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如此大,但好像容不下渺小的我

6月15日 03:35
因為這陣子發生太多事情了,畢業了但有好多在學時期的問題學校給的答案很含糊或是推託,但別人都認為我說了也沒用,學校只會視而不見,不要白費力氣 不知不覺也寫了好多要給別人的遺書、規劃結束自己的時間、地點通通被發現了 也被學校通報了 回診時醫生也知道了,要求短期住院 我也拒絕了⋯ 但因為通報程序本身就有通知家長的義務吧 所以家長也在這時候知道我在吃安眠藥(其實隱瞞一年了,且中間醫生的診斷也從重鬱症改成持續性憂鬱症) 他們認為,我不該吃藥 不能因為遇到挫折就去看身心科 這樣的我不夠獨立⋯是不是想靠吃藥一輩子 我很愛吃藥嗎⋯?看著我的掛號費因為情緒不穩定所以每週回診,錢一次次流失,拿了一疊藥 我很高興嗎⋯ 我為了不被發現而不吃藥的那些喘不過氣、手抖、頭痛等副作用也是發生在我身上⋯ 我很好過嗎⋯⋯ 他們認為,怎麼會有事會想用死來表達訴求、解決問題 這樣做很不對 我覺得好諷刺⋯憑什麼我的權益受損卻要我壓下來 只因為上訴無用,有時候上訴不是為了得到答案,只是想讓高層知道他底下的人在做什麼而已,雖然他們說的也是,身為畢業生學校會視而不見 但就代表我不能說出來嗎⋯ 有時又說我太過於壓抑自己的情緒 要哭出來,要說出來不要放在心裡 一切好矛盾 要我壓抑自己又要我釋放自己 這世界真是奇妙 還是好想趕快逃離這個世界 我也曾經愛過這裡 而換來的只是滿身傷痕
6
回應 5
文章資訊
共 5 則留言
國立臺灣大學
抱你一下
國立虎尾科技大學
哭一哭 想一想 或許在某個時間點上 會出現一個 覺得你很有用 很包容你 愛你的人
國立政治大學
感覺出社會後就會是一直告狀上層的人 要小心了
宏國德霖科技大學
如果看醫生被周遭的人排斥的話,建議可以用學校的資源,學校應該有諮商中心或是輔導室,裡面會有專業心理師可以跟你談談,雖然疫情期間只能透過打電話的方式,但我想多少對你應該有幫助
不是容不下 是根本不需要我們 渺小到不被發現 死了不足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