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文 《餘溫6》

2021年12月2日 15:21
RPS不喜勿入
imgur
嗨,我是可樂 本來不想發的QQ 一來有車,二來留感想的人太少 這篇我從前晚上八點寫到半夜十二點 腦補的東西化成文字沒那麼容易的 花這個時間,卻是這樣反應 讓我有點傷心 但昨天有人密我想看 這篇寫都寫了,就放吧。 不過,之後不一定會再寫長文了。 *** 結束完在百貨公司廣告拍攝之後,美都直接拉著他到其他層樓採買,雖然羅PD不讓他們多帶食材、零食,但一些用品總歸是需要的,尤其又遇上這個凡事都要求完美的美都,手機已列好滿滿購買清單不說,而且還未雨綢繆想到可能會碰到的狀況,例如:下雨的雨具、山上的防蟲措施……等等,本以為可以到百貨公司看看電影、吃個晚餐抽空約會,瞬間變成提貨工具人,讓政奭有點失落。 「我說……美都呀,這些應該夠了吧?」他在美都面前晃了晃手上的兩袋戰利品,有氣無力的說著。 「政奭哥~等我一下,我最後挑一下盥洗用品~」美都正興致勃勃看上一對紅藍漱口杯及牙刷組,她打算買兩組回去,一組放政奭家,一組帶去錄影。 「噢……」政奭的內心正在哭泣,他今天從早上開始拍廣告拍到下午,午餐也沒吃多少,自己的女友怎麼這樣對他?他其實也不知道美都到底買了什麼,反正他就是把卡給她,美都結帳完,就負責拿東西就對了。 「政奭哥,你還好嗎?」美都意識到男友一臉倦怠,她才發現自己已經逛了快兩小時,但政奭卻都沒有任何抱怨,自己默默承受著,讓她覺得很過意不去,於是親暱的攬住他的手臂說:「對不起啦,我忘了你今天都在工作~」 「嗯~沒關係~」政奭不忍破壞美都的好心情,勉強撐起笑意,「還有需要什麼嗎?」 「沒了沒了~很重吧?我幫你拿一袋~」美都想接過他其中一袋,政奭卻不給她拿,只見他把右手那袋換到左手一起提,空出來的右手逕自牽起美都的小手。 「我們回家吧~我煮好吃的給你~」戴著帽子的美都開心到嘴角上揚,整個人都散發出光芒。 他想,自己可能永遠戒不掉美都的笑容,再怎麼疲憊,只要見到她的開心,一切都是值得的。 *** 美都正在廚房大展身手,平常一個人住在首爾,又吃不慣外食,常常會自己下廚,只是,她不太確定政奭是否吃得慣她煮的味道。 「哦~正好~政奭哥快來嘗嘗看這個味道怎麼樣~?」美都拿好乾淨的小湯匙撈一小口剛煮好的大醬湯,聽到腳步聲,呼喚著政奭,並沒有回頭。 「喔,好呀~」他只是出來拿放在客廳的手機的,要聯絡一下其他三人明天集合的時間。 此時的政奭才剛剛沖好澡,裸著上半身,下身只穿著一條四角褲,肩膀單披著一條毛巾,頭髮溼答答的。 當他靠近美都的時候,從後背圈住美都的手臂,然後扶著她拿湯匙的手,往自己嘴裡餵食,淺嚐一口,濃郁及微辣的香氣在唇齒間擴散,讓他為之驚艷,直呼著:「好喝耶~好喝~」 政奭開心地把自己的頭抵在美都的肩膀上,孩子氣地左右擺動著,沾濕了她大半肩膀的布料,擺頭一看,才驚覺身後這個男人居然沒吹頭髮就到處亂跑,重點是還衣衫不整。 「政奭哥~你怎麼不把頭髮吹乾?」美都放下手上的湯匙,關上爐火,左手摸摸男人鬢角的髮絲,還微微能擰出些水滴。 「噢!還有……怎……怎麼不穿好衣服再出來……」 「嗯?怎麼大驚小怪~美都呀!我哪裡還有妳沒看過的嗎?」 「……」 「要確認一下???」 美都忍不住笑出來,照慣例的,政奭沒穿上衣手臂被拍了幾下,少布料的阻擋,被打的聲音特別響。 「嘶……噢好痛!」被打的部位瞬間紅了一塊,政奭佯裝很痛,可憐兮兮地搓揉了一下手臂。 「抱歉……是不是太大力了?」忘記控制力道,美都有點不好意思。 「沒關係~只是手可能舉不起吹風機了?如果我感冒的話,明天怎麼錄山村~?」影帝政奭上身,睜著大大的單眼皮還若有似無瀰漫著一股水氣,看起來還真是令人不捨。 「好嘛~我幫你吹~走~」美都牽起他的手逕自走出廚房,並沒有看見身後的男人在她走出廚房後,表情瞬間變換成「得逞了!」的賊笑。 政奭坐在床沿,正在享受五星級的頂級吹髮服務。 美都一手拿著吹風機,一手邊撥乾他的短髮,只是坐著的男人並不安份,一直動來動去,兩隻空著的大手正摟上她的腰,不規矩的往上撫摸著,臉也不停往她身上蹭著,閉眼聞著美都特有的味道,淡淡柔柔的橙香混著薰衣草。 「呀……你乖一點……不然要吹很久……」美都被他這樣胡鬧,身體微微感到異樣,臉上不自覺地燥熱了起來。 「妳好香……」感受到環抱著的美都身體漸漸僵硬,他起抬頭、睜開眼看著美都,深邃的眼眸深情地快溢出水來,想自然地講出稱讚的話,沒想到聲音經過他滾動的喉結卻變成飽含情慾磁性的嗓音。 「那……那個政奭哥,你不是說肚子餓了嗎?晚餐也煮好了……」美都看了他一眼深深感到危險,眼前的男人……散發著濃濃的雄性魅力,不管是被她手亂撥微微亂的髮型、微啞帶有磁性的嗓音、年過四十卻能看出有特別訓練的身材(尤其是胸肌),每一處無不誘惑著她,如果不是……考慮他男人餓了半天,她可能會馬上撲倒他。 「不急。」政奭取下她手上的吹風機,將他們放在地上,然後雙手在美都的腰間收緊,失去重心的她,手趕緊抓著政奭的脖子,跌坐在他雙腿上。 美都瞬間感覺到一陣羞澀,終於明白這男人為什麼如此不安份,因為很明顯的,某個地方正抵著她,本想起立刻起身,瞬間被強而有力的雙臂禁錮住。 「我現在,有更想吃的……」最後一句話消失在兩人的唇間。 政奭霸道地吻住美都的唇瓣,像是在品嘗又像是在挑逗,他反覆地吮著、啃著、咬著,直到她伸出小舌與他交纏。 良久,兩人都微微喘著息,眼波流轉著濃情密意。 手從衣服下擺深入,去解開她背上的雙排扣,然後撫上雙峰,當接觸到她的敏感位置,她口中輕輕吐出嬌嗔,微微顫抖著,身體每一吋肌膚都渴望被他觸碰。 房間泛黃的燈光,照著彼此飽含慾望的臉龐,他開始逐一褪下她身上的布料,並開始用他柔軟的雙唇緩緩向彷彿被天使雕刻過的胴體一一親吻,直至她微啟的雙腿間,試探性地,輕輕用舌尖刺激著她的小核,時而輕時而重,吸吮並舔舐著她不斷溢出蜜液的洞口。 從未被別人以這種方式服侍的美都,意識到他的頭埋在她雙腿間的時候,她害羞到不行,緊張到想併攏雙腿時,身下的男人卻突然換成兩根手指,沾著她的汁液緩緩推進體內,讓她瞬間使不上力。 她不斷喚著他的名、舒服地呻吟著,她的甜美嗓音,一聲又一聲,隨著他手指的律動,無不使他著迷、勾著他的魂。 感覺到她已為他做好準備時,他悄悄退出了雙指,並把自己身上唯一的衣物卸下,那令人無法忽視的慾望,挺立在她眼前,美都只好害羞地闔上雙眼。 短暫三秒,政奭在腦中思考了一下,是否需要使用某個物品,但瞬間這個問題三秒過後,被他拋在腦後,嘴角微微揚起壞壞的笑容,他想,應該不需要了,因為不管怎麼樣他都會對她負責。 他重新吻上她的唇,讓她也品嘗到自己的味道,然後抬起頭滿意地看到美都一私羞赧,接著雙手托著她的腰,將自己分身完全埋入她身體內,待她適應了自己之後,開始由慢而快的律動,探索、撞擊著,直至情慾的高峰。 激情過後,看著她紅潮未退,臉上漾著迷人的光彩,純淨而專注的眼神蘊藏著一絲小女人的嫵媚,讓政奭的心微微顫動著。 她就是他寂靜的內心世界裡的一輪明月,時時刻刻照耀著那些曾經不堪回首的過往,帶給他對家庭幸福美滿的希望。 他們的感情,並非熱烈與濃郁的激情,而是那恬適而契合的怦然心動。 稍微休息一陣之後,他走進浴室拿出乾淨的毛巾,為她清理歡愉過後的痕跡時,政奭的肚子終於發出飢餓的呼喊,讓美都呵呵地笑了起來。 「有人終於知道餓了~」 「一直都知道啊~只是看餓的位置在哪~總有先後緩急~」 「……」被吃乾抹淨的美都已無力反駁,他說什麼就是什麼吧。 他笑著走去衣櫃,拿出兩套乾淨的情侶居家服,一紅一藍,然後悉心幫美都穿上,接著再自己套上,牽著她走出房門。 此時晚上八點多了,得趕快吃個晚餐,早點休息,明天還得起一大早去跟其他三人會合呢。
愛心
133
留言 24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