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是我自己在霸凌自己

1月7日 01:25
當一個人很討厭另一個人時,就會用盡各種手段去欺壓另一方,可能是精神上的折磨,或是肉體上的傷害,甚至會想將對方置於死地,希望對方永遠消失在自己的世界裡。 然而,我的生命中卻同時存在這兩個人,一個是生理上的我,另一個是心理上的我,小時候沒有性別意識的階段,這兩個我還能和平相處,隨著年紀增長,社會的刻板印象,逐漸讓心理的我暫時沉睡。 當即將脫離家庭、學校的框架獨立生活時,因為生活空間自由提升,心理的我逐漸地甦醒過來,企圖奪回屬於自己的人生。 過去因為生理的我,導致心理的我錯失珍貴的生命成長過程,白白浪費十幾年的寶貴光陰,還要透過偽裝才能正常生活,一旦讓別人看見心理的我,則會受到各種差別待遇跟歧視,使得每天活在痛苦的深淵。 因此,開始透過各種方式去霸凌生理的我,希望生理的我可以永久地消失,最初用物理性的方式,暴力地拔除身上多餘的毛髮,再來尋求藥物,希望藉由荷爾蒙弱化生理的我,同時也會帶來永久性的重傷害,此時心理的我幾乎已經在生命中取得主導權,也能透過外貌讓外人看見心理的我。 但是生理的我在生活上仍舊深深影響著心理的我,很多時候只有生理的我才具有人格代表性,此時就會很想手刃生理的我,讓生理的我永遠消滅在生命之中,一旦這麼做也只是同歸於盡。 因此,希望更進一步,透過手術一刀一刀割下生理的我身上那多餘的東西,但這一天並沒有辦法那麼快速到來,只能努力存錢用來傷害生理的我,今天如果沒有生理的我存在,人生未必會過得這麼痛苦。 現在心理的我,每天都在咒罵生理的我,恨不得一個意外讓下體永久地傷害,如今感受到的痛苦難過,不是別人的錯,而是對於生理的我感到自卑,只有透過不斷使用藥物或是物理的手段去霸凌生理的我,才能讓心理的我獲得一絲解放。 但每天自己霸凌自己,真的精疲力盡,即使閉上雙眼,心理的我在腦中還是不停用言語譴責霸凌生理的我,這場互相霸凌的戰爭沒有終局也沒有贏家,只有直到雙方倒下為止。
imgur
愛心哈哈
104
留言 9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