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女友朋友好緊張

7月24日 12:02
前情提要
浪漫完了想出去逛逛,之前餅兒帶我參觀過她學校,這次換我我牽著餅兒參觀了我學校,步行的話,東西方向要走45分鐘、南北方向要走25分鐘。 我帶著她先看了我學校有名的雕像,是我們學校的吉祥物。 (備註:美國各個大學都有一個吉祥物叫college mascot,也會有ㄧ兩個學校的代表顏色。) 陸續逛了我常待的LGBT中心、工程系主樓及具歷史意義的古老儀器、古色古香歷史悠久但設備完善的圖書館、香噴噴的咖啡廳、特別大的健身房跟桑拿、以及什麼都賣的大書店。 這是我們在學校書店一個角落拍的照片:
imgur
- 逛完校園也差不多該吃晚餐了,那天餅兒約了一個直女朋友Inaya,以及在網上找到的隔一年也缺室友的Clara,無意間發現Inaya跟Clara認識,於是我們四人約好一起吃韓式烤肉,這也是我第一次跟餅兒的朋友見面。 其實我挺緊張的!想要給餅兒的朋友Inaya留下好印象,之前沒看過Inaya的照片也沒有用訊息跟她對話過,就要直接見面聊天,如果聊得很尷尬怎麼辦?對方的個性好相處嗎?我們能有什麼共同話題? 之前有提到餅兒的直男室友衛生習慣堪憂,所以餅兒升大三時想要跟乾淨的女生合租,Clara的宿舍餅兒有參觀過,乾淨整潔。 這場飯局就是餅兒想要我幫她順便看看,Clara的個性跟餅兒是否適合當室友,旁觀者清,合的話餅兒隔一年想要租個三人房。 呀,看來除了努力給餅兒的朋友留下好印象之外,我還多了幫餅兒把關的責任,更緊張了🤣
sticker
-
sticker
一見面,意料之外的,兩個女生都會講中文。 餅兒介紹了一下:嗨,Inaya、Clara,這是我女友蔥油。 Inaya:嗨!OMG,餅兒常常提到你,今天終於見到你了!誒你們有夫妻臉誒! 我:哈哈謝謝,你是指妻妻臉吧! Inaya:對啦你知道我的意思。 Clara:你好,蔥油,很高興認識你。 我:嗯很高興認識你,我們大家先入座點菜吧? 點完菜後,大家漸漸聊得熱絡了。 談話間,我得知Inaya是個印度尼西亞的女孩,大學來美國讀書,人很小隻147公分號稱150、她說她食量很大卻吃不胖也長不高。是個很健談、個性大喇喇的女生。 講中文時有點印度尼西亞混著華裔的口音,我聽了一兩分鐘後,漸漸習慣了也就聽懂了,講中文時偶爾會不自覺迸出一些英文,什麼話題都聊得游刃有餘。 Clara是個中國女生,談吐跟笑起來時比較靦腆,心思比較細膩敏感,她英文口語沒有很流利所以我們都用中文溝通。 上菜後,我看到桌上有兩個烤肉夾,主動拿起一個說我來烤,一方面是我喜歡把每一片均勻地烤得很嫩的成就感,另一方面是身為女友自然要給餅兒長面子,對吧? 我把每片烤肉攤開在中間的烤盤上,擺得整整齊齊的,隔幾秒翻面烤,我最喜歡這種有條不紊的數數了,眼看這牛肉片就要七分熟了差不多了。 這時,來了位高個子的韓國男服務生,說了幾句在座沒有一人能聽懂的韓文,拿起桌上另一個烤肉夾,把我辛苦擺好正要夾起來的牛肉片全部刮到角落,俐落的夾了一塊厚厚的生豬肉放在烤盤中間,同時收走了兩個空的肉盤子。 (備註:服務生可能看我們是亞洲人以爲我們是🇰🇷韓國人,殊不知我是🇹🇼台灣人、餅兒是🇸🇬新加坡人、Inaya是🇮🇩印度尼西亞人、而Clara是🇨🇳中國人🤣 美國的亞洲餐廳的服務生其實很多不太會講英文,所以去吃港式點心時很多人會選擇跟會講廣東話的朋友去、中餐廳點餐有些人是用中文點、壽司店比較常見所以未必是日本人開的。 這只是我發現的有趣現象,跟大家分享。) 乾! 我傻眼的看著被弄得又碎又亂還變得太老的肉片,無語的趕緊分給四個人。 臉上保持著尷尬又不失風度的微笑。 餅兒看在眼裡,忍著笑,在桌下用手摸了摸我的膝蓋安撫我。 被眼尖的Inaya發現並調侃了我們幾句,說早知道她把墨西哥裔男友帶過來,也閃我們,我們大家笑了笑。 單身的Clara說「剛剛的韓國小哥哥有點帥」,單眼皮笑起來牙齒很整齊,看上去有在健身,Clara還一直偷瞄人家,我們叫她過去搭訕給對方電話號碼,她又不敢。 那位服務生之後每一盤肉都會過來幫我們烤,因為如此我們於情於理要多給些小費。其實我喜歡依自己的喜好跟熟度來烤肉,也不喜歡吃飯時有人來打擾,所以烤肉時我還是更喜歡台灣的飲食文化。
imgur
照片左上是Inaya、右上是Clara、左邊是站著忙碌中的韓國服務生。 因為Inaya很外向,所以這場飯局她根本就是氣氛擔當,我們四個女生聊得很嗨,周圍有幾桌男大學生時不時好奇的往我們這邊看。 烤肉吃到後來其實有點膩,肚子很撐,但因為大家聊得太開心完全沒有冷場,於是我們晃晃蕩蕩的去附近的刨冰店續攤,我跟餅兒分一碗,她們兩人分一碗。
sticker
菜單英文字旁邊有繁體中文,我懷疑是台灣店。 不過這間店的口味很奇特,冰上加了花生粉、杏仁片、紅豆、切片的紅棗、跟煉乳,請問店家這樣的搭配是正常的嗎?🤣我看著這乍看之下有點黑暗料理的刨冰,吃起來竟然還不錯。
sticker
imgur
吃冰時,Inaya坦承她是學校眾所週知的party girl,時常邀請附近各個大學的帥哥美女們,去她超級無敵大、月租五千多美金的單人公寓開派對通宵,Inaya笑笑說下次她開派對也熱烈歡迎我們去玩。 因為Inaya認識的人很多,所以後來餅兒父母問我跟餅兒怎麼認識時,我們沒有說是拉拉交友軟體認識的,我們說是Inaya派對上湊巧遇到然後剛好很聊得來,所以才成為朋友。 為了能夠矇混過關,而且Inaya又間接誇我們是美女了,所以我們特意赴約了一次Inaya的公寓派對,至於派對上發生的事…之後又可以寫一篇了🙈 後來因為那年租約到期的時間差太多,看房間的條件也不太一樣,Clara之後跟一群中國女生簽約了。 於是租屋的事暫時告一段落。 -------以上紀錄2018/02/15在加州的故事------- 我寫的文章主要是從2017年底,按時間順序來講我跟餅兒發生的故事。 但因為偶爾會發些日常互動,我怕文章的時間線太亂,決定每篇文末都加上故事發生的日期跟地點。 話說大家第一次見另一半的朋友是什麼情景呢? 下一篇餅兒會跟我室友Stella來場有趣又奇葩的互動喔!
愛心哈哈
192
・留言 130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