形式上來看,是具宗教性的。 意思就是說如果面對一個大考,文昌帝君與偶像的一聲「加油」選一個,對於一個偶像宅來說可能後者比前者有用,因為後者對他們來說才是「宗教」。 至少考砸了不會怪小偶像不給力,但一定會有人怪文昌帝君沒用(可以觀察到一樣的神格,還是會有信眾比較哪邊的比較「靈驗」)。 最後放個我家可愛的おたけ
原 PO - 國立中央大學
B15 遇到專業的,感謝補充。關於神聖的部分我又想到,如果延續日本社會學家的偶像團體的比喻,那營運可能就是教會那樣的角色,兩者同樣能夠操作神聖的物(神明、偶像)、人們對於這件事或多或少也有認知。差異的部分則有信徒參與教會或寺廟管委會的運作做為其宗教實踐對方式,而粉絲所謂的「宗教實踐」則可能體現在消費上,包含看演唱會、偶像生日應援等,從而可以看出信眾/粉絲的自我定位差別,以及當神聖的物產生變化,例如從庄廟到全國性廟宇的營運方式改變、營運的爭議決策等,信眾和粉絲的反應與後續行動的差異。
匿名
這則留言已被刪除
6月13日 12:15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中山醫學大學 職業安全衛生學系
真的只有綜藝力不足嗎?? 最大的問題是拿最多的資源 成長跟其他4期比根本緩慢 都進來2年了還在哭 短劇中也無破格演出 也沒出演啥村外的綜藝節目 難道只靠賣萌跟哭? 憑啥三期都沒人2次C位 她隔兩單又C 營運想推四期可以 這單如果是賀喜當C 爭議絕不會這麼大 爭議會這麼大就只是實力不足以服人 資源又拿這麼多 當然一堆人不爽!
B18 我是覺得這篇版主主要是討論信仰研究問題 關於小櫻27c的戰場,版上已經很多篇了 沒必要在這篇上再次討論這問題|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