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

2022年11月28日 09:05 (已編輯)
我十四歲的時候進了精神急性病房,病房位於十一樓,是用非常穩固的加強玻璃圍起來的,男女病房隔成兩個區塊,中間的是二十四小時不休息的護理站、交誼廳,以及我老是自己溜進去把自己關起來,然後再被護士們捉出來的禁閉室。 我特別喜歡禁閉室,那裡小小的,周圍鋪滿了絨布怕人撞牆,我把自己小小地縮在裡面,頭緊靠著柔軟的壁面,感覺比任何地方都安全。 某一天,我在交誼廳裡呆坐,看到一個人垂首坐在那裡,我看了他一眼,突然覺得心裡非常震撼,天啊,他好脆弱,他簡直就是脆弱兩個字的代名詞。他完全沒有掩藏自己的脆弱,就這樣完全展示出了那驚人的脆弱,使我的心裡非常難受。 因為如果我們不用各種奇怪的東西去掩藏這個破裂,就會被他人輕易揪出來損毀,我太清楚這個世界有多麼的恐怖,而我們是如此地不適宜這個世界的條條規規與永恆競爭。 然後我的腦海就這樣花了好幾個晚上去想辦法消化那個非常脆弱以至於非常令人害怕擔憂的景象,覺得因為貼近了自己而感覺非常,非常難過。他曾經在小組分享裡告訴大家說,自己跳了很多次海,可是都莫名其妙地游回來,他帶著淡淡的笑容,軟綿綿地這樣說。 過了不久以後,有人告訴我那個人出院了,然後從很高的地方掉下來死了。 啊,好難過啊。我看著鏡子,覺得自己大概又要花一生,這因為膽怯而死不了的這一生,來對著這個破裂,而脆弱的人。 因為看見了,所以永遠在那兒留著了。
愛心哈哈
51
留言 12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