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文【翊頌】大學交往生活(6)初雪

2021年11月25日 20:52
創作文 3300+ --- 嗨,我是可樂 好久不見XD 是不是很多人要脫粉了? 這篇主題是今天騎車上班的時候想到的 本來寫1000字就累了XD 沒想到可以寫3000多字 真的好喜歡冬天,可惜台北不下雪 這篇寫完,好想看雪阿 以下留言給我留觀後感 追蹤我的IG,乖
--- 1999年韓國的冬天。 那會凍傷的溫度,只要想起來都會令人顫抖 凜冽的冷風,稀薄的空氣,無情地掠過那一層層厚重的衣服,仍然能感覺到那刺骨的寒意。 喧鬧的首爾都市,路上人來人往,一張張臉蛋被凍得滿臉通紅,即便已是從小生活在這個環境,每到冬天卻仍不免要多保暖。 只可惜已經快11月底了,今年卻還沒下起韓國的第一場初雪。 往年的這個時候,街上靄靄白雪會如霜如雨般緩緩降下,輕輕柔柔地一層一層覆蓋住地面,為那了無新意的柏油道路,增添那清新的色彩,卻不知為何今年來得遲了? 聽說,和喜歡的人一起看初雪就會在一起 聽說,和愛的人一起看初雪就會永遠地在一起 通常理科背景的人總是保持著理性並不相信這些傳說,他們確性這只是為了約喜歡的人一起賞雪的藉口。 但情竇初開的頌和卻深深相信著,並滿心期待能與男友一起觀賞到今年第一場初雪,如同它們以往會一起觀雨一樣。 這也是和翊晙交往的第一個冬天。 以天為紙、以雪為章,當初雪降下,如果兩人又可以肩併著肩欣賞到此景,是否能當作蓋章認證,代表他跟她能夠永遠永遠在一起? 晚餐後,正拿著一把吉他坐在沙發上的翊晙,忙著練習著恐龍稜線預定好要在聖誕派對上要表演的曲子,口裡隨意哼著旋律,這是他們第一次受邀到醫學科表演,吉他手兼主唱雙重身分讓翊晙格外重視。 而貝斯手頌和在這首曲子上貝斯的難度並不高,加上一如既往的勤奮,早早就把曲子練得滾瓜爛熟,此時的她則是百般無聊地趴在翊晙的宿舍窗台邊,靜靜看著外頭的天空,彷彿要把天看穿般,死命盯著,此時夜晚的溫度是個位數,只見窗前玻璃已結露,凝結的小水珠,一滴滴落下。 「翊晙吶。」單手撐著下巴的頌和,頭歪一邊,懶洋洋地呼喚男友。 聽到聲音的主人呼喊,手指立刻停下撥弄和弦,翊晙寵溺地看向頌和的方向。不管手邊工作多忙,他總是會立即暫停下來,傾聽女友要跟他講什麼。 他微微擺動扭轉一下維持同一個姿勢而僵硬的頸椎,並抬頭看了看時鐘,赫然發現不知不覺中,自己已經獨自練琴一小時了,發覺忽略身旁小女人太久,於是把吉他放到一旁,柔聲地問:「怎麼了?是不是太無聊了?」 「沒有啦……我只是在想,我們能一起看到首爾的第一場雪嗎?」裝作鎮定並且小小聲地把心中的盼望說出,這莫名覺得有點害羞,她想著,如果一旦翊晙知道初雪背後代表的意義,會不會覺得她很奇怪,明明剛交往不久,卻想得這麼遠? 「如果妳想看就陪妳看呀~」翊晙並沒覺得什麼,只是看個雪有什麼難的?不過,他轉頭一想,想到有個非常重要的事,於是立刻對頌和說:「只是……我過兩天可能要回昌原一趟,學校那裡可能要請假好幾天。」 「咦?怎麼了?」從內容聽起來似乎是很重要的事情,翊晙即便再愛玩,也不曾荒廢學校的課。 這件事讓翊晙很掛心,眼神忽地暗了下來,眉頭皺了一下,沉著聲說著:「我妹……翊純身體好像出問題了,現在人在醫院,我得趕回去照顧她。」 頌和轉頭看到翊晙黯然失色的神情,加上聽到男友家人出狀況,雖然一直沒機會見到翊晙的妹妹,但是從他口中時不時會聊到她,頌和知道他很愛這個妹妹,也知道這個妹妹一直以來身體不是很好。 她起身從窗台旁離開,緩緩坐到翊晙身邊,無聲地用纖細的雙臂抱住他的身體,把他的頭拉靠到她懷裡,一隻小手摸摸他用髮膠造型的刺蝟頭,一下接著一下,似在哄嬰孩般喃喃說著:「沒事的~你妹妹一定沒事的~嗯?」 總是把心事藏得很深的翊晙,沒有習慣釋放他的脆弱,也不願意把不好的消息帶給身旁的人,這是第一次,傾吐出心事,而讓他面臨到這麼無助的事亦是頭一回。 即使開著暖氣,仍舊手指微涼的翊晙,環抱住頌和的腰,臉埋在她這小小的身軀裡,汲取她身上的香氣,或許是那薰衣草淡香有撫慰了他的心,也或許是深愛的人在身旁,使他獲得了莫大的安慰及力量。 「謝謝……我是真的很想陪妳看初雪。」 「翊晙吶,以家人為重……其餘隨緣吧。」 一切都跟隨著天意吧?如果有緣份,我們就會永遠不分離,就像是,茫茫人海中,上天安排從遠從鄉下來到都市的你,坐來我身旁,讓我能遇見你、愛上你一樣。 ── 翊晙已經回昌原一個禮拜了,其實生活並沒有太大的改變,如往常一樣地上下課、一樣放學後窩圖書館、一樣跟同學吃著飯、一樣跟恐龍稜線練一個沒有主唱的團,一樣的……「過日子」。 但頌和心卻空空的,無意識地會做著以前習慣的事。 在下雨天時望著窗外發呆,等待著會遞給她一杯熱騰騰咖啡的人。 在課堂上聽到教授講個笑話,習慣性會笑著轉頭瞅著身旁的人反應,卻發現身旁空空如也。 在學校食堂夾了如小山般的牛小排,期待會有人跟她說:「頌和呀~如果妳還有良心,等等要多給食堂姨母2萬元。」等來的卻是悄無聲息。 在圖書館看書累了,抬眼卻看不到那個總是會用刺蝟頭對著她,趴在她對面呼呼大睡的人。 自交往以來,他們不曾分開這麼久沒見到面,7天了。 這幾天,翊晙只有傳來幾封簡訊,而頌和卻是被動的閱讀,她不敢打擾他。 第一封在離開的第一天:【頌和,我到昌原了。】 第二封在離開的第五天:【我在醫院,翊純沒事了!】 然後呢?沒有然後了,一通電話也沒有。 ── 今晚,她走在放學回家的路上,反覆地看著手機收信匣躺著唯二封的簡訊,明明都只有一句話,卻讓她看了好久好久。 不知不覺走到了家門口,也不知道是冬天冷風刺痛了她的眼睛,還是多日的思念,讓她眼眶漸漸蒙上一層水氣。 突然地,頌和感到臉頰上一陣一陣地冰涼與水氣。 抬頭望向天空,發現片片細雪紛紛飄落,漫天飛舞,隨著街燈如夢似幻點綴著那些平凡無奇。 「是初雪啊。」震懾於眼前的美景,讓她邁不開腳步,只是癡癡地在原地站著,忽地感到一陣失落,本該與她心愛的人一起的……但那人此時卻在遙遠的昌原。 一滴滴蓄滿的淚水隨著雪花掉下。 溫熱的淚珠一滴、兩滴,馬上讓雪消融在地上。 「傻丫頭,這麼冷怎麼傻傻站在門口?,還穿這麼少!脖子不冷嗎?」熟悉的聲音在耳畔響起,說時遲那時快,一圈深紫色的圍巾,從身後緊緊繫在頌和的脖子上。 頌和轉頭看向聲音的主人,滿溢的思念突然止不住,她很努力眨著眼,不讓眼眶的水阻擋住她幾日盼望、朝思暮想的人,卻讓淚水湧出更多了。 「我的頌和,不哭不哭。」戴著手套的大手,就著頌和穿著的大衣,從後頭緊緊擁抱住她。 「怎麼我坐著夜車趕回首爾,直奔來這,一見到我的女朋友卻是哭成這樣讓人心疼?」透過他微啞的聲音,聽得出他的疲憊與不捨。 「嗚嗚……翊晙,我好想你……一直都好想好想……」還不敢相信而微微顫抖著的頌和,轉過身,直到確認眼前是他的翊晙沒錯時,立刻緊緊撲到他懷中,本來不敢輕易表露的情緒,在幾天隱忍的醞釀,發酵成醉人的情話。 「我也想妳啊~我來了~」圈著像隻無尾熊的小女友,帶著一絲倦意的神情,在聽見女友的撒嬌,終於舒展開來,「不是說好了,陪妳看初雪?」 本來不解為了翊晙明明看起來這麼累卻努力趕來的頌和,聽到他口中的理由之後,那滿滿的感動及愛意,就跟這漫天的飛雪一樣,在她心中漸漸擴散開來,再寒冷的氣溫,也比不上愛人熾熱的話語。 兩人手牽著手坐在頌和家附近的公園椅上,配上剛剛去便利商店買的咖啡。 「我好開心唷!」頌和飲一口熱呼呼的咖啡,雙腳不停擺動著。 「都說了小女生真迷信~相信網路上寫什麼初雪就會在一起,什麼初雪就會永遠不分開~真是的~」翊晙吸吸凍僵的鼻子,裝模作樣的擺擺手。 「那你這麼著急趕回來幹嘛~?」紅紅的眼睛正笑盈盈地看著身邊的男人,一語戳破那言不由衷。 「就~答應妳了嘛!」死不坦白的翊晙,耳朵卻不爭氣地紅了。 頌和只是緩緩把頭搭在他肩上,好心情的她,嘴裡愉悅地哼唱著那不知怎麼拼湊成曲的怪調,身旁的人,只是無奈卻寵溺地笑著。 後記: 「你妹妹,還好嗎?」 「嗯~出院了,在家活潑亂跳著,當李家的太后娘娘中,我爸媽正服侍著。」 「那就好~」頌和點點頭~意識到脖子的圍巾之後,一臉疑惑的看著他:「這圍巾哪來的?」她不曾看過翊晙用這個紫色的東西。 「嘿嘿……我在醫院陪病那幾天,隔壁床的大姊教我織的……」翊晙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剛好那幾天也沒辦法安穩睡覺,不如就學看看,誰知道,就短短三五天就給他弄出來了,他自信地說道:「教我的那個大姊還一直稱讚我,說我手這麼巧,之後幫病患動手術綁的結一定很漂亮~」 「呵呵呵呵~」頌和聽著他的話又被逗笑了。 真的好暖和呀,李翊晙。 不管是你來到我身旁,還是你為我織的圍巾,都是,一直都是。 1999年的第一場初雪,與你一起,我們終究是被上天祝福的緣分,一定能永遠在一起的。
愛心
124
留言 15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