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來人走出強迫症/焦慮症指南(中篇)

5月18日 11:58
我設定了無數的問題,給了自己無數的選擇,極力的想解決這個問題。但最後發現,無論我怎麼努力,都找不出百分之百滿意的解決方案。 沒有經歷過強迫症的人一定看不懂筆者上述的焦慮。 大家一定會覺得,這種擔心完全不必要呀,因為你們座位挨著的可能性本身就不大。 然而強迫症易感人群就是喜歡窮思呀。 我也知道,我擔心的事情都是極小概率發生,我主觀上也想停止這些強迫思維,但是我就是做不到呀。 排除了百分之一的可能性,就要排除千分之一的可能性,排除了千分之一的可能性,就要排除萬分之一的可能性。心中的塵埃永遠都除不盡。 還不是因為我把高考看得太重了,內心的焦慮無處釋放! 這個問題困擾了我有幾週時間。我試圖在不跟這個同學說的前提下,自己想出解決辦法,但是我發現這個問題已經徹底無解了,打開一把鎖,就會有另外一把鎖,一把接著一把,永遠解決不完。 最終,實在受不了了,我選擇跟這位同學提前先"談談心"。 這就好像一個你的朋友,在你從來沒有想要跟他借錢的情況下,跑過來跟你說,"如果你接下來幾年要藉錢的話,千萬不要找我,我沒有辦法借給你",你內心一定會覺得他是個神經病。 跟這位同學的"談心"還不錯,我選擇直接厚著臉皮開誠佈公地告訴他,我在特別努力地備戰學測,我特別擔心這件事情影響了我學測的發揮。作為同學,我希望他能夠理解我,讓我平穩地參加完這兩天高考。 我已經記不得當時是如何組織語言的了。反正我把我想說的都說完了。 同學對這位"神經病患者"表示出了極大的友好。承諾:大家同學一場,一定不會阻礙我的前程的,不管座位會不會挨在一起,一定不會給我添麻煩的。 正常的強迫症思維,應該是,過了幾天,我又開始懷疑這位同學承諾的有效性。 他說的到底是真的還是敷衍我的?他會不會在臨近高考的那幾天突然又變卦了?如果真的不幸,座位號挨著,他會不會這樣那樣?然後又引出之前的那一系列問題? 慶幸的是,筆者沒有。我沒再覺得這是個問題。我相信這一切都已經過去了,我只要好好準備高考就可以了。 問題解決了!接下來,全力備戰!把題都做對就行了! 然而,這時候,出現了一個更嚴峻的問題。我開始有了各種各樣奇奇怪怪的強迫思維。 起初是數學,我擔心因為自己算錯,而把該做對的題給做錯了。 我開始糾結於每一個公式,為什麼這個公式是這樣的?會不會是我把這個公式給記錯了? 於是,反复推導,我知道這樣是沒有意義的,但就是停不下來。 我討厭這種思維,認為它極大地干擾了我學習的效率。 這些題我明明都會呀,我為什麼要在這些念頭上繞來繞去。 越是想要去阻止,去干擾,結果就越陷越深,以至於我連小學水平的數學計算題都要反复求證。 為什麼3+5等於8?因為2+6也等於8呀,(3-1)+(5+1)=8,可是為什麼2+6就一定等於8呢?……就這樣無限死循環。越想阻止,卻越陷越深。 如果正在讀這篇文章的你,此刻正在被強迫思維困擾,那你一定能夠體會我當時心理的掙扎。 症狀的表現方式可能會多種多樣,但是陷入強迫症,反復被強迫思維困擾的難受勁兒大家都是差不多的,每個人有每個人的苦楚。 如果只是數學受到影響那也就算了。 強迫症泛化,甚至影響到了我的文字表達。 我每天都在思考一些特別無聊的文字問題。 為什麼這兩個字放在一起組成這個詞是這個意思? 會不會這個詞,我的理解和別人的理解都是不同的? 尤其是我寫作文的時候,我會特別執著於每一句話的表達。總覺得每一句話都寫的有問題…… 然後就是英文,我總覺得我永遠都拼不對單詞,我會不停的去拼寫。跟中文文字一樣,我開始探究為什麼這個英文單詞是這個中文意思,會不會是我記錯了…… 插一句個人感慨,時隔這麼多年,筆者只能記得當時這些問題給我帶來了極大的困擾,而當時深陷泥潭中的那種痛苦感卻早已煙消雲散了。 強迫症的痛苦,就好像小時候摔傷腿留下的傷疤。傷疤的記憶還在,但當時的痛楚一定會忘記。所以見縫插針的再給大家打個氣,無論你現在有多麼痛苦,你一定會像筆者一樣,翻看這段過往時,只有平心靜氣。 回到正文。泛化的強迫症思維,嚴重干擾了我的學習。作為一個備戰學測的人來說,這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我意識到這一定是一種心理疾病。而我又不是一個意志力薄弱的人,所以我決定先靠意志來征服它。強迫症的病友都知道這樣做的下場是什麼。 終於有一天晚上,我覺得自己快要撐不住了。我的意志力要崩塌了。我一個人挺不過來了,我需要家里人的支持。 週六的晚上,老媽正在給我打毛衣,她能照顧我身體的溫度,卻不知道我內心中的寒冬已經來臨。 "媽,帶我去看心理醫生吧,我每天腦子裡面都是被一些奇奇怪怪的問題折磨,快要撐不住了,再這樣下去我可能會自殺。" 老媽著實嚇了一跳。我們這些強迫症易感人群,從小就听話、循規蹈矩,家長都不會太操心。這十七八年都沒什麼大事,還年年往家裡送獎狀。突然這麼一下,老媽還是挺吃驚的。 了解了我的情況之後,老媽決定帶我去看心理醫生。 悲劇來了! 本人被一極不專業醫生給嚴重耽誤了。 在聽完筆者的描述之後,她給出的建議竟然是,把皮筋捆在手腕上,一旦自己又開始反復強迫的時候,就用皮筋狠狠地抽自己,直到自己的強迫思維停下來。 現在回想起這一"良方",真的是WTF?但是我當時並沒有其他的辦法,只能依此計進行。 如果說這世界上,有誰是最迫切希望自己馬上好起來的話,強迫症患者肯定是首當其衝了,無時無刻都在盼著強迫思維消失,對不對?迫切好起來的願望讓我對自己下手特別狠! 一有強迫念頭就使勁用皮筋抽自己,抽完發現怎麼還有強迫念頭,於是對自己再狠一點。抽的已經夠狠了,為什麼強迫念頭還不消失呢?於是,更狠!還不消失?!狠上加狠!! 不明原因的好朋友問我這是在幹嘛?美名其曰:提神醒腦。 哎……有些痛苦真的是不知道怎麼跟別人說,只能假裝堅強樂觀。 腕子都抽出血了,症狀卻變本加厲! 只能跟老媽哭救。老媽看我確實很掙扎,遂決定帶我去省會最好的醫院看病。 跟班主任請了一周假。大巴車上,我很痛苦絕望,老媽也是一臉愁容,甚至跟售票員吵了一架。 講真,我真心建議以後所有強迫症、焦慮症的病友們不要再先去醫院看神經內科了。(我忘了我當時掛的是什麼科室了,好像醫院沒有心理科,所以還是掛的神經內科) 大老遠跑來,醫生不耐煩的聽完我的描述後,就給我開藥了。跑了那麼遠的路,在一個高中生眼裡,這位大夫可是我當時全部的希望呀,我當時問了幾個問題,包括吃藥吃多久的問題,他都沒好好回答,只是跟我說,你這叫強迫症,你會活得很痛苦,就急著叫下一號了。 好吧,好歹知道是啥問題了,回家安心吃藥吧。 記不清他當時開的什麼藥了,那時候的精神類藥物肯定沒有現在的好。吃下去之後,感覺渾身彆扭,昏昏沉沉,只想睡覺。 於是,藥物作用下,我就在床上"癱"了幾天,拉上窗簾,無所謂白天,無所謂黑色。 強迫症讓我痛苦,藥物亦然 (當時醫生應該沒給對用藥劑量,吃藥後覺得一切糟透了) 冬天的夜黑得特別早,老爸下班回到家,我在半夢半醒中聽到他推開了我臥室的房門 我睜開眼,透過客廳裡借來的微光,看到他眼神裡的心疼和無助。 我很自責,我真的不是不努力! 世界上並沒有真的感同身受,只有被強迫症嚴重困擾過的朋友才能體會到我當時的境地。 還是筆者之前說的,過去了的事情再去看,真的是雲淡風輕。 那些體會不到嚴重的強迫症有多痛苦的親們,我舉個極簡單的例子,你們就會馬上理解。 "在你背上砍一刀,保管你強迫症馬上好" "快砍" 兩害相權取其輕,被強迫症困擾的難友們是真的願意如此交換的,不是誇張表達,是內心的真實願望。 "賴"在床上,也是因為藥物所致,也是因為只有睡著了我才能停止強迫。 醫院開的藥沒多久就吃完了,並沒有出現我想像中的"吃了幾天藥,立馬不強迫"的情況 惜命無比的強迫症患者對藥品說明書上的各種副作用也諱莫如深 續藥又得跟老媽跑很遠,折騰一趟 然而我們強迫症易感人群從來都不是認慫的主(沒有強大的意志力和自控能力的人怕是也不會得強迫症吧) 我決定想辦法自救。 好在世紀之處,互聯網漸漸開始普及。我開始上網尋求各種答案。 但不可否認的是,一定有很多所謂醫院打著"快速治愈強迫症焦慮症"的旗號,為國家納稅做了很多貢獻。 焦慮症強迫症患者花的冤枉錢多的去了,回到筆者前文描述的那樣,大多數患者治不好就換地換醫生了。這些醫院的醫生們還真的以為自己治病救人了呢。 以上橋段,純屬我惡意揣測,搞不好真的有朋友找到了對的醫院,對的醫生,對的治療方法,順利走出來了,也說不定。 如果我的揣測不對,日後一定刪掉這段,並向相關單位道歉。 Anyway,感謝網路,讓我找到了第一位帶我走出迷霧的心理諮詢診所。 這個跟文章主線無關,繼續繞回來。 通過心理診所的諮詢,本人第一次聽說了森田療法,創始人森田正馬先生本人也是個從強迫症泥潭中爬出來的人,筆者始終認為,不曾有過相同經歷的心理分析就好像男人給女人描述生產時的痛感,沒有說服力。正因為創始人靠此大法走出漩渦,所以我很堅定森田療法是一條正確的路。 年代久遠,很多溝通內容筆者都記不清了,當時的諮詢過程中,對方或許有提到"神經交互作用"這些關鍵詞,但我都沒印象了。 總之,感覺所有的諮詢內容,好幾次半小時的通話,歸根結底匯總成了八個字------順其自然,為所當為。 如筆者前文提到的,這八個字是強迫症走出的核心。 知易行難,知易行難! 我把這八個字寫在鉛筆盒裡,每每出現強迫思維的時候,我都會反復告訴自己,不要管這些糟糕的強迫思維了,趕快做下一道題吧;不要再去推敲這個單詞的意思了,不要再去反复揣摩這段話的表達是不是別人能看懂了,看不懂就看不懂吧。 這種反复提醒自己做自己應該做的事情的方法,在強迫症治癒的初階是非常管用的。因為咱還沒有到悟道的階段,用這種類似於行為規範的"優術"的方式,有利於我們做好康復的起跑工作。 畢竟,積極的行動也是治療方式。 雖然,現在翻過頭來看,從技巧的角度上來講,這一方法還有待改進。但曾經是越努力越減分,現在至少是在加分了,這就是個明顯的進步。 強迫症患者總希望能快好,所以諮詢了幾次,我都提出過康復時間這個問題,老師從來沒有正面回答過,只是讓我堅持順其自然,為所當為,放棄抵抗。 電話諮詢多了,就感覺好像也問不出新問題,也找不出新答案了。 就這樣吧,照做就是了。 高三的書本應該都扔掉了,如果能找到的話,一定能在很多書本中找到我當時被強迫思維打擾到,隨手寫下的"順其自然,為所當為"八個字。(總是寫這八個字也是某種程度上的強迫吧) 插一句,知乎有病友最近找我諮詢強迫症的問題,我就給他舉過一個例子,即使強迫思維再困擾你,你也一定有不那麼強迫的時候。 試想,大家都覺得自己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了,完全被強迫思維綁架了,但考試的時候,大多數人還是能在兩小時時間內完成試卷,而且成績也未必差。 說明該順其自然為所當為的時候,大家都還是能夠順其自然為所當為的嘛。 即使你悟性很差,生活在很多時候也會push你順其自然,為所當為。這麼做會很不舒服,但也並非做不到。 高三最不缺的就是各種考試,筆者就在不停地做考卷中,被迫做到了順其自然,為所當為(縱然有各種奇奇怪怪的思維,今天這個明天那個的,還不是要在規定的時間內把卷子答完呀) 就這樣,高三就這麼挺過來了,強迫症嚴重困擾了我,但也都不過是我的主觀感受罷了,我還是以不錯的成績考上了政大。 這一年,每天都很痛苦,覺得度日如年,但一年時間,就在這一遍一遍的摸底考試中,很快的"混"過去了。
6
回應 1
文章資訊
195 篇文章1772 人追蹤
Logo
每週有 32 則貼文
共 1 則留言
國立臺中教育大學
你算是幸運的,還沒有很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