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來人走出強迫症/焦慮症指南(最終篇)

5月18日 12:10
繞回故事,上大學後,壓力沒那麼大了,強迫症狀減輕不少, 請注意,是減輕,而不是完全消失。 筆者還是需要時不時用“順其自然為所當為”大法挽救一下自己的強迫思維。 強迫輕了,身體上卻有一些這樣那樣的不舒服, 去醫院看,醫生給開了一些安神補腦的藥就打發了, 好像也沒有什麼大問題,不必太在意。 之後我將主要精力都用來讀書,沒太在意症狀的事情, 再次強調,不是沒有不舒服,而是沒太把它當回事。 因為沒太當回事,反而狀態越來越好。 所以我一再跟病友們強調,設立目標,有事情做,絕對是好事情。 如果你的專注點是一件事情,而不是自己的各種強迫念頭,各種不舒服的軀體症狀, 那麼你能受到的“傷害”反而是最小的。 只管去進攻目標就好了,不要被其他因素所干擾,往往能出奇制勝。 再再再次強調一個細節: 設置目標後,為目標盡力努力就好了,凡事不要總想著盡善盡美。 神經症病友們對於自身總是有過高要求, 譬如,讀書的時候出現強迫念頭,就恐之恨之,覺得自己的效率被嚴重影響了。 有讀書完全不走神的人嗎? 不存在,所以請不要拿反自然反人類的標準來要求自己。 因上努力就好,果上只能隨緣。 接著就是畢業工作,身體上雖然還是有各種小不舒服, 強迫念頭也會時不時騷擾一下,但是應對得當,不會陷進去太深 (attention,不是完全消失完全沒有,而是不陷進去,不深受其擾) 基本上不影響生活的大局, 加上年輕氣盛,對未來有憧憬,有事業目標,所以覺得也還好 轉折來了, 有一次在學校上台報告, 報告前喝了一杯大份咖啡提神(至今我也不清楚是不是這杯咖啡惹的禍) 只覺自己狀態挺好,發揮不錯。 誰知突如其來地,經歷了驚恐發作。 驚恐發作瀕死感的“酸爽”,只有親身經歷過的人才會了解。 毫無徵兆,說來就來,只覺得眼前似黑非黑,全身的筋都要扭到一起了,心狂跳,自己馬上要暈死過去 (然而,跟生理性暈厥不同的是,並不會真的暈過去) 出於本能地保護,我慢慢蹲下,同事們都趕忙過來扶我。 驚恐發作最嚇人的地方,就在於比起真的暈厥,你的意識還在, (沒真的暈倒過,只是我猜的,有過真實暈厥經歷的朋友們可以來辯), 瀕死的恐懼感要經歷數多秒,時間長度足夠你完成一段內心對話,夾雜各種負面情緒, 除了恐懼,還有自責、絕望、自我懷疑。 好心的同事們以為我是低血糖,給我送來了溫水、巧克力、糖果。 我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慢慢地也緩過來了。吃了巧克力,喝了溫水,覺得也還好。(假裝淡定) 接下來的日子,就是各種跑醫院,做體檢,都沒問題。 但是身上的症狀卻越發嚴重了,雙腿發麻,耳鳴,感覺自己隨時會暈倒。 ------確定自己患了某種疾病,必須想辦法趕快解決它------ 這樣的心態,只會讓精神交互更加嚴重,結果就是症狀更頑固更多樣更要命!!! 每天心心念念的全是症狀,生活中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了。 雖然有強迫症史,但彼時筆者並不知道強迫症、焦慮症都屬於神經症,根源都是因為精神交互作用 (無知真的害死人) 強迫症更多的表現是主觀意識的掙扎,所以很容易想到是心因問題; 而焦慮症更多的表現是軀體的,在無知無解的情況下,很多人都想不到是心因問題。(恩,承認我傻,我當時真不覺得是心理問題。) 後來我去看醫生,有了診斷書,肯定就比無頭蒼蠅到處抓瞎要強。 醫生開了藥,我問了一個所有的焦慮症患者都愛問的問題, “這藥我大概吃多久能好呢?” “三個月。”醫生回答地斬釘截鐵。 三個字擲地有聲,我的內心頓時烏雲散盡,艷陽高照。 No No No, 這三個字在當時的我看來,就是救命,就是重生!在迷霧中找到出路,跟遙遙無期的不確定終於就要有個了結了。 於是,充滿希望地開始服藥, 一邊服藥一邊觀察自身的症狀有沒有緩解, 症狀有時輕,我就暗自慶幸,藥是有效果的,假以時日,肯定能痊癒; 有時又更重了,這時候的內心活動就比較豐富了,一方面懷疑藥沒有效果,會動搖;一方面又安慰自己說,中藥見效慢,吃夠三個月才能見分曉呢。 加一段科普,焦慮症狀時輕時重其實跟喝藥一點關係都沒有。焦慮能量有它自己的生命週期,它想輕的時候就輕,它想重的時候就重,起伏不定。 同時,它會幻化成各種形式誘騙你。 焦慮有他自己的規律,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加干涉,對它置之不理,由它自身自滅。 就這樣,帶著懷疑,筆者喝完了三個月的中藥。 其實,服藥兩個月,我就知道這條道希望渺茫了。 服藥的最後一個月,純粹是為了給自己一個交代罷了。 (這裡沒有詆毀醫院和醫生的意思,只是喝中藥這條路不適合筆者罷了) “求生欲”極強的筆者怎麼可能不尋找出路呢? 於是乎,服藥期間,筆者當然是不停百度求解,不停找各種病友群交流治療心得嘍。 來自五湖四海、症狀千奇百怪的病友們大集合! 每個人都在訴說自己的症狀! 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才是問題最嚴重的人! 每個人都在發表自己的心得! 各種爭論! 吃藥有用的!吃藥沒用的!吃中藥的!吃西藥的!主張住院的!主張不住院的! 芳香療法!電擊療法!運動療法!冥想療法!真是各種說法只欠吸星大法! 莫衷一是怎麼辦?當然是兼容並包了。 於是筆者決定,除了吃西藥,把所有辦法都試一遍。 筆者對西藥天然抵觸,服藥時間太長了,動不動就兩年三年的!說明書的各種副作用也嚇人!甚至還有依賴性這麼一說! 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向西藥妥協(最終還是妥協了,這是後話) 打坐冥想、每天跑步45分鐘+各種有氧運動、睡前記日記 一段時間下來,全都無效!症狀更嚴重了! 腿麻、心慌、氣短,感覺自己隨時會暈倒! 間歇性驚恐發作! 間歇性不真實感發作!懷疑自己不是真的生活在我所存在的空間裡,自己是被抽離出來的! 不敢坐飛機,不敢去旅遊,怕死在途中! 文字實在難以描述這種絕望的心情, 知道自己不會死,也知道自己不會瘋! 但如此下去,真的會變成一個門都出不了的廢人! 我開始羨慕每一個人,看到打掃馬路的、看到路邊擺小吃攤的,我都會羨慕,為什麼他們就能正正常常的生活,我卻要被這說不清、道不明、不被人理解的且各種無解的痛楚折磨 現在回過頭來看,當時真的是無知無解,繞進泥潭里去了,拔不出來。 認真看過我前段講解的病友們估計都看出是怎麼回事了。 問題之所以會變得越來越糟糕,是因為我那段時間很迫不及待地想要馬上好,馬上舒服。 我視焦慮症及焦慮症帶來的各種症狀各種不舒服為大敵,拼命地跟它對抗但是又消除不掉,反而加劇了精神交互作用,揚湯止沸。 用盡了全身力氣,試圖去解決一個根本解決不掉的問題,不更焦慮才奇怪呢。 食物療法、芳香療法、有氧運動、戶外、記日記、冥想、做烘焙……這些真的無用嗎? 不不不,這些方法都是能夠緩解焦慮的。 那為什麼筆者嘗試了這些方法之後還會越來越糟呢? 因為我每時每刻都把注意力的焦點放在症狀的感受上。我堅持每天一個半小時的有氧運動,每天睡覺前的打坐冥想,為什麼這些都感覺沒有效果呢?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擺脫痛苦,輕鬆度日呀? 我把每一種方法都當做是對抗的武器,我越用力過猛,反作用力就越大,精神交互作用愈烈,焦慮能量就更多,感受就更痛苦更無解了。 所以說,怎麼做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心態。 道理就是這樣簡單!但當時的自己真的深陷其中,搞不明白。 當時接觸了那麼多病友,難道沒有人講過對的道理嗎? 肯定有! 後來我又吃藥,有時候會改善 狀態漸好有兩方面的原因: 1. 藥物作用,藥物通過調節我的神經遞質改善了我的焦慮。 2. 由於我信心滿滿地把康復這件事情交給了時間和藥物,自此後就再也沒惦念過症狀,無論它輕它重,無論它幻化成何種形式,我都不受其擾。(畢竟是兩年又不是兩個月時間,確實沒必要天天抓著症狀不放)在無意中,我做到了正確應對焦慮症的方式------徹徹底底地不管它。 兩年後,我好了85%,但還是會有一些不舒服。 這個不舒服對我的工作和生活影響嗎?實話實說,沒多大影響。 但我就是希望斬草除根,將全部症狀除之而後快,不允許有一丁點的不舒服。(這種心態其實就是症狀本身呀,童鞋們) 我告訴專家醫生,我沒好全,症狀尚有殘留,該如何是好? 他的答復是:再吃段時間看看。 再看看,聽著就很不確定的樣子,然而也並沒有別的選擇,繼續吃吧…… 當時的我為什麼從沒想過去看心理醫生呢? 因為包括我在內的大部分病友們,並不認為這是一個心理醫生能夠解決的問題。 之前在中醫院做的腦神經遞質圖,更讓我確定,各種奇奇怪怪的症狀之所以會出現,是因為我的各種神經遞質分泌不均衡造成的,必須通過生物、化學的方式來調節。 “再看看”意味著要邊治療邊觀察,所以這一次吃藥時的心情跟上一次的“堅定不移吃夠兩年”完全不一樣了。 但只要觀察,總會有多多少少的不舒服。 一定要把不舒服斬草除根! 在這樣的心態下,繼續服藥,然而結果大家也能夠猜得到,並沒有什麼改善。 信心動搖,轉戰另一家知名精神專科醫院,另覓其他知名醫生。 “雙倍劑量服用一段時間,就會好” “多久能好呢?” “不好說,半年左右吧” 謹遵醫囑,繼續吃藥,繼續觀察。 吃了幾個月,症狀並沒有太多改善,心情很沮喪。 ------到底要怎麼樣,才能夠擺脫呢?------ 可能是因為吃了那麼久的藥,症狀卻沒再改善,永遠達不到我想要的理想狀態, 我對症狀更加敏感、更加厭惡了! 我牢牢抓住它不放,希望它趕快消失、徹底消失。 這樣的心態一定會導致嚴重的精神交互作用!!! 我驅趕症狀不成,它就肯定會反過來加倍折磨我。 一個平常的周末,出來辦了點事情,準備回家, 本應一切如常, 卻不料,此生最嚴重的一次失真感產生了,而且這一次持續的時間特別久!!!!!! 離地鐵站還有點距離,就想著溜達過去,正值初春,景色甚好。 莫名其妙地,我被一陣低壓籠罩。 不是眩暈,不是噁心,不是天旋地轉,而是一種莫名其妙的不確定感! 我不確定我真的活在現實世界中,感覺下一秒就會從這個世界消失,猝死。 恐懼!絕望!世界末日! 老天爺,你要玩死我呀,吃了那麼久的藥,而且最近都是雙倍劑量,為什麼還會是這樣子? 雖然距離地鐵口只有幾百米,我卻懷疑自己能否走完這一段。 看到路邊的長凳,我趕緊坐下來,深呼吸,試圖讓自己鎮靜下來, 經過了大概10分鐘,這種糟糕的感覺依舊沒有消散。 ---死也得回到家再死--- 於是,站起來,走進地鐵。 一路上,我始終覺得自己並不屬於這個世界,對周圍的一切、對人群都抱有懷疑。 非常擔心自己回不到家了。 然而,即使是在這種負面感受、負面情緒的陰霾籠罩下, 筆者最終還是回到了家。 在床上躺了兩個小時,醒來後,感覺一切終於又正常了。 但內心的恐懼依然存在, 恐懼源自於幾個方面, 症狀本身帶來的恐懼, 不確定下一次“驚喜”何時到來的恐懼, 以及最大的恐懼,這到底啥怪病,到底有解沒解?吃了三年藥,怎麼還這樣? 於是,繼續換醫院換大夫, 甚至有醫生給我開了精神分裂的藥!!!還有說我是雙向情感障礙的!!! 我只能選擇相信!反正比坐以待斃要強! 然而這些都沒有用。 由於焦急地想要徹底消滅我的症狀,狀態反而越來越差了。(嗯,精神交互作用!) 找了很多名醫,都是讓我吃這個藥試試,吃那個藥看看, 好在我當時“病急亂投醫”,堅持把雞蛋放在不同籃子裡的戰術。 終於遇到了黑暗中的引路人, 台大醫院的劉醫生聽完我的故事後, 笑著跟我說:“你啥事都沒有,該干嘛就乾嘛去吧。你這個其實是心理問題。我沒有時間給你講清楚,你只要記得自己沒事就好。” 吃了那麼多的藥,吃了那麼久的藥,終於發現了一位不一樣的醫生。 不再是讓我試不同的藥,試不同的劑量, 也不再亂給我下診斷------我的病曆本拿出去,不了解情況的人會真的以為我精神失常,敬而遠之吧。 原來這一切,都是心理問題呀。 反正吃藥也已經不起作用了,那就朝著新方向,邁進吧。 邁進?怎麼邁?這是個問題 想找個心理諮詢師,但又怕甄別不出來好壞,沒效果還白花錢 花對錢的前提是------你自己也要略懂。 所以,遵循著“人傻就要多讀書”的基本原則,我從網上下載了很多關於神經症、關於焦慮的書籍, 買了一大票書,也許是筆者不夠耐心,讀得那叫一個心累,小學生被逼著寫作業的那種累! 學術跟應用真的是兩碼事, 作者們全都是理論大拿,洋洋灑灑寫了好厚一本書,but我真心不是想搞研究,我只想知道, 1 到底是怎麼了? 2 到底應該怎麼做? 3 為啥應該這麼做? 4 到底能不能好?多久能好? 病友們一定也非常care這四個問題的答案,然而,簡單回答這四個問題的信息量不足以支撐一本書的出版,於是,學院派們把答案打落在各個篇章各個段落各個字裡行間裡,讓我一頓好找! 苦哇! 這也是我為什麼要寫這篇文章的目的。 雖然我的文章也不短,讀起來也要費些時間 但我真心希望那些迷茫中的、找不到路的小可憐們能夠趕快找到光明 那種在難受中迷失方向、苦楚綿綿無絕期的絕望感,本人真的再清楚不過了 如果有時光機,我真的希望自己能夠回到10多年前,看到我現在正在寫的這篇文章 這樣我就會少走彎路 這樣我就不會因為懼怕而放棄一些很好的機會 然而人生沒有如果 希望苦難都能夠轉化成日後的財富吧 我如此,正在經歷苦難的小伙伴老夥伴們,亦然 終於搞清了基本概念 神經症、疑病素質、精神交互作用 強迫症、焦慮症、軀體形式障礙是近親呀,都是神經症(這麼簡單的道理,我竟然如此後知後覺,也是服氣) 強迫症是心理問題,很容易理解,畢竟念頭在天天打架。 我從來沒想過焦慮症會是心理問題,用神經遞質分泌紊亂來解釋,怎麼都覺得更在理一些。 所以老問題再議------到底要不要吃藥?用吃藥的方式來調節神經遞質的分泌? 筆者從來都不反對吃西藥!不反對吃西藥!不反對吃西藥!(中藥慎重,筆者持保留態度)所以吃藥黨不要再私信我抬槓了。 我吃了那麼多年藥,身體檢查完全OK,各項指標妥妥的(服藥期間及停藥多年後) 說明西藥對身體是無害的,既然是無害的,大家又願意嘗試,我沒有理由反對。 雖然我認為根本不必要吃,但也得您相信我說的話,不是? 能吃好最好!吃不好就听我一言,好好做心理調節! 讀書可以明智,明智之後找老師。 凡是有兩把刷子的老師我都有請教過,拿來主義確實效率高很多,雖然諮詢費用真的很貴,但沒辦法,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 沒曾想,不知不覺竟然寫了這麼多。 辛苦追到這裡的朋友們,我總結出幾項重點。 1 到底怎麼了? 一言以蔽之,啥事沒有,無非就是焦慮。 你只要知道自己啥事都沒有就行了。 沒有問題,所以不需要解決問題。 本身沒有問題,而你卻非要解決,這才構成了問題。 試圖消除強迫念頭,產生強迫症的問題, 試圖驅趕焦慮感受,產生焦慮症的問題。 So,不嘗試解決問題,就不會有問題! 2 問題出在哪? 精神交互作用! 試圖解決、消除、驅趕,失敗! 或許是主觀努力不夠,考驗意志力的時候到了! 更堅定的試圖解決、消除、驅趕,還是失敗! 定是還不夠努力! 燃燒吧,小宇宙,一定要解決、消除、驅趕,更加失敗! 跟幻象的鬥爭加強了精神交互作用,精神交互越嚴重,感受就越痛苦。 所以,核心就是要解除精神交互作用。 3 應該怎麼辦? 老生常談:順其自然,為所當為,全然接受,不求能好。 就去做自己該做的事情好了。 如果該做的事情是閒著,那還是建議您盡量忙起來,哪怕對鏡貼花黃、去樓下散個步啥的。 因為閒著就容易胡思亂想,胡思亂想就容易產生精神交互。 一旦發現自己繞進神經症的圈圈中去,最好的辦法就是立即行動!行動!行動! 4 怎麼樣做到順其自然? 這是一個指導實踐的題目,童鞋們,做筆記!!! 1)首先,你要容許順其自然帶給你的各種不舒服。 之前是拼命的對抗,現在要求你停止慣性,放棄對抗,肯定會不舒服,體驗非常差。 你要知道,焦慮只是一種感受,跟幸福、快樂、難過一樣,是正常人都會有的感受。 負面感受也是人類感受的重要組成部分,只想留住舒服的感受,拼命排斥不好的感受, 這是嚴重的心態問題,要改。 感受焦慮可以,排斥焦慮不行! 2)其次,既然說是順其自然,那就是怎麼樣都不管不顧了 很多人理解的順其自然,就是,既然我順其自然了,是不是症狀就會減輕了,我就不那麼難受了。 呵呵!這麼想,絕對是too young too simple。 神經症比你想像的還要狡猾,即使你用對了方法,症狀也未必會在短期內改善。 最可惡的是,在正確方法的指導下,有時候感覺症狀反而更嚴重、更變本加厲了。 它在誘騙你的懷疑心。 這可惡的神經症,它會耍花樣騙你放棄這條正確之道。 但你要時刻記住,順其自然、為所當為是唯一正確之道。 是真的順其自然、為所當為哦。 童鞋們總是喜歡階段性檢查,觀察下某一階段“順其自然、為所當為“的效果。 這不叫順其自然哦。 真的順其自然才不會檢查效果嘞,舒服就舒服,不舒服就不舒服, 都隨它去唄,該干嘛幹嘛。 順其自然是生活的態度,而不是對抗的武器。 因為“順其自然”,所以“症狀就應該消失”,這個邏輯本身就是錯的。 你明明是對抗的心態,又怎麼敢說自己是順其自然呢? 真的順其自然是不求能好的。 不好也該干嘛幹嘛。 反正學校不會因為你有強迫症焦慮症就讓你免試入學, 老闆也不會因為你有強迫症焦慮症,就讓你少干多拿, 社會很殘酷,沒人同情你,帶著不舒服,前進吧! 5 多久能好? 對於這個眾多童鞋關心的問題, 筆者的回答是:管它多久能好呢,愛多久好,就多久好。 哈哈哈,這個回答是不是聽上去有點不負責任。 因為,“多久能好”這件事情,取決於焦慮能量釋放的速度。 那又是什麼決定了焦慮能量釋放的速度呢? 打瞌睡的童鞋們,抬頭看黑板,看黑板。下面的知識點很重要! 掌握科學理論知識,有效指導實踐,對心態的建設很有幫助哦。 我們的神經系統分為外周神經系統和中樞神經系統。 外周神經系統分為軀體神經系統和自主神經系統。 為什麼叫“自主”神經系統? 原因是自主神經系統的兩個組成部分,交感神經和副交感神經, 不受或很少受到中樞神經系統的支配, 表現為人不能隨意地控制內臟的活動。 意思就是說, 它就是一匹脫韁的野馬,愛怎麼跑,往哪裡跑, 根本不受你控制。 焦慮感就是由自主神經系統的交感神經系統來掌管的。 (有些人覺得自己心臟跳得慢,那是副交感神經的作用,anyway,也是自主的) 所以,小伙伴們!這下你們懂了吧, 焦慮能量的釋放、消失,完全不是你能決定的, 你的主觀能動性在它這裡啥用都沒有, 因為它本來就是自主的,跟你沒關係。 別想用你強大的意志力來消滅它。 這種做法,根本就是,反科學,反自然! 幼稚園邏輯題一道, 焦慮能量蓄水池裡的水,在排量不變的情況下,怎麼樣才能最快排干呢? 答案當然是:別注水! 是的,我們現在所要做的就是停止注水! 別再往池子裡加入更多的焦慮能量了。 是誰在添加焦慮能量呢? 還不就是那個不停排斥,不停解決,不停精神交互的你。 只要你停止精神交互作用,別再繼續注入能量,你的任務就完成了。 排水這件事情,既然是自主發生的,你啥忙都幫不上,那就乖乖的該干嘛幹嘛去吧。 參見下圖: 如果時間過程太長,有些童鞋們會懷疑理論的真實性。 來來來,case study。回憶一下我們的童年時光。 上小學時,那個被叫上講台,在眾目睽睽之下,朗讀課文的你,緊不緊張,焦不焦慮? 那你又是怎麼做的? 被緊張焦慮打敗了嗎? 並沒有。 你帶著緊張,該讀讀,該背背。 然後呢? 你是不是覺得也沒啥好緊張的了。 或許,你下了講台,坐在座位上的時候,還是有些緊張感, 但因為你沒有過多理會、排斥, 慢慢地,你也遺忘了這種讓你不舒服的感受。 想起來了嗎?自然而然地,你的緊張焦慮就被釋放了。 因為你並沒有排斥情緒,你也沒有製造更多情緒, 而是做了你該做的事情, 結果你啥事都沒有, 每天樂呵呵的。 長大了,反倒是the more you know, the more you suffer。 懂了衛生學知識,有了得失心,更在乎名譽榮辱, 對未來不好的結果有了指向,就做不到那麼淡定了。 所以,心態要端正。 本性難改, 我們不可能基因再造,成長經歷也沒法再來一遍。 心態的調整將會是餘生的重要課題。 童鞋們,路漫漫其修遠兮,上下求索,結伴同行吧! 6 症狀到底能不能好徹底? 提這個問題的童鞋,請獎勵自己兩耳光。 都說了,要順其自然、為所當為、全然接受、不求能好, 你還問我能不能好徹底? 不能夠好徹底的話,你想怎樣呢? 求解決?求舒服?繼續排斥你的各種不爽的體驗? 不管好沒好,也不管好的徹不徹底,去生活吧。 生活是最好的修行。 陽光明媚時,去騎行踏青、垂釣湖邊, 雨天時,就在家練練廚藝,悶頭睡個好覺。 剪個帥帥美美的新髮型; 去健身房揮汗如雨; 讀本好書; 談場甜蜜蜜的戀愛。 活在當下! 雖然說,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個先到來, 但實際上,99.999999999999999%到來的是明天,而不是意外, 總不能因為擔心意外而自暴自棄吧。 “萬一,怎麼辦” 真的萬一了,還不是照樣得面對,得接受,得允許。 7 要不要吃藥? 老多人問這個問題,神煩! 吃不吃,你定! 個人認為完全可以不必吃藥! 但你幹嘛要相信我? 我也沒有義務說服你。 筆者也有很多事情要忙, 並沒有閒得蛋疼, 我的時間也是成本。 寫文章的目的是為了自省省人, 而不是私信處理個別槓精的質疑。 個人經驗,吃藥確實不影響肝腎功能, 主意自己拿就好。 8 運動到底有沒有效果? 答案是肯定的:有效!非常有效! 跑完五公里那個神清氣爽; 做完hiit那個舒經活絡; 負重舉鐵那個酸爽暢快; 真心建議大家都去運動。 還記得問題5中提到的自主神經系統的交感神經系統嗎? 雖然主觀上,我們不能決定自主神經系統釋放焦慮能量的速度, 但是運動確實能加快焦慮感的釋放, 因為運動能釋放出具有抑製作用的神經遞質,如多巴胺。 這裡,一定要注意心態!心態!心態! 運動的目的可以是 為了鍛練心肺功能、 為了挑戰自己的極限、 為了穿好看的衣服、 但一定不能是為了改善自己的症狀,不能主觀上是為了減輕焦慮感、不舒服感, 因為,如果你主觀上這樣想,其實就是排斥、對抗,想要消除焦慮,與它為敵! 這樣,你又在觸發精神交互作用,又在往焦慮能量池裡註水! 如果你的目的純粹是為了消滅焦慮感,那寧可別運動,在家躺著比較好。 蓄水池的出水,是自然而然發生的。 你運動了,焦慮釋放地自然就快一些。 有些人會說,我都這樣了,呼吸都難受,哪哪都不舒服,等舒服了再去運動吧。 呵呵呵!真的來個八級地震,怕是跑得比誰都快! 同理,洗個熱水澡、讀書、寫日記、烘焙、插花,都有效! 但是心態一定要端正, 純粹是為了良好的生活品質, 不要把這些當成是對抗焦慮的武器。 心態不端正,那寧可躺著! 9 如何應對驚恐發作? 焦慮症的大招------panic attack驚恐發作, 確實很難做到泰然處之。 這個時候更需要淡定,順其自然。 最好的辦法就是用第三方的視角觀察自己,置身事外。 描述眼前看到的,描述自己的感受。 “驚恐又來了,別怕,這是正常的。我感覺天旋地轉,這只是我的感受而已。” “我的呼吸有些急促,雖然不舒服,但這並不是什麼大問題。” “我的心臟快要跳出來了,這是焦慮的鬼把戲,它在騙我上當。” “行人從我眼前經過,帥哥美女還是很多的嘛。” “眼前的樹真好看,嫩綠的樹葉,一片、兩片、三片……” 重點不要放在感受上,而要放在觀察上, 用第三方的視角洞察自己、洞察周邊的世界。 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童鞋們,剛才學過的知識點,因為焦慮感的消失是由自主神經系統來決定的。 既然它是自主的,那你做啥都沒用,不如觀察自己、觀察這個世界, 給焦慮充分的時間,讓它自然釋放,懂了嗎? 你不能因為這種感受太恐怖太不舒服而排斥它,否則又會誘發精神交互作用。 我很少會給大家做時間承諾, 因為我害怕給了時間截點, 某些童鞋就會有“求好”心態, 有了“求好”心態,就會產生排斥心理,這樣反而不利於走出泥潭。 但對於正在經歷驚恐發作的童鞋們,鑑於你們的主觀感受確實痛苦得排山倒海, 筆者特例送出一顆定心丸: 只要你堅持正確的方法論,一般2個月左右的時間,驚恐發作的問題就會有明顯改善。焦慮症打不垮你的,別擔心。 10 強迫症、焦慮症好了以後會復發嗎? 既然都不求能好了,還在乎它會不會復發嗎? 本來就不是病,又何來復發之說? 與其討論復不復發,我們不如來討論一下人生逆順境的問題。 通常是,順境時,人生多美好,擼起袖子加油幹! 逆境(或對未來焦慮)時,又會很容易陷進自己製造的漩渦中去。 所以,筆者的觀點是,根本不存在復發這一說, 而是看看自己所處的階段,是不是更容易產生焦慮感。 (當然,絕對有童鞋是沒事找事,因為執著地指向未來,也觸發了焦慮感,然後掉泥坑里了) 太閒,沒事幹,從某種程度上來講,也容易觸發焦慮。(咱就是喜歡多思,還總是往壞了想) 人生就是有逆流順流。 順流時意氣風發,乘風破浪。 逆流時也要平心靜氣、淡然處之。 因為有很多看我文章的都還是年輕人, 在這裡,我一定要分享一個成熟的過來人的觀點: 一定要學會迂迴生活! 不要一根筋!一根筋!你們還年輕,看到的世界都是筆直的。 但是人生沒有筆直,都是螺旋式上升的。 對於發生的所有事情、所有結果都能夠做到接納、允許,就不會有焦慮症、強迫症了。 以上,筆者自己目前也做不到,估計一輩子也做不到,慚愧。 悲觀點來講,能耐心看我的文章,讀到這裡的人,估計全都做不到。 打磨心性,一輩子的修行吧。 人生的本質就是無常,我們本就是生活在一個萬一的世界裡。 活在當下,活在此時此刻。 或許還有遺漏的點,日後更新的時候再補足吧。 回到我自己的經歷, 因為兜兜轉轉後,筆者確實無路可走, 所以只能放棄抵抗,按照如上的理解去生活,該干嘛幹嘛。 藥慢慢停了,停藥的過程中,也經歷著各種不舒服, 但是這種不舒服, 到底是因為停藥的不舒服, 還是因為症狀的不舒服, 很難講。 生活還是得前行, 慢慢地,症狀對我的影響越來越小, 不影響生活的大局。 有過幾次panic attack,都是用觀察者的方式來處理, 症狀覺得嚇不倒我,不好玩, 就沒再來找過我了。 咖啡、茶照喝不誤, 心態的問題,跟吃什麼、喝什麼關係不大。 走出來的日子,跟大多數人一樣, 柴米油鹽的煩惱, 家長理短的煩惱, 事業成就的煩惱。 這就是生活,沒有輕鬆的人。 Everyone you meet is fighting a battle you know nothing about. Be kind. 帶著症狀去生活吧! 誰又不是呢?
15
回應 1
文章資訊
195 篇文章1763 人追蹤
Logo
每週有 33 則貼文
共 1 則留言
推一個…我現在很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