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在病房過世

4月2日 21:22
前陣子的週末,我在安寧病房值班。風光明媚的下午,正打算瞇一下的我,突然接到急診的電話。 「喂~請問是安寧病房的值班醫師嗎?這邊有個病人要會診你們家喔。」一聽就知道是急診專科護理師的聲音,穩重中帶有點厭世感。 「好哦,請發會診,謝謝。」好啊,哪次不好的。我心想。簡單的問完病情,拿著一些單張準備下去看病人。 - 病人是一位乳癌併多處轉移的女性,已經接受台北某醫學中心的居家安寧服務,但當天病人特別不舒服,由先生直接送來離家最近的敝院。 病人很亂又全身喊痛,意識模糊,血壓偏低,根據淺淺的經驗告訴我,病人撐不了多久。然而當我和先生(病人的老公)解釋的過程中,他顯得很心不在焉,甚至我要叫好幾次「先生、先生」他才回我。 不久後,病人來到安寧病房接受生命最後一段的照顧;當天晚上她就會離開了。 病人離開的時候,沒有一個人在旁邊。 負責照顧的先生回家拿東西遲遲未歸,兒女不知為何沒有病危探視。意識不清、靠著嗎啡止痛止喘的病人,就在孤獨的病房走了。旁邊甚至還是空床呢。 - 終極的孤獨,是離世時沒有人在旁邊嗎? 還是,在燈紅酒綠的街上沒有一個人懂自己? 哪個比較可憐,我想這個問題想好久。 其實獨自離世的人很少見,即便在醫院也通常有看護在旁;但內心寂寞孤獨的人多的是,尤其是在這個通訊如此便利的社會。越容易聯繫感情卻越多人孤獨,這個社會真是諷刺。 「在別人需要你的時候,盡量給與別人溫暖。也許換自己孤獨時,會有人陪伴。」大概只能這樣想吧。 不要推掉給與溫暖的機會,該去的晚餐還是去一下、發一個表情符號給某人的限動,稍微回應求救訊號吧。我們沒有那麼厲害能成為問題的解答,但是釋出多一點善意肯定辦得到。 - 希望週六的晚上大家出去都是開開心心, 而不是喝著悶酒等宿醉~ 我今天又值班。唉。
愛心嗚嗚
1014
留言 54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