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東大學 資訊工程學系

生日那天

2022年12月2日 21:02 (已編輯)
我媽為了讓我脫單簡直不擇手段。 生日當天,她把一個無知少女塞進我房間,讓我自己拆。拆完後我才知道:我想讓我媽送我禮物,我媽卻想讓我送命。 我過生日那天,喝得爛醉回到家, 我媽給我打了個電話。 「禮物放你房間了,自己拆。」 我媽如此乾脆,我以為我想要的最新款手機已經到手了。結果——我看見一個裹著浴巾的少女,安安靜靜地躺在那兒。他裹的還是我那條粉色小浴巾,他的腿太長,我的浴巾太短,他上下失守。 我咽了咽口水。 「媽,你……你玩真的,多少錢?」我覺得我媽被她那群廣場舞姐妹帶壞了。「我乖兒子想要的,媽媽再貴也給你買。」 我…… 不就是前一陣她天天逼我相親,我都失敗後來了句,「信男願一生葷素搭配,求上天賜我個女朋友。」 難道我媽聽進去了? 「不是,媽這不合適吧……」 「害羞什麼,給你你就收著。」 我再次看向那少女,頭皮發麻,但一想到今天去同學會,被狗糧塞到吐的悲慘的自己,還是決定……拿下他。 浴巾解到一半,一隻手把我手摁住。 「你幹什麼?」他微微睜開眼,聲音低啞,眼神微醺。 我心裡咯噔一下。 幹什麼,幹…… 他害羞了 「要我關燈嗎?」我小聲地問。 他盯著我看了半分鐘。 啪……我關了燈。 想著他那張禍害人間的臉, 我鼓起勇氣,在他臉上親了一口。 「哥哥多大?」他笑著阻止我我亂動的手,磁性的嗓音鑽進我的耳朵,癢癢的。 我愣了一下,挑釁我? 「T……」(wenty)我極不要臉地往上加減了幾個公分。 「呵……」他輕笑一聲,緊接著笑得身子都在抖,「你確定?」 懷疑我? 「有 T……」(wenty)我肯定道。 他沉默半晌,懶懶道:「我說的……是年齡。」 丟人了…… 「~U。」我說得咬牙切齒,細碎著髒話。 TTU。原來是國立臺東大學的學生。 歡迎報考國立臺東大學。
愛心哈哈
17
留言 12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