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能分隔你我的距離,卻不能疏離我們的感情

5月5日 13:01
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已經持續超過兩年,終究突破台灣的防疫銅牆鐵壁,疫情逐漸在社區蔓延開來。 除了第一線的急診和篩檢人員,所有的醫療資源都必須在防疫的前提下進行原本的工作,譬如開刀房的防疫措施、住院病患的探視原則、檢查室的檢疫規範...等等。 雖有不便,但每一個人都知道是為了這片土地上所有人的規定,不論是醫護或是來院民眾都能友善的盡力配合。 在安寧病房也是如此。 - 一直以來安寧病房都呈現安心溫馨的氛圍(除了偶爾遇到瞻妄的個案),許多沒有意識、孱弱的末期患者,在疫情之下一如往常的靜靜地躺在那,時間宛如停止,世界的震盪彷彿不曾穿透他們朦朧如霧的眼神。 直到醫院規定要定期篩檢所有住院病人,每週會有全副武裝的醫師將採檢棒深入鼻腔,疫情總算才開始進入到安寧病人的世界了。 生命末期也躲不過病毒的肆虐呀。 家屬過去能自由訪視已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出示疫苗施打記錄、快篩或核酸報告、鼓勵視訊電話探病...,都是為了保護所有患者必須做的預防措施。一開始確實收到不少反彈,不過隨著新聞媒體報導,民眾越來越能感受到疫情加溫,埋怨也隨之驟減。 - 一位因肝癌末期轉入安寧病房的奶奶育有多名子女,與家人關係密切,其中一位嫁至國外多年又關係最好的女兒,更是在聽到奶奶病危時立刻訂了機票準備回台見她最後一面。 光是旅途時間就需要好幾天,女兒在過程中多次透過其他家人表達亟欲訪視之情,懇求安寧團隊能留住奶奶。「這仰賴奶奶自己的決定」我和其它家屬這麼解釋,「我能擔保的是,奶奶在生命最後一段路不會有痛苦。」 能不能等到女兒來訪,要看奶奶與老天是怎麼協調的。 不久,奶奶因為肝昏迷進入熟睡的狀態,無法進食喝水,血壓開始下降,臨終的跡象逐漸顯現。然而更不幸的是,終於回台的女兒下機確診了。女兒最後只能透過視訊電話和奶奶道別,根據在病床旁的看護描述,通話中女兒對奶奶的表達滿滿的關愛和不捨,泣不成聲,即使對著已無反應的奶奶講了許久的話,也可以感受還有好多好多沒說。 奶奶不久就走了,在宣布死亡時間時,身邊僅有寥寥幾位規定之下能親臨道別的直系家屬。我沒有接收到抱怨,只有平靜與安詳充滿整個房間。 - 疫情也許會改變醫療模式,會阻擾人與人之間的交流,但足夠深厚的感情一定會找到方法讓對方感受到不變的愛。在病榻旁握手與陪伴能感受的最直接的溫度,但在視訊電話中,也可以藉由整理過的思緒,說出充滿關愛與感激的一字一句。疫情能分隔你我的距離,卻不能疏離我們的感情。 在安寧病房,我們看到許多老一輩的家屬開始學習使用智慧型手機與病人視訊,也有完全不聞不問、把疫情當藉口的家屬。其實我沒有資格建議每一個家庭如何相處才是正確的,背後太多的故事都不是我曾經歷的,但如果需要,我會告訴病人和家屬,陪伴不是只有一種形式,任何的努力都有意義。病人留給家人的字條,親友傳給病人的錄影錄音,不適用訪視的朋友託付轉交的卡片…不只在安寧病房,任何因為疫情被迫分隔的人,都可以表達自己那份感情,對方也絕對能感受到。 我們渴望的常規生活似乎近在咫尺,但別忘了這段經歷,別忘了我們曾經要度過重重難關才能珍惜重要的人。疫情曾帶來哀慟,也帶來重新學習去愛的機會。 - 後記: 疫情除了帶來防疫相關的應變,其實原本的醫療服務也改變很多。這段期間有住院的人就知道,規定超多而且還變來變去,超麻煩的。 謝謝來院的民眾能配合規定,甚至在我戳鼻孔結束的時候,邊忍著噴嚏邊和我說「謝謝」,我感到非常溫暖。隨筆記下疫情中比較溫馨的片段。
愛心嗚嗚跪
219
留言 13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