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嘉義大學
說不定手抖那些症狀可能是錐體外症候群 我以前憂鬱症吃比較重的藥也會抖 那時候抖到拍x光的時候都要重拍很多次才勉強可以,喝湯原本滿的湯匙拿到嘴巴抖了一半出來,寫字都是扭來扭去 醫生說是錐體外症候群,可以吃藥控制 但副作用就是便秘,所以我那時候每天都多喝水多吃菜 我自己中度憂鬱大概是半年才比較有明顯好轉,心理師說我已經算快了 建議原po要記得搭配心理諮商,這個很重要⚠️⚠️⚠️⚠️⚠️⚠️⚠️ 我自己是利用學生身分所以利用學校的資源,用好用滿,每個星期都會去 至於錢的話,我之前因為個人議題很多很雜所以除了學校的資源外還去外面的諮商所找一個諮商心理師 我也曾因為金額的事很猶豫甚至有點反抗 但我的醫生用一句話說服我 他說一次療程大概2w,你要2w換一隻手機,還是2w換一生 這句話讓我思考很久 我自己是覺得我都會去看醫生和心理諮商了,代表其實內心深處的我是期待自己好起來的 所以我就決定跟父母講請他們花這筆錢 當下療程結束的時候覺得還好沒什麼,但現在想起來覺得這個諮商心理師其實教會了我不少 我敢說我是算努力的病人,醫生和心理師建議我做的事我都有做,每天寫日記紀錄自己的狀況,每天都一定吃藥,諮商沒有一次缺席,我自己主動和心理師提試試看DBT和正念,但這都不是最後讓我好起來的原因。 我當初也是覺得想放棄了,我夠了,等我活到一定的年紀就要去死,然後就抱持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試各種方法,反正在怎麼爛就是這樣行屍走肉的活著。 後來醫生老師心理師就跟我說要運動,然後我就真的去走路慢跑跳有氧跳HIIT,剛開始做就真的很想死幹嘛都要死了把自己搞得那麼累,但就抱持著做實驗的心態做,結果持續這樣做大概一個月就真的有改變了。很意外的我就活到現在了,結果還活得還不錯,還好當初沒有死 最後我想說的是辛苦你了,我真的懂生病的痛,因為我前2個月才憂鬱症第5次復發。 走到現在受精神病的各位也都不容易,請相信自己有一天可以和自己的病和平共處,不要就這樣放棄,太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