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nda
妳可以審視妳為什麼不喜歡家人難過。 很多時候我們會把他人處理情緒的責任過度往自己身上攬。 你的行為如果在合理範圍內,妳並不能夠也不需要為對方的反應負責。譬如如果妳有時間金錢旅行,沒有家庭責任,那他們的勒索是他們的選擇和權力,他們需要為自己負責。他們需要付的一個後果例子就是妳減少和他們的溝通。 妳的責任和權力是處理妳對他們勒索的反應。他們勒索當然會造成妳的不舒服,但那是妳的反應,同樣的事件不一定會造成同樣的反應,所以妳可以探索為什麼妳有現下獨特的反應,進而選擇其他的方式管理和解釋情緒,不需要執著於 "他們為什麼xyz" 或 "我為什麼無法ABC"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