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文化大學

#討論 我好像不適合諮商

1月16日 04:16
文有點長,不知道適不適合發在心理版。 -- 正文: 我最一開始感到承受不住我父母是在國中時,但是我沒有幸遇到「穩定的重要他人」,反而有了很深的陰影。 那陣子我在學校整天都在睡、睡醒就流淚,後來導師帶我到輔導室,然後我就和一位很「惡劣」(原諒我真的覺得值得這個措辭)的輔導老師聊聊。 談話中我說到自己很想死,她就立刻說要打給我家長;我哭著乞求她不要,這樣我回家一定會被打得很淒慘,她笑著說我「三八」,然後聯絡我家長,之後發生的事我就不描述了,太痛苦。 之後在高中、大學我每個求學階段都去過輔導室,學校有專業的諮商師能聊聊,但我都只能在我知道無關痛癢的事情上打轉,我不知道怎麼開頭、什麼都沒辦法講出口。 之前到現在去看精神科或身心科時,我依然什麼話都說不出口,我可以描述身體上的不適,卻沒辦法說出自己的心情。醫生問要不要試試看諮商我就會噁心的反感,然後拒絕。 —— 出社會後自費諮商的契機: 有一次因為吃抗焦慮藥物起紅疹,非常癢,我今天請個假回診,想說換個藥。 通常我去看診時什麼話都說不出口,但今天醫生在和我討論換藥時問了我:「你們家還有誰有這樣的狀況嗎?」 我就想到了我妹,一陣鼻酸: 「我妹妹吧。她每天都在哭,只是她沒看而已。」 「你們家是發生什麼事?這麼年輕⋯⋯遭遇了很多痛苦?是父母有酗酒嗎?吸毒?離婚?」 「都沒有⋯⋯就是我爸總是想要我們變成他期望的樣子,按照他的規劃走。但怎麼樣都不能滿足他的要求。比方我妹妹,她一開始不想讀這個科系,但我爸就想要她讀。」 「強迫孩子去讀不喜歡的,孩子會很痛苦,怎麼會有好結果呢?」 「但我妹妹甚至是他們學校的第一名,都已經是這樣了,我爸還是不滿意。」 我繼續說: 「他總是說一些酸言酸語,比方我投履歷時,他會說,投這些大公司幹嘛?以妳的能力又不會錄取,好高騖遠。但每次拿到offer,他就會說是運氣好,瞎貓碰到死耗子。脫離了公司資源,妳什麼都不是。」 「天啊,他們好奇怪。」 「但他總是覺得我們都有病,說我們該去看精神科改改不聽話的傲慢態度。」 醫生搖搖頭嘆氣。 「他覺得我妹每次都對他的話生氣、不耐煩是我造成的,我弟考了外縣市的學校躲他也是我害的。」 醫生看著我,我不知道我怎麼能說那麼多,好像要窒息了,呼吸短促,全身冒汗,眼淚流得我都看不清楚醫生的表情⋯⋯ 以前在學校、在公司和朋友聊天時,我聊著我爸媽有多奇葩,然後大家一起笑到肚子痛,原來我其實這麼、這麼傷心,這麼、這麼憤怒。 「妳爸爸在做什麼工作啊?」 「他根本就什麼都沒在做啊,我媽媽賺錢給他,看他是要開公司、開店什麼的,但最後他都經營不好或是發現和自己想像的不同,就不做了。」 「哇⋯⋯這是怎樣?你爸爸是有什麼魅力啊?」 「沒有吧,就是我媽媽傻而已。」 「那妳媽呢?她也會像妳爸這樣嗎?」 「不會⋯⋯但她可能是懶得跟她老公吵,總是在附和他的話。就好像我真的十惡不赦一樣。我覺得⋯⋯她缺乏同理心。我偶爾和她分享一些事情,甚至嘗試著和她揭示自己的狀況時,她會說要我做個不怨懟的人,所有的心情都是自己給的,然後批評我。」 我想了一下又說: 「可能是她本來就真的是這種『不怨懟的人』吧?她之前被她朋友騙,用高於周圍房子很多的價格買了現在的房子,房子三不五時沈水馬達壞掉,我妹、我弟住的地下室就淹水,濕氣又散不掉,甚至黴菌感染,但我媽總是說『沒關係啊,遇水則發!』我爸爸則是覺得是我們自己衛生習慣不好才會黴菌感染,我每次回去就過敏⋯⋯反正地下室也不是他們在住。」 「天啊,他們這麼好像完全沒在思考,他們不會是韓粉吧⋯⋯」 我笑了出來:「我媽還真的是⋯⋯」,一邊想著這醫生這樣講,要是遇到韓粉怎麼辦啊。 (當時背景是韓流正風時。) 醫生言歸正傳: 「那就不要回去了好不好?」 「可是我媽會來找我,要我假日回去陪她。我原本以為只要經濟獨立就能永遠的逃走了,結果錯了。我不回去,他們也可以來找我啊。」 「那真的很無解呢⋯⋯」 然後我出去診間,眼淚一直流,不知道到底在流什麼,流到眼睛周圍的皮膚都好酸。 我覺得有了這次經驗,我好像開始敢說出我很沮喪、我很難過之類的心情。 絕對沒有醫生或護士會說我三八、自己想太多、怎麼這麼多話,也已經沒有人可以跟我的父母打小報告了。 -- 自費諮商後感想: 我諮商大約半年,想改善焦慮的問題,院長推薦我一位諮商師,說我的狀況很適合諮商來解決。 但後來一些原因讓我沒有再繼續下去: .我每次都不知道要談什麼,就漫無目的的和諮商師聊,每次都是說著各種我家庭、工作上大大小小的事。 .一開始諮商師好像蠻積極的,有畫圖測試也有用生涯卡,要我回去想真實我、應該握、和理想我(但下一次諮商沒有聊到這個了),至此之後就只是不斷的聊著近況。 .一開始我有說想改善焦慮的問題,後來諮商師說我可能就和水一樣沒有特定的形狀,要來探索自我;但之後沒有探索自我,只變得有點像問答、我抱怨他聽這樣。 .有次我在談我工作遇到的事情時,諮商師有感而發和我抱怨了他的實習經歷,那次之後諮商的氣氛就有點微妙,感覺他有點不想和我繼續諮商了(他一直問我,還要約下次嗎?) .總之我沒有收穫了,而且不知道怎麼繼續諮商下去,我以為他會引導我,不過好像都我漫無目的的講著。 -- 諮商可以解決什麼問題呢? 諮商只能探索自我嗎? 諮商師應該引導談話內容嗎? 為什麼後來諮商師沒在做一些探索的測驗了? 為什麼諮商師和我抱怨完就好像不想再諮商下去了? 輔導老師會受過訓練嗎?為什麼我國中遇到差點沒讓我被打死的老師?高中還遇到遇到一位輔導老師說我一定有做什麼錯事,上帝在懲罰我⋯⋯ 我有好多疑問,不過還是多吃幾顆景安寧當沒事好了,我覺得我的焦慮症一輩子都好不了。
22
回應 9
文章資訊
Logo
每週有 34 則貼文
共 9 則留言
所以, 妳畢業開始工作了嗎?
原 PO - 中國文化大學
B1 是的,畢業工作了3年多了
B2 去過旅行嗎? 爬山,浮潛那類的?
拍拍❤️ 諮商可以當作聊天發洩就好 藥物也只能控制 完全走出來是要靠自己的 我之前重度憂鬱蠻久的時間 傷害自己傾向也很嚴重 你要解決問題和放過自己 我是因為小時候父親家暴 目睹了媽媽好幾次的自殺舉動 所以變得很自卑 有時候想一想 如果媽媽當時勇敢一點 帶我們離開 是不是我就不會這樣 要先找出問題並且解決 才是根治的方法 告訴自己 什麼事都會過去的 想一想愛妳的人 我最慘的時候焦慮到一直拔頭髮 爸爸不好 媽媽如果願意承受 你就自己搬出來吧! 遠離影響你的地方療傷 很有用 多和朋友相處 找一些自己喜歡的事 我都是畫畫圖 打遊戲 一個人沒事在房間化妝 看看自己漂亮的樣子😂 如果真的控制不住 再吃藥 一直靠藥物會降低自己控制情緒的能力 像我現在沒吃藥就控制的很好 甚至比一般人還厲害👍
國立陽明大學
遇到好的諮商師真的會有豁然開朗的感覺 但是跟個人病情也有關 嚴重的時期可能自己會下意識的迴避諮商師想討論的東西 變成對話無法順利進行 之前比較嚴重的時候 諮商師怎麼問,我就是什麼都不知道,也無法作答或討論 現在狀況比較好了 跟諮商師侃侃而談並且得到滿滿回饋的感覺 真的很棒
國立政治大學
我的諮商師跟我選聊心卡 結果我們後面大概四次晤談都在仔細審視我的卡 要找到合適的諮商師就想找伴侶一樣 (不過我是學校安排的諮商師) 加油⋯
1.諮商可以解決什麼問題呢? 這個問題要先問問你自己對接受心理諮商或治療的期待是什麼呢? 想改善焦慮的問題這個範圍其實很大,要問題導向一點的解決,你可以說希望在什麼樣的情況下可以做到什麼樣的事 通常會經由心理諮商或治療更加了解自己怎麼了,協助你排除目前生活上遇到的阻礙 包含:為什麼會有這些想法、情緒、行為?過往經驗如何影響形塑成現在的你?現在的你碰到事情是怎麼因應的呢?那你可以試著做些什麼打破現況的輪迴? 2.諮商只能探索自我嗎? 不只唷,也有可能會促成改變的。 3.諮商師應該引導談話內容嗎? 不一定,看你的心理師所運用的治療學派。 4.為什麼後來諮商師沒在做一些探索的測驗了? 5.為什麼諮商師和我抱怨完就好像不想再諮商下去了? 這兩個一起回答 其實你應該跟你的心理師討論你這些疑問的(問題1-5) 畢竟我們不是你的心理師,並不清楚你和他之間發生的事情 然後你覺得沒有收獲也可以提出來跟他討論 選到合適的心理師就跟找另一伴一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與人相處還是很看頻率及契合度的 如果你覺得不合適也可以主動提出來 6.輔導老師會受過訓練嗎?為什麼我國中遇到差點沒讓我被打死的老師?高中還遇到遇到一位輔導老師說我一定有做什麼錯事,上帝在懲罰我⋯⋯? 輔導老師和心理師是兩種不 一樣的工作,所受的訓練背景一定也會有差異的 只能說你很倒楣(直接),但遇到這樣的人完全不是你的錯
弘光科技大學
我也有在我們學校諮詢大概1/3學期吧 抱歉時間好像有點短😂 (下面不小心就打這麼多 歹勢) 跟適合的心理師講話會有種釋懷的感覺 那是我第一次諮詢 因為我一直覺得自己的狀況並沒有經歷過什麼重大改變 像是父母離異或是家暴或是各種嚴重的狀況 但是心理狀態已經慢慢顯現到生理狀況了 開啟了我第一次諮詢 這次諮詢之前有去過身心科 但也只是醫生聽我講然後拿藥就沒了 還在猶豫要不要預約下學期的諮詢 我的焦慮狀況是時好時壞 好的時候跟一般人一樣 可以順暢聊天 大笑... 焦慮來的時候腦袋一片空白 發抖 呼吸急促 胸悶 整個人好像爆炸過一樣 什麼負面情緒跟想法都有 曾經一次還有一種「等打工和工作到賺夠我喪葬費跟學貸就好了」的想法 😂😂😂😂😂😂😂😂😂😂😂😂😂😂
原 PO
我之前高中 的時候因為到底要升學 還是要工作有點不是很順利 我家人就認識花蓮很有名的諮商師 ,她的諮商室非常香很漂亮, 他也跟我用遊戲治療的方式,她說妳如果不想說,那你就去玩她準備的遊戲沙盤 裡面我記得非常多玩具,雖然諮商費用很貴, 當時媽媽幫忙出的,我到現在憂鬱跟躁鬱情緒有改善一點,至少沒有以前那樣那麼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