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30題——離家出走&接對方回家

2021年8月24日 12:09
妲己早上醒來沒在床上看到女媧,又走到客廳,也沒看到沙發上有躺人,甚至說根本沒有人躺過。 「連枕頭都不見……是跑去哪裡了?」妲己皺著眉頭,突然想到什麼的打開了衣櫃,果然少了一些女媧常穿的衣服,錢包手機什麼的也都不在,「出差了?」 上次聚會過後,妲己跟很多人交換了聯絡方式,她先找到的是九天玄女,因為感覺伏羲是不可能跟她透漏女媧的消息。 「天庭的工作嗎?沒有喔,鬼月大家正忙,沒有安排任何出差的工作。」九天玄女用肩膀夾著電話,一邊把剛剛試圖燒金紙工廠的鬼丟到馬車上,「感覺你好像很緊張,怎麼了?」 「我們……昨天不小心吵了一架,我不准她睡房間,早上起來的時候就沒看到女媧了。」 「喔……所以你覺得姐姐離家出走了喔?」 「對。」 「別擔心啦,姐姐生氣會下雨,心情不好會各種天氣異象。」九天玄女站在馬車旁邊,「過幾天就自動回來了吧?不用擔心啦,真的想找的話也可以去問伏羲哥哥啊,他們雙胞胎,知道彼此在哪的。」 「嗯,謝謝你。」 「沒事,那我去忙了喔。」九天玄女看著回來的鬼差,「快點啦!我還有別的事情,真是的。」 妲己坐在沙發上,煤炭跑到她的身邊,她伸手摸了摸煤炭的頭,小心的抱起牠,「……現在這樣不好嗎?」 過了一會,她還是打電話給了伏羲,不過對面似乎才剛睡醒,「妲己啊?怎麼了?」 「伏羲哥……你知道女媧去哪了嗎?」妲己壓著聲音說道,她吸了吸鼻子,「她不見了。」 「喔……她昨天有跟我說你們吵架了。」伏羲坐起身子,他看了下時間,「不過我人在國外,現在也幫不了你。」 「國外?」 「嗯,我參加海外的醫療研習會。」伏羲頭還有點昏,他躺回床上,下意識的抱過了另外一顆枕頭,「這件事也不是誰對誰錯,她只是需要一點私人空間跟時間想通一些事。」 「但是……我已經不想封神了。」妲己緩緩地說著,她跟女媧昨天吵架也是因為煤炭跑進女媧的書房,所以她不小心看到了桌上的封神計畫書。 其實認真講也不算吵架,只是妲己單方面的情緒崩潰罷了。 「女媧!」 女媧還在洗碗,就聽到妲己生氣的怒吼聲,她把碗盤放好,回到客廳就看到妲己拿著她的文件,「怎麼了?」 「這個封神計畫是怎麼回事?」 「這個?只是過個形式的東西而已,而且我計畫還沒打好。」女媧伸手拿回了計畫書,但是妲己卻伸手打了自己……當然沒打到,而是停在臉頰旁邊三公分的地方,「幹嘛那麼生氣?」 「我不生氣?為什麼莫名其妙要封神?你這是又要引發戰爭?」妲己收回手,她瞪著女媧,「還是你又要利用我,去幫你懲罰那些對你不敬的人類?等目的達成之後伏羲哥再來阻止我封神,你接下來對我不聞不問,讓我再孤單一人過幾百年?」 「我沒有利用你。」 「藉口!」妲己轉過了身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幫你工作的20年間,你哪次主動聯繫我了?我跟你聯絡你也是簡單三句話就結束。」 「我不能透露太多,這是規定。」 「規定,平常就不見你那麼有神的模樣。」妲己嘲諷的笑了一聲,又轉過來看著女媧,「我不管你在打什麼主意,我不會再去參加封神。」 「妲己,我說了這只是過個形式。」女媧有些無奈,「你有資格,也有能力,只是少了一個儀式。」 「為什麼你一定要我封神?」妲己反問,她看到女媧愣了一下,又追問下去,「我們現在的生活不是很好嗎?你是神,你可以體驗人間生活,我是妖,我現在也是在體驗人間生活,我們彼此相伴,這樣有什麼不好的?」 「沒有不好……可是!」 「那就這樣!沒有什麼可是不可是的。」妲己冷冷的說著,「你今天給我睡客廳,我今天晚上不想看到你。」 女媧看著妲己重重的甩上房門,她看了眼手裡的計畫書,又看向躲在桌子後面的煤炭,「煤炭啊……我等等再想辦法讓你進去吧。」 煤炭似乎是察覺到了女媧的失落,牠走到了女媧的腳邊,輕輕的蹭著,又叫了幾聲。 「不用安慰我……」女媧溫柔的抱起煤炭,又摸了摸牠的頭,「給妲己一點時間吧……我自己也需要。」 女媧從來都沒想過,妲己會這樣看待那一段時間。 夜深了,煤炭窩在沙發上,女媧貼心的幫牠蓋上小毯子,又坐了好一陣子,才站起身,走進房間,看著躺在床上睡覺的妲己,沒發出任何聲響的,拿出了衣櫃裡的幾件衣服跟背包,再小心的帶上門,拿著手機錢包跟車鑰匙,默默的離開了。 她需要一點時間來思考,只能先暫時離家出走了。 過去了一個禮拜,妲己才接到伏羲的電話,讓她到機場接機……是說她又不會開車,叫她接機幹嘛? 她以為只是接伏羲而已,沒想到卻看到了臉上帶傷的女媧。 「停,在你們到家前都先別吵了。」伏羲先下馬威的阻止可能又要吵起來的兩人,然後推過了女媧,「快去開車,真是的。」 女媧背著背包去開車,回來的時候伏羲把妲己推上車子,自己則招了輛計程車,「你不上來?」 「我才不要,你們自己的事自己解決,我上次當和事佬都快嚇死了。」伏羲沒好氣的看著女媧,「你不要回去之後又離家出走,當心我跟伯父還有叔父講。」 「嗯,你路上小心。」 車子開沒多久,妲己就開口了,「你去哪了?」 「美國。」 「美國?」 「嗯,我知道美國有個地下拳擊場,去那邊比賽了。」女媧看著前面的紅燈,踩下了煞車,順便拿出了自己的手機,登錄了自己的網路銀行,「比賽獎金。」 妲己接過手機的時候看到了女媧衣袖裡的繃帶,她輕輕的皺著眉頭,卻沒有多說什麼,而是認真的看著女媧的消費紀錄還有入帳的錢,「一百多場比賽?五十多萬美金?」 「嗯……就,幫助我思考,那錢算是小外快。」女媧當然是隨便找個藉口,總不能說她心情不好,又刻意的壓制自己的情緒以免發生天災,所以找地方洩憤吧? 不過思考是認真的,她這一個禮拜想了很多。 「為什麼你受傷了?」 「喔,那是上機前的最後一場,我沒想到會遇到雅典娜,所以受了點傷。」 那是因為她手下留情,不然雅典娜算下來是很小的晚輩,她可以贏得很輕鬆。 回到了家裡,女媧先去浴室洗澡,妲己則拿著女媧的行李去洗衣機旁,她隨手一拿就拿出了好幾件沾著血的衣服,雖然有洗過,但是痕跡還在,其中一件T恤她光聞味道就頭暈,那是神的血。 有雅典娜的,女媧的。 女媧走出來的時候看到妲己蹲在地上發愣,看了眼她手裡拿著的T恤,伸手拿過,「衣服我自己洗就好。」 「為什麼要這樣!」 女媧愣了一下,她看著妲己,輕輕的搔了搔頭,「這種運動本來就會這樣啊……雖然大部分時間是我把對手按在地上打。」 「那雅典娜呢?我才不信你比他弱。」 「強是強了很多,不過難得遇到可以旗鼓相當的對手,我就稍微玩了一下。」女媧看著都快哭了的妲己,她把衣服放到洗衣機裡,再小心的抱起她,「我沒事,你不要這樣。」 「我有事!」妲己沒好氣的捶了下女媧的身子,卻沒意識到自己也打到她了,「你知不知道我一早醒來沒看到你,很擔心,很害怕!」 「我怕因為我自己耍任性,所以你不要我了,又把我丟下了!」 女媧任著妲己對自己又哭又打的,即使她現在傷口還是隱隱作痛,「對不起。」 妲己吸了吸鼻子,又整個人抱住了女媧,緊緊地抱著女媧的肩膀,頭埋在女媧的肩上,悶悶的說道,「討厭你,最討厭你了。」 「是是。」女媧一手撐著妲己,一手則操作著洗衣機,事後抱著身上的人又回到了客廳,「你不想去那我就不開啟封神了。」 「什麼?」 「我說,竟然你不想去,那我就不開啟封神了,這次本來就是為了你才要開始要封神儀式的。」女媧坐到了沙發上,她看著妲己,溫柔的揉了揉她的頭髮,「反正只是不能去天庭,不能跟我隨意的遊歷世界,不能陪我去出席一些神才能參加的聚會……起碼天照也都是一個人去參加的,剛好有個伴。」 「不行!」妲己撐起了身子,她看著女媧,又慌忙的別開了眼神,「我、我不准你公事私辦。」 妲己一想到書房裡的那張照片,一時間又急了,她緊抓著女媧的衣服,垂下眼眸,她現在有什麼資格讓女媧不要公事私辦?那是神的事,她又管不著。 更不要說任性這件事,眼前的人比自己還要擅長。 「我陪你。」女媧握著妲己的手,輕輕的笑了下,「如果你要封神的話,我會放棄我的神位,陪妳一起打進天庭。」 「你沒必要這樣的!而且神位可以說放棄就放棄的嗎?」 「別忘了我是一出生就是神的。」女媧乾脆的躺在沙發上,妲己順著她也躺在她的身邊,「有一條規矩,是我們上古神可以放棄神位,然後帶人重新封神。」 「但是……」 「短短幾年而已,世界不會毀滅的。」 妲己輕輕的應了一聲,又繼續依偎在女媧的懷裡,「給我一點時間……考慮。」 「好。」女媧微微彎著身子,她枕著自己的手臂,輕輕的閉上眼睛,「我睡一下,這禮拜都沒什麼睡。」 妲己沒回話,等到女媧睡著後她才起身,去房間拿了一條薄被蓋在女媧身上,然後看著趁機佔據她位置的煤炭,她無奈地笑了笑,「你也想她嗎?」 煤炭喵了一聲,然後湊近了女媧。 妲己蹲下身子,她輕輕的握住了女媧的手,「以後不要再離家出門了,拜託你。」 女媧屈起手指,突然的動作讓妲己嚇了一跳,看著還在睡的女媧,她明白,這只是反射動作。 妲己乾脆的坐在地上,她靠著沙發,拿自己的尾巴充當枕頭的,也跟隨女媧的腳步入了夢鄉。
愛心
145
留言 1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