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文【翊頌】婚後生活(7)伊瑟的秘密

2021年11月28日 20:52
嗨,我是可樂 還有多少人在機醫坑底呢??? 是不是少很多了~ 想想都已經兩個多月了呢...... 今天好開心~看到美都發限動 所以我來寫一篇小品^_^ 2600+請服用 底下留言跟追蹤IG唷
___ 「翊晙吶……伊瑟肚子餓了?」 「翊晙吶……伊瑟好像尿布濕了……」 「翊晙吶……伊瑟為什麼又哭了?」 這些話,是正抱著女兒而慌亂不已的頌和所發出的呼救,雖說是國內最優秀前十名神經外科醫師,即便對於自己的專業再怎麼學識淵博,但是對於當母親這回事卻是無從事先學起,對於懷裡這個總是用水靈靈的大眼睛瞧著她的軟軟嫩嫩小嬰孩,她有些慌張。 其實,伊瑟已經算是屬於天使等級的寶寶了。 大部分的時候,她都只是靜靜看著周遭環境以及盯著頌和和翊晙,看看這個從未了解的世界,擺動自己小手小腳,時不時發出咯咯笑聲,頌和瞧著笑著的女兒也是心花怒放,也開始有當母親的真實感,但畢竟嬰兒不會說話,偶爾有生理需求總是會以哭來代替說話,除此之外,一切表現良好。 生產後第一個月,通常是最手忙腳亂的時期,也是新手媽媽最容易得產後憂鬱的階段,翊晙早就有預感會面臨到這些問題,所以跟律帝請了陪產假,剩下請假則是從分院請其他肝膽外科醫生前來支援。 翊晙每當聽到求救吶喊,總是耐心且溫柔地處理,並在閒暇之餘回答她任何問題,大部分的時間幾乎都是翊晙直接處理女兒的問題,很少讓頌和去面對。 只是,頌和為了女兒,堅持要給伊瑟喝全母奶,每天都在跟奶量賽跑。 回到家的第一周,頌和整天都在努力產母乳,直到傍晚她已經快精疲力竭了。 「嗚嗚……翊晙吶……」頌和才擠出50CC的量,但她已經痛到不行了,背靠在枕頭前正在休息。 翊晙正坐在旁邊,拿著小玩具逗著在嬰兒床內的女兒,一聽到頌和無奈的呼喚,轉過身看著她,大手輕輕揉了她的短髮,對她說:「嗯?要休息一下嗎?」然後接著就頌和敞開的衣襟,看到讓她哭喪一張臉的原因──產奶水的來源已紅腫且微微破皮了。 「很痛的話,就別擠了?我們伊瑟也可以喝配方奶的~」翊晙看了非常心疼地皺了皺眉頭,然後轉頭看到正在傻笑的女兒,瞬間化身為女兒傻瓜對她說:「伊瑟說說~對吧?」 「可是,我就想給她喝母奶……」頌和小聲咕噥著。 完美如她,又是身為腦神經專業,自從上網查閱育嬰資料,發現數據上喝母奶可幫助嬰兒的腦部發展,並能強化訊息傳導與連結,就下定決心要至少讓她喝半年的全母奶。 「我只是不想看到妳這麼痛……」輕嘆一聲,翊晙起身走到置物櫃,打開抽屜,拿出一條羊脂膏,去浴室把手清洗一番,再坐回頌和身旁,拉開她尚未穿好的衣服,欲幫她在紅腫的乳頭輕輕塗上一層羊脂膏。 頌和知道翊晙要做什麼,白皙的臉頰瞬間泛起紅霞,明知道身為一個好丈夫這是很貼心的舉動,但還是不免有些害羞,「我……我可以自己來。」 「我知道,但是怕妳裂開的地方感染,妳還要爬起來洗手,我都清潔好了,就讓我來,嗯?」翊晙知道她的扭捏,笑著輕輕吻了她額頭,用溫柔且堅定的眼神看了她,讓頌和安心不少。 在翊晙悉心幫她塗抹的時候,頌和突然想到一個最近一直很困惑的問題,於是隨口問了問翊晙:「翊晙吶,我怎麼覺得,常有種追不上伊瑟吃得量,她最近是不是越喝越多?」 「是呀,妳終於發現了~?」翊晙上藥到一半,忍不住悶聲笑了出來。 「呀!李翊晙!這有什麼好笑?」脹紅著臉的頌和忍不住打了他一下,不明白為什麼他要笑,讓她感覺自己問了一個很蠢的問題。 「噗……等我一下。」剛被老婆打的翊晙先把手邊工作完成,然後把羊脂膏放下,深呼吸低下頭,很努力在克制自己的笑,但抖動的肩膀洩露出一切。 「妳知道為什麼嗎?」半晌,翊晙讓自己表情管理一下,然後抬起頭,兩手扶著頌和的肩膀,認真的看著她,嚴肅地說: 「因為伊瑟遺傳到妳了頌和,她是個小吃貨。」 頌和簡直驚呆了,她鮮紅的脣微張,喉嚨好像卡了魚刺,說不出話來。 「剛出生,她就吃比平常嬰兒還要多一些,我還去問那隻熊,正常嬰兒都喝多少,妳知道熊說什麼嗎?」戲精翊晙準備站起開始一人分飾二角。 「熊,伊瑟一個禮拜已經喝到快100CC這樣是正常的嗎?」翊晙還原他那時的擔憂。 「什麼?!這……是不是太多了?伊瑟重量呢?」轉而演出碩亨低頭沉思的神情。 「沒增加多少耶……她這樣是不是腸胃有問題?」雙手搭置在空中以表示他扶在碩亨的肩膀。 「伊瑟各項數據都正常,是個健康寶寶,應該不是,只有一個可能……」翊晙轉而靠在牆旁,裝出碩亨摸摸自己的下巴的樣子,說著:「她可能跟頌和一樣會吃。」 翊晙小劇場結束,對著仍然看著他發楞的頌和微微下台一鞠躬,愉悅地蹦蹦跳跳坐回床旁,同時雙手攬住老婆的腰。 「這……太不像話了~我哪有這麼會吃……」頌和不情願接受這個事實,賭氣想推開翊晙。 但翊晙哪有那麼容易被掙脫,反而圈住的手越收越緊,整個黏在頌和旁邊,笑著說:「看我們伊瑟像媽媽一樣吃得這麼好~我高興都來不及了~只是~我下個月開始要認真多排幾台手術~賺奶粉錢了~」 「呀~李翊晙,不行~你別太累啊!」頌和不滿的瞪了他一眼。 前面那句話翊晙當然是說笑的,當醫生也十多年了,年薪跟存款都不少了,再來十個頌和他都養得起。 「頌和妳先休息一下,我去準備晚餐~」翊晙才想起下午才煮好的海帶湯跟牛肉全餐,而時間也差不多到晚餐了。 ── 頌和緩緩移動到餐桌,眼睛瞬間一亮! 自從回家之後,餐餐都不曾讓她失望。 此刻她的座位前擺了一大碗白飯、一碗海帶湯、四個小菜、一盤炒牛肉、兩塊煎魚,這個份量是一般坐月子的孕婦快兩倍的量。 看到這頓晚餐,頃刻間就把剛剛擠母乳的挫敗感拋諸腦後,食慾頓時大開。 翊晙上菜完,再呼喚正在客廳看卡通的羽朱過來吃飯之後,坐回頌和身旁,俐落地把筷子塞到她手上,然後再用自己的筷子幫她夾菜。 「爸爸~媽媽是不是又快要生一個寶寶了?」羽朱不太了解為什麼頌和明明已經把妹妹生出來了,每天都還是吃那麼多,是不是又有一個寶寶在肚子裡了? 「呃……羽朱呀,因為媽媽吃多點,伊瑟才有東西吃啊~」翊晙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產婦的奶量跟飲食有關。 「喔~我知道了,是因為妹妹正在喝母奶嗎?」這樣一說羽朱就懂了,想起前幾天自己想餵伊瑟吃巧克力,王姨母阻止了他,並跟他說現在妹妹只能喝母奶,羽朱就反問母奶從哪來的?王姨母說是媽媽身上產出的,所以羽朱一聽到伊瑟「吃東西」直接聯想到母奶。於是他也不再發問,安安靜靜地埋頭吃著自己的飯。 聽了羽朱的話,跟晚餐奮鬥的頌和笑了出來,嘴巴鼓鼓的跟翊晙說,「羽朱是小大人啊~小大人~」 「這麼聰明是不是很像我?我以前也是昌原有名的神童來著,只可惜我爸媽以前沒有想到要幫我報名門薩!不然現在可是大有作為!」翊晙作勢扶額以表示遺憾,然後看到頌和快把嘴裡的食物笑噴了,急忙拿起紙巾在旁邊伺機而動,做好隨時幫她擦嘴的準備,說著:「好好好~妳慢慢吃~我不鬧妳了~」 翊晙講的笑話永遠都在頌和的笑點上,頌和也不再回應他了,因為她必須專心吃晚餐,等等還要繼續下一輪擠奶,跟嬰兒界大胃王伊瑟食量拚搏。
愛心
205
留言 12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