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黎明

2022年10月10日 18:31 (已編輯)
催狂魔大軍進攻霍格華茲。 一開始只是弗雷兄弟的惡作劇,某一天卻傳出了有學生遭到催狂魔攻擊,教授們深夜開始組織巡邏,甚至頒布了門禁。 我的朋友們一個個都因為催狂魔的影響而悶悶不樂,全部裡面只有我還像平常一樣。 大戰前夕,我跟朋友們一起練習護法咒,連卡珊卓跟弗雷兄弟都參與了。 能召喚出實體護法的人有我、丹尼爾、艾薇跟卡珊卓,其他人的護法咒雖然沒辦法召喚實體護法,也足夠保護自己了。 卡珊卓刻意留下來等我。 雖然她嘴上說著她還要練習,讓弗雷兄弟先回去,不要妨礙她,但我知道她是想跟我談談……應該啦。 「你要繼續練護法咒嗎?」我拿著魔杖,看著有些疲憊的卡珊卓,「適度的休息吧,明天就要開戰了。」 「思凱勒,你有什麼資格說我?」卡珊卓走到我面前,眉宇間還帶著一絲的不悅,「為什麼你的護法跟我的護法不是同一個?」 「嗯?」 「人在經歷巨大的情感變化時,護法也會有所改變。」卡珊卓唸出了咒語,揮下魔杖,看著在空氣中奔跑的雪貂,「我的護法依舊是雪貂,你的護法還是狼。」 「因為我不會為了你改變自己,身為卡珊卓沃雷,你也不會為了我而有所改變。」我揮了下魔杖,也跟著召喚出護法,我的狼卻只是跟在雪貂旁邊,偶爾還會跟雪貂玩,「但是巨大的情感變化是有的,我以前對你比較有攻擊性。」 卡珊卓冷哼了一聲,她湊近,靠在我的肩上,「我們會贏。」 語氣是肯定的,口吻甚至是命令,但是卡珊卓的肩膀微微的發抖,我有看到。 我伸手抱住了她,「到時候可要讓你保護了。」 「當然。」 卡珊卓跟我的護法跑到了我面前,雪貂躲在狼的身下,又同時的消失。 離開萬應室,送卡珊卓回去她的房間,我也回去房間,艾薇依舊是呼呼大睡,只有洛蒂,她還在作畫,畫的是城堡前庭,教授們齊力建立防護罩的身影。 看她還沒睡,我從我的箱子裡拿出了茶葉,泡了一杯,小心的放到她的手邊。 「思凱勒?我沒注意到你回來了。」 「你作畫時總是很專心。」我輕輕的笑著,「喝茶也能安定情緒,你繼續畫吧,我不吵你。」 洛蒂拿起茶杯喝了一小口,「思凱勒,謝謝你在這種時候還是像平常一樣。」 我只讓洛蒂早點休息,就上床準備睡覺了。 我不是不會害怕,只是總要有個人站出來支持大家。 同儕間的影響,會比教授們還大。 戰鬥在半夜突然打響。 我隨手抓了一套衣服,就趕到外面參加戰鬥,「Expecto Patronum!」 一瞬間進入前庭的催狂魔都被擊退,我的護法狼站在原地,仰天長嘯,在攻擊洛蒂的山怪被我的漂浮咒擊中,後頭飛過來擊退咒,是艾薇。 「思凱勒!」 「這裡交給我,你去別的地方幫忙教授他們。」我看著又要靠近的催狂魔,一口氣放了三重颶風咒,一隻貓護法突然出現在我身邊,下一秒牠竟然說話了? 「雷德菲爾小姐,我想你可以一次召喚多個護法,在魔法部的援軍來之前,我們要好好的守住霍格華茲。」 還好魔法史課上有針對霍格華茲大戰進行詳細的介紹,我也知道麥校長在大戰期間一次召喚了三個實體護法,但是我能做到嗎? 我最快樂的回憶……我在卡珊卓房間睡醒時,她一臉嫌棄的喊我滾去參加魁地奇比賽,又放話她不去。 但我每每勝利時,她都會出現。 跟卡珊卓去雙人決鬥,創造了最高連勝紀錄;一起去禁忌森林採藥草;探索城堡時在走廊上躲避飛七;在藥草學溫室,她溫柔的照顧著植物的神情…… 「Expecto Patronum。」我看著分裂成五隻的護法狼,他們照我的意願,往城堡的內的不同方向跑去,只剩下一隻駐守。 這樣,能撐好長一段時間吧。 凱文只差一點就被催狂魔攻擊了,是思凱勒的護法及時出現。 「凱文!」羅賓拉過了凱文,看著被狼形護法擊退的催狂魔們,「思凱勒的護法也太強了吧!」 「專心,我們的敵人不是只有催狂魔,還有其他黑暗生物。」海格也是驚訝,原來思凱勒的護法是那麼強大的嗎? 山怪、地精、狼人、行屍,各種黑暗生物都出現了。 根本是霍格華茲二次大戰。 「我們倒是希望思凱勒本人在這。」弗雷兄弟對靠近的行屍使出了紛紛啶,「雖然不想承認,但是她對攻擊咒語的掌握度真的很高。」 「準備好!他們又靠近了!」海格看著再次靠近的催狂魔,舉起了粉色的雨傘。 魔法部的人要接近黎明才能趕到,他們真的能撐到那時候嗎? 「Expecto Patronum!」洛蒂才剛驅走催狂魔,馬上又有一隻靠近,銀白色的獸擠到了中間,對著催狂魔怒吼了一聲,「這是……」 「是思凱勒的護法!」丹尼爾對洛蒂丟出了癒合藥劑,看著遠處再次接近的催狂魔,護法只是佇立原地,放出了強力的防護罩將催狂魔擋在外面。 「雷德菲爾小姐的護法真是不簡單。」奈威他們現在才能休息,這裡是除了前庭外戰況最激烈的地方。 「雷德菲爾小姐的能力超過了我的想像,五個出入口都有她的護法。」麥校長鬆了口氣,「在三年級時與佩傑先生面對催狂魔時還只能使用非實體護法,但是現在召喚五個實體護法都沒問題……佩傑先生,雷德菲爾小姐在這一年裡有發生什麼事嗎?」 洛蒂跟丹尼爾互看了一眼,他們都知道是什麼事。 因為卡珊卓。 卡珊卓看著突然出現的狼形護法,她下意識地尋找那個身影,卻沒看到人。 「卡珊卓!專心!」艾薇擊退了想要靠近的地精,「思凱勒在前庭……你不要亂跑!教授讓我們待在這的。」 「思凱勒一個人在前庭?沒有任何教授?」剛剛麥教授派來的貓護法是安排了各個教授帶領學生守住除了前庭的各個出入口,而艾薇跟她分到了同一組,「不是說前庭來不及守了嗎?」 「洛蒂剛剛想至少召喚石像拖延,是思凱勒救下她的,還讓我們到其他地方幫忙。」艾薇拉住了卡珊卓,「你去會讓她分心。」 「……受不了你們!一個個都給人添麻煩!」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眼前的視線開始變得模糊。 魔杖被地精扔的石頭打掉,我想移動卻反而被催狂魔撞翻,我看著我的魔杖,突然的呼吸困難。 「不行……」 開朗的艾薇,沉穩的丹尼爾,細心的洛蒂,勇敢的羅賓,聰明的凱文,雖然不好但總是會伸出援手的弗雷兄弟…… 總是用自己的方式關心大家的卡珊卓。 「一切都還沒結束!」我伸手拿過了魔杖,深吸了一口氣,迷迷糊糊間,我似乎看到了卡珊卓的身影,就在淡白色的天空下,「Expecto Patronum!」 身後突然傳來了另一個聲音,一隻護法鹿從我的身邊跑過,站到我的護法旁邊,釋放出了強大的力量。 「思凱勒!」 是卡珊卓的聲音。 我轉頭看著跑在最前面的她,一個人突然出現在我旁邊,是哈利波特。 「看來這裡有你很多的快樂回憶是吧。」 「……是的。」 「做得很好。」哈利波特把我推向跑來的人,跟在他旁邊的是妙麗格蘭傑跟榮恩衛斯理,「接下來就交給我們吧。」 卡珊卓停在距離我只有一步的地方,大家都圍了過來,丹尼爾遞給了我一瓶回神水,我很快的喝下,瞬間打起十二分精神。 陽光從山的一頭探出來,大家使出了自己會的所有招數,終於,迎來了黎明破曉。 身體跟心靈的疲憊阻止不了大戰結束的喜悅,我跟朋友們交談過,聽到了教授跟魔法部的談話內容,我最後走向了獨自站在最前頭的卡珊卓。 「你總是這樣。」卡珊卓轉過身子看我,她眉宇裡都是不悅,卻很快的換上了難得的溫柔,「如果第一次見面你不是那麼煩人,或許我們早就是朋友了。」 「但是你就喜歡這樣的我不是嗎?而且我也不想只是朋友。」我小心的牽住了卡珊卓的手,「你擔心過嗎?」 「你是思凱勒,我卡珊卓看上的人,不會糟到哪裡去。」卡珊卓的視線突然略過了我,「之後再……總之謝謝你,思凱勒。」 卡珊卓才剛走,艾薇還有丹尼爾就過來了。 「我們打擾你們了?」 「沒事,你們兩個還好吧?」 歡聲笑語,是這場大戰的結束。 學校在開啟了長達兩個禮拜的慶功,大廳裡總是有人在跳舞,而卡珊卓在今天換上了三年級聖誕節時穿的黑色禮服。 那時我就覺得她穿的那件很好看了,苦於不敢開口邀舞,我們關係也不是很好。 但是現在不一樣。 跳了一整個晚上,卡珊卓累了,讓我帶她回房間,當然是分別離開的。 「你這件禮服真的很好看。」我看著正在找睡衣的卡珊卓,眼睛不由自主的又看向了她的後背,沒有任何布料遮擋的部分,「今天穿著這件睡不好嗎?」 「不好。」卡珊卓站起身子,走到了屏風後面,「我睡覺注重的是舒適。」 「但是我很喜歡你那件衣服。」我盤腿坐在卡珊卓的床上,托腮看著飛進洗衣袋的禮服,「我第一次看到的時候就一直盯著了。」 「變態。」卡珊卓換上了淺綠色的睡裙,她走到床邊,坐下,「我上次穿那件時沒有人邀請我跳舞。」 「我們當時在吵架。」我看著卡珊卓翠綠的眸子,忍不住伸手抱住了她,「卡珊卓。」 「幹嘛?」 我搖了搖頭,只是抱著她,感受她的體溫、心跳、混著各種藥草的薔薇香味。 「休息那麼多天了還在害怕啊?」卡珊卓順著我的頭髮,突然捏住了我的耳朵,「走開,我要睡覺了。」 「那我回去……」我才剛鬆手,馬上就被卡珊卓拉過,轉而又被她壓著,「你也讓我回去換衣服……」 「不需要。」 是啦,跟她的禮服比起來,我的確穿得休閒了一點,但是這不是我願意的,大家各自回去休息後,我足足的睡了三天,剛起來就被艾薇丹尼爾拉著去參加各種慶功活動,根本沒機會準備什麼體面的衣服。 「我一直沒問你,你是怎麼召喚五隻護法的?」 「我想了五個快樂回憶。」 「那麼簡單?」 「因為有你在的時候,我都是最幸福的。」我握著卡珊卓的手,小心的摸著她的指尖,「我在要昏倒的時候,想起的依舊是你。」 卡珊卓冷哼一聲,嘴角卻是藏不住的笑,「快睡,別打擾我的睡眠了。」 「知道了……卡珊卓。」 「你再叫我然後不說什麼,我會把你趕出去。」 「我只是想說……你對我來說,就是結束黑暗的黎明。」 卡珊卓輕輕的嗯了一聲,然後親了下我的臉頰,就翻過了身子,背對我,「晚安。」 「晚安。」 當然啦,我沒忽視掉卡珊卓在一瞬間紅到快滴血的臉頰。
愛心
115
留言 2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