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慮症,但是家人總是不懂我怎麼了

6月14日 19:34
我是一名焦慮症患者,從國中開始我就有輕微的焦慮症狀,但還不到焦慮症的狀況,到了大二,因為各種原因我成了焦慮症患者。在這段期間,我一直忍、一直忍,從以前我哪裡痛了不能說,我哪裡不舒服了不能說,我不能不高興,我不能生氣,我不能流眼淚,我不能面無表情,因為這樣會被罵,然後我媽會不停的唸我,唸到我壓力真的真的很大,但是還是要忍著不說,忍到最後我全身上下都是病,還得去偷偷看醫生不被發現,被發現了就會被罵。 我的家庭很特別,從還沒出生我爸爸家就不要我,然後我被我外婆照顧到了小一才會到了家裡,在這期間最疼愛我的外公走了,在這之後大家大家總說著「外公是被我害死的」這種傷人的玩笑。我們家很常吵架跟冷戰,小到地上的垃圾袋、高速公路要開哪一條,大到房屋的問題,什麼事我爸媽都能吵,而且冷戰起來就是一個月以上起跳(目前最高紀錄為七個月)然後他們兩家會把我拉來拉去的要我選邊站,然後爸媽總在這場戰爭裡把我當擋箭牌,我的悲慘人生就是從這樣開始的。 後來,我得到了焦慮症,我偷偷去看了醫生好多次,被發現了好多次,被罵了好多次…,某天我傳了很長一段訊息給我爸讓他知道我的狀況,那段時間我爸跟我媽對我特別的好,不敢兇我不敢罵我,突然會關心我了,那天…我以為我的世界終於要開始好轉了,結果撐不到一個禮拜他們又回到了原樣⋯⋯ 爸媽總罵我說:你就要跟家裡多交流一點,不要想東想西的。但…我想跟你們說話的時候我叫了好久你們都不回,就緊緊盯著手機好像聽不到我說話一樣,想跟你們分享今天在學校發生的事,你們說要我安靜一點你們要看電視,這就是你們說的交流嗎? 我沒有發作的時候你們都不管我,發作的時候又說著要多出去走走然後硬拖著我殘破不堪的身體出去, 而我爸總是會用著那很不悅很鄙視的口氣問我:「你又在不高興什麼」「你是又發作喔」「啊每次問你你又不講你哪裡不舒服」「你都20歲了還不會放下事情」 身而為人 我真的真的好疲憊… 我沒有資格選擇自己所愛的事物 你們告訴我,大學科系自己選好自己負責 結果,我喜歡的全都被你們否決了,甚至去面試的前一晚還來我房間大哭大鬧,但嘴上又說著自己選好自己負責 也許會有人想說:「你都大學了,管他們想要幹嘛,就選自己要的就好」「不爽不會搬出去喔」等等 但我媽的反應真的很激烈,我真的沒辦法接受家裡成天有人大吵大鬧的,自己不回家結果還被外婆他們罵。 真的真的… 在這個家好累,我找不到我在家的立足點 對我來說 這裡不是一個家,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公司 自以為高高在上的老闆配上無能為力的員工 我跟他們解釋過我怎麼了 我也一直在想辦法讓自己能夠好起來 可總有人在扯我後腿 我只是想要有個正常的生活 可是好難
14
回應 6
文章資訊
熱門留言
通常, 我會視這些家人為病人, 搞不好他們也是需要吃藥控制, 只是還沒被診斷出來。 與其等他們自己康復, 不如還是遠離他們吧。 但為了不要刺激到他們, 該做的善意的謊言還是要做。 當我好點的時候, 我會要求自己記得好的感覺, 記得自己曾經短暫自由, 這樣就夠了, 這就夠我在痛苦中掙扎, 掙扎著我與他們的距離就漸漸拉開了, 慢慢的我不再受他們影響, 我可以自己安靜的療傷了。
共 6 則留言
通常, 我會視這些家人為病人, 搞不好他們也是需要吃藥控制, 只是還沒被診斷出來。 與其等他們自己康復, 不如還是遠離他們吧。 但為了不要刺激到他們, 該做的善意的謊言還是要做。 當我好點的時候, 我會要求自己記得好的感覺, 記得自己曾經短暫自由, 這樣就夠了, 這就夠我在痛苦中掙扎, 掙扎著我與他們的距離就漸漸拉開了, 慢慢的我不再受他們影響, 我可以自己安靜的療傷了。
台南應用科技大學
家人發現我吃藥的時候被當作「不正常」,父母真的是影響我最深的人,我現在準備停藥,假裝自己還「正常」。 我覺得我的家庭型態可能也病了,但沒有完美的家庭,我只能去適應它,或遠離它🥲
B2 感冒吃藥正常嗎? 不正常的依據是什麼?生病? 大家都可能生病, 只是有些人還沒確診。
台南應用科技大學
B3 因為心理疾病自己偷偷去診所吃藥被發現了,從此感受不一樣的對待🥲 我能理解你想表達的意思,但我沒辦法要求沒有病識感的人去看醫生,權威式的親子關係,就像跟老闆待在一起很有壓力,沒辦法商量,只能希望對方每天心情都很好。
你的狀況跟我幾分類似 小學六年不能表達所有負面的情緒 但是我父母親可以打罵我 半夜吵架把我挖起來 不能臭臉🙄 後來的日子我就生病到現在10年了 不過家人支持我看醫生吃藥諮商 但是無法理解為何我會生病 常常無厘頭講一些無腦的話 只能抱抱你😆
弘光科技大學
嗯……我看電視時確實不想要受到打擾 或許可以找其他的時機點聊聊 然後我還是覺得 自己將來哪天有能力就搬出去 為自己而活 生命是自己的 不是父母的 脫離他們 你才會感到舒服 遠離讓自己情緒不穩的環境真的很重要 而且要適時硬起來 據理力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