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30題:關於孩子的議題

2021年10月17日 20:02
躺在床上的人兒輾轉清醒,她坐起了身子先看了一眼旁邊應該躺著人的位置,又伸手摸了下枕頭,冷的,看來醒來一段時間了。 妲己下了床,梳洗完,換了一件淺粉色的長裙,就走到了外面,看著正在沙發上喝咖啡擼貓的女媧,「你今天好早起。」 「還好吧?跟平常一樣。」 妲己坐到了女媧旁邊,伸手拿過了屬於她的那一份早餐,「你剛剛從伏羲哥那邊回來?」 「嗯,畢竟這次是參加其他醫院的活動,所以要先去跟他拿了資料。」醫院的併購案,是一個在中部的大醫院,聽說因為醫療糾紛所以不得已把醫院轉手賣給伏羲,今天是簽約的日子,還有重症兒童的活動日,「明知道自己今天要簽約還不把班排走,真是的。」 「原諒伏羲哥哥嘛。」妲己撕了一塊麵包,湊到了煤炭嘴邊,看著牠吃掉,「你自己也答應的喔。」 「但是我才沒答應出席簽約的事,還開記者會,多煩啊。」女媧輕輕的皺著眉頭,想到晚點的鏡頭群,她就有些頭痛。 「好了好了,我這不是要陪你去了嗎?」 「你本來就要跟我去。」女媧輕哼了一聲,探過身子,輕輕的吻了下妲己的臉頰,「我去換衣服。」 「好。」 妲己第一次享受到了貴賓般的待遇。 看著冒著煙卻不燙嘴的茶,金黃的茶色,幽幽的清香,喝了一口溫暖了脾胃,茶水通過喉頭的餘韻帶了一些甘甜,女媧就坐在妲己的旁邊,她多看了一眼茶水,又抬眼看著坐在對面的男人,「王院長,這合約與我家兄長給我看的一致,我想今日簽約會很順利的。」 「唉……我也沒想到一輩子救人無數,最後遇到這種不講理的事。」王院長是個近七十的老人,他重重的嘆了口氣,「我年紀也到了,或許是時候下場了。」 「我多少有聽說,就我所了解的整個急救程序的確都是正確的,是外行人的不懂……況且我想如果我是當時執刀的醫師,我也會做出同樣的選擇。」女媧淡淡的說著,她伸手拿過了餅乾,「有時面對注定消逝的生命,放手不給患者最後的折磨,說不定是患者想要的。」 或許那份搶救放棄同意書,被家屬拒絕了吧。 「子女的捨不得,帶給了父母的痛。」妲己也柔聲的說道,「我們會幫醫院找到一個合適的院長的。」 「唉……但是世上還是走了一個老好人啊。」王院長苦笑,他也喝了一口茶,「時間差不多了,風小姐跟你的秘書一起跟我來吧。」 女媧跟妲己到了會議廳,看到的是一排排的記者跟鏡頭,女媧穿著一襲的深藍色西裝,跟著王院長走到了長桌的中間,王院長簽好字後,女媧又多看了一眼契約內容,才提筆簽字。 雙方握手,正式完成了交易。 妲己上前,把女媧一早去跟伏羲拿的資料夾遞過去,然後就站在女媧的背後,王院長下台,女媧接過了麥克風,「現在開始說明往後的經營概念。」 整個記者會維持了快兩個小時,中間女媧還先喊停十秒,讓妲己坐到自己身邊後才繼續,基本上就是解釋,接受提問,再解釋。 結束之後,女媧牽著妲己到了另外一間會議廳,這裡很多家長跟吊著點滴的孩子,最前頭正在演戲劇,妲己瞥了一眼女媧不知道什麼時候變出來的裝滿禮物盒的布袋,看著她走向一旁待機的護士,自己則在門口等著。 「不好意思。」 「是?什麼事情?」護士輕輕的笑著,看著女媧,忍不住的臉紅,「你是家長嗎?」 「不,但是我是你們新的院長……至少是代理的,不用緊張。」女媧看著一臉慌張的護士,忍不住笑了出來,「這些禮物是我私人準備給孩子們的,上面都有貼名字,麻煩你們等等幫我發。」 「好、好的。」 「還有我有聯絡外燴公司,每個人都有一份便當會送到護理站,可能需要你幫我聯絡一下。」 女媧說完就走到了妲己旁邊,她們挑了個角落的位置坐下,妲己伸手牽著女媧,「你對孩子真的都很好。」 「算是一種老母親的心態吧,誰讓我是人類之母。」 「女媧,之前伏羲哥哥話說一半被你強制噤聲的時候……」 「哪一次?」女媧有些刻意的打斷了妲己,「我強制讓他閉嘴很多次喔。」 「你全部車子送修,回來下大雨那一次。」妲己無奈的看著女媧,想也知道這人在避開話題,「我知道你喜歡孩子不單單只是因為你是人類之母。」 「嗯,怎麼了?」 「伏羲哥哥說的,應該是說你喜歡孩子幹嘛不自己……捏一個吧?」 女媧愣了一下,妲己微微眯眼,她猜對了,「為什麼?」 「……因為我是永生不死的,但是我的孩子不是。」女媧的思緒回到了很久以前,第一批的人類,在她的照顧下成長茁壯,最後抵不過時間的洪流的死去,「少部分的神仙擁有生育下一代的能力,但是我沒有。」 妲己輕輕的靠著女媧,用拇指揉了揉她的手背,她大概理解了,女媧的痛苦。 「我會陪在你身邊,我是妖,我也是永生的。」妲己溫柔的說著,彎起手,吻了下女媧的指尖,「其實我也想試著當個媽媽呢……懷孕、生產、養育……有困難時引導他,生病了在他左右,陪著他一起笑,被他弄到生氣……親手完成生命的輪迴。」 「生命是一件很沉重的事。」女媧看著在前面,輕輕拍著病童身子的女人,「而母親是這世界上最偉大的人。」 妲己哽咽的應了一聲,女媧伸手摟過她的肩膀,輕輕地吻著妲己的額頭,女媧知道,妲己是想起了自己的家人。 「不過妲己……講認真的,我當時跟你去你的狐狸窩,是在下聘吧?」 「嗯?什麼?」 「雖然一開始你是跟我走的,但是沒過多久你就跟我說你想回家看看,然後我就跟你去了,還帶了十幾隻雞跟幾籮筐的果實。」女媧忍不住笑了起來,「你父母看到我還嚇到趴在地上不敢動。」 妲己冷哼了一聲,整個會議廳的燈亮了起來,表演結束了,也接近晚上了。 女媧跟妲己跟在隊伍的最後面離開,然後她們又一路的走到了兒科病房區,驚呼聲跟開心的喧鬧此起彼落,女媧經過病房時看了一眼裡頭,不少孩子在自己爸媽旁邊開心大笑的,還說了我愛你。 「啊,院長。」 女媧看著一個有相當年紀的護士走了過來,應該是護理長,女媧擺了擺手,「我只是代理的。」 「真的很謝謝你送孩子們禮物,還有這些便當。」 「不會,畢竟大家都辛苦了,不管是孩子們、家長們,或是你們護理師。」女媧輕輕的笑著,她牽著妲己,「希望你們能繼續維持醫院的經營,我還有個孩子要看望,就先離開了。」 「有孩子要看望?又是你的信徒嗎?」妲己快步的跟在女媧旁邊,看著身邊的人,疑惑的問著。 「不是,而且認真講她是玄女的信徒……只是我感應到了一個許久不見的神,順道來打聲招呼。」 妲己可以很明顯的感受到時間停留的感覺,她跟女媧一起走進了一間兒科的加護病房,女媧看著絲毫不受影響的女人,「好久不見了,觀音大士。」 「女媧娘娘?」 「佛法的人通常不插手干涉人間的,你在這裡做什麼呢?」女媧看著觀音,她緊緊的摟著妲己,眼神又移到了病床上的少女,「腦膜炎引發的重度昏迷,指數3,幾乎是快腦死了。」 「……做個交易。」觀音手裡拿著一個小花瓶,「未來你想做什麼,佛法絕不干涉。」 「你這是在破壞規定。」 「我需要這個孩子活著……出於我的個人私心,我不是用觀音的身份跟你交涉。」 「竟然如此,你又有什麼保證能阻止佛法的人不干涉女媧?」妲己一說完就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但是女媧摟著她,她才不至於站不住腳,「你大概是唯一一個,女媧在我身邊還敢對我亂來的神。」 「佛道基本是完全不一樣的勢力,搞清楚這點,妖狐。」觀音淡淡的說著,她深吸了一口氣,「不管你答不答應,我都要救這孩子。」 「我又沒說不答應。」女媧從容的笑著,然後認真的看著那孩子,「這孩子的未來,我竟然看不到。」 女媧起了一點興趣,她確定妲己沒事後就掠過了觀音,走到了那孩子旁邊,「帶天命的孩子?西方與東方……」 這下女媧知道了,為什麼觀音要堅持救下這孩子。 當然排除掉動了凡心的部分。 這女生,一點都不簡單啊。 「你的甘霖別滴太多,讓她的狀況好轉,我馬上聯絡伏羲讓他三天後準備開刀。」女媧回到了妲己旁邊,「答應我的也別忘記。」 「當然不會。」 女媧又去各樓層轉了轉之後才開車帶妲己去吃飯,想當然,妲己當然問了女媧為什麼答應觀音。 「因為我很少會看不到一個人的未來,甚至連過去我都沒辦法窺探太多。」女媧吃著豆花,看著坐在她對面的妲己,「而且她身上有很多的結,跟人之間的交錯,還有神、魔跟天使。」 「她不是才十幾歲嗎?」 「十五歲,有些是世紀累積的。」女媧補充道,「雖然我本來就知道玄女有一家的信徒都是些法師跟道士,不過還真沒想到會被我碰上。」 「那為什麼剛剛在病房裡的不是玄女姐姐,是觀音呢?」 「天曉得。」女媧聳了聳肩,一個被媽媽牽著的小男孩掉了手裡的玩具,剛好停在女媧的腳邊,她伸手撿起,「弟弟,你的玩具。」 「謝謝哥哥。」 妲己看了一眼女媧抽動的嘴角,又看著跑回去媽媽身邊的男孩,忍不住的笑了起來。 女媧挑眉,「笑什麼?」 「沒什麼啊。」妲己抹了抹眼角,又深吸了一口氣,「這樣看起來,叫你爸爸好像也可以喔。」 妲己伸手握住了女媧的手,輕輕的勾著嘴角,眼神盡是柔情與嫵媚。 任誰都受不了這樣的絕世美人,可惜對面的是女媧。 「你說回家造人好不好啊,老公?」 女媧險些沒噎著,她還聽到了男孩天真的問媽媽什麼是造人,然後不小心跟那個媽媽對到眼,對方尷尬的笑了一下,再來低聲對男孩解釋就是生小孩。 妲己瞇著眼看著女媧,甚至還用腳在桌下撩著女媧的大腿。 「我、我還要去買一碗冰的。」 「哎呀,我們回家就好了啦。」妲己看著女媧見底的豆花,自己也剛已經吃完了紅豆湯圓,她就乾脆的起身,然後拉過了女媧,「走了,爸爸。」 女媧跟著妲己才走出豆花店,就用力的把她拽進懷裡,「別玩了……之後再說好嗎?」 妲己看著女媧,踮起腳尖在她的下巴上落下一吻,「什麼時候都可以。」 「但是認真講,我會捨不得你受苦。」 「雖然很痛很辛苦,卻是身為母親的第一步不是嗎?」妲己讓女媧牽著,輕輕的晃著手,「很期待呢,我們兩個、煤炭再加上一個孩子。」 「那你想要男生還是女生?」女媧跟妲己坐上車子,然後她探過身幫妲己繫上安全帶,「我都可以。」 「但是我知道你喜歡女兒。」 女媧笑了笑,她伸手揉了揉妲己的頭髮,再發動車子,「先完成你的學業吧,你不是還想上大學嗎?」 「嗯啊,因為感覺大學很有趣,之前去夜店也有很多大學生。」 「反正時間還有很久,我們可以慢慢規劃。」 妲己點了點頭,她看著女媧,「不然,領養一個也不錯?我聽說這世上還是有很多孤兒。」 「領養啊……」女媧撐著臉頰,因為妲己的一句話開始認真思考,「領養兩個,再生一個?」 「……那我們是不是要搬家了?」 「一定要的,畢竟現在住的地方也不是什麼學區房。」女媧打了方向燈,把車子開上了高速公路,她看了一眼打呵欠的妲己,「睡一下吧,你今天陪我也累了。」 「不要,我想陪你。」 「親愛的,我開車不會打瞌睡。」女媧一手握著方向盤,有些困難的脫下了自己的西裝外套,再蓋到了妲己身上,「睡吧,醒來就到家了。」 「嗯……」 過了一會,女媧看著閉著眼睛睡覺的妲己,不自覺的笑了一下。 沒想到當年的孩子,現在也想要成為別人的母親了啊。
愛心
129
留言 3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