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你,你還愛我嗎? 致親愛的讀者7

2018年5月22日 15:10
前情提要
[%E5%85%A8%E7%B3%BB%E5%88%97%E7%B8%BD%E9%9B%86] 說實話,打完上一篇,確實有點不知道要怎麼繼續寫下去, 回憶的刺還是如此銳利,讓人自然地想要逃避。 雖然痛、也確實難受,但這種痛已經不會讓我流淚, 比較像是跑20公里馬拉松的感覺,要堅持與這份疼痛及灼燒感繼續向前。 即使知道指尖肯定破皮流血了、水泡也免不了, 但為了繼續前進,就選擇忽視這些痛楚,為要得到完賽時的那份喜悅。 或許這就是人生,無論悲歡離合,我們總要繼續勇敢向前。 或許這就是成長,即便有傷有痛,也終將從其中獲得體悟。 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 被撕裂的肌肉經過時間與營養的修復總會長得更強壯。 雖過程很艱辛,堅持所換來的卻是一身痠痛,但甘甜的成果總會到來。 =========================================================== 汽車來到一間別緻的小透天別墅前,黃翰瑋按下遙控打開車庫, 停好車後他轉頭看著孟翔,「到了,下車吧。」 兩人下車進了房,屋內的裝潢很新,還留有一點樣品屋的刺鼻味。 「這該不會是你爸買給你的新居吧!」孟翔指尖滑過餐桌感受冰涼的石材。 黃翰瑋從冰箱拿出兩罐啤酒,「這麼偏遠的地段,送我也不會搬進來。」 「能少半輩子的打拼你還嫌,小心惹人厭啊,黃公子。」 「別人討厭我沒差,你不討厭我就好。」黃翰瑋把啤酒遞給孟翔。 孟翔打開鋁罐,喝了幾口,「晚餐吃什麼?」 「冰箱裡只有酒。」黃翰瑋走到客廳的沙發坐了下來。 「你是存心想灌醉我啊?」孟翔開玩笑地說。 「陪你借酒消愁、不醉不歸,你說夠不夠兄弟?」黃翰瑋把腳舒坦地放上茶几。 孟翔坐到一旁,拍了黃翰瑋的大腿,「腳放下,沒規矩。」 「這是我家,我就是規矩。」 孟翔愣了一下,「好吧,那我就客隨主便。」 才說完,孟翔也把腳ㄚ子放上茶几,自在地躺臥在高級的沙發椅上。 又喝了幾口啤酒,孟翔閉上眼,頭向後一靠,「好久沒這麼放鬆了。」 「你喜歡的話,每周末我們都可以來啊。」 孟翔微笑,「你平時周末要練習你忘啦,這週是教練讓你放風。」 「只要你想來,或是想出去走走,我都會空出時間去載你。」 黃翰瑋的這句話讓孟翔特別感動,但孟翔又不禁想起陳平和, 原本這句話應當是從陳平和口中說出來的,如今他卻已不在。 三五罐黃湯下肚,似乎肌餓感也消失了, 黃翰瑋從櫥櫃拿了幾包餅乾、洋芋片,零嘴配著啤酒, 兩人就這樣聊著,隨著酒意提升,也就忘了吃飯這件事。 酒後吐真言,那晚孟翔在黃翰瑋面前說了許多悶在心裡的話, 所有的愁苦與哀傷,以至於那些不解甚至憤怒都宣洩了出來。 其實兩人都不是真醉,只是借酒壯膽,把想說的都說了。 微醺而溫熱的感覺讓人想好好睡上一覺, 特別孟翔也哭累了,把心裡話發洩出來心情也舒坦許多。 「我想睡了,不能再想了,再想就要哭瞎了。」 黃翰瑋攙扶著孟翔上樓,「要洗澡嗎?」 孟翔一臉栽進枕頭裡,「明早再洗。」 黃翰瑋坐到床邊,細聲地說,「翔,你真的要早點振作,別這樣折麼自己。」 「我也想啊,但我... 我沒辦法控制自己、沒辦法止住淚水、沒辦法不想他...」 「你可以! 只是你不願意! 是你自己不想走出來!」黃翰瑋情緒有些激動。 「你懂什麼! 我有多痛你能體會嗎? 我多努力想遺忘! 但我...」孟翔動怒了。 黃翰瑋把情緒悲憤的孟翔壓制在床上, 「讓我來取代他,不要再想他,想我就足夠了。」 「你憑什麼!」孟翔努力想掙脫。 「憑我愛你! 憑我不會像他那樣離開你! 憑我此時此刻守在你身邊!」 黃翰瑋幾乎用吼地把心裡話說了出來,孟翔被震攝住了。 兩人相望了許久,黃翰瑋終於開口,「我到底哪裡比不上他?」 孟翔搖搖頭,「你很好。」 「那你就接受我吧。」黃翰瑋的雙唇貼上了孟翔的嘴。 孟翔並沒有掙扎,他此刻的心情很是複雜,但主要的原因是身心都累了, 不想多想了、不想再讓心滴血、也不想繼續無視黃翰瑋的真心。 孟翔空虛的心靈想要得到安慰,能從黃翰瑋身上得到溫暖, 哪怕只是替代陳平和,孟翔那一刻確實產生了利用黃翰瑋的私心。 黃翰瑋繼續親吻著孟翔,一邊脫去他倆的衣著, 他的動作狂野粗暴卻也帶著滿滿的熱情與渴望,令孟翔難以喘息。 被陳平和離棄的孟翔在無形之中產生了自卑感, 孟翔在心底總覺得自己失去了價值、失去了存在的意義。 既然黃翰瑋不嫌棄,孟翔自認至少能貢獻自己,用這種方式來回報。 或許兩人能互相安慰、取暖也是不錯的,肉體此刻也確實很誠實。 孟翔不忍心拒絕黃翰瑋,他深怕黃翰瑋也同樣飽受情愛的折磨, 畢竟自己正在經歷這樣的苦楚,孟翔不願一次次地傷害一直默默付出的黃翰瑋。 若黃翰瑋想要,那就給他吧,反正我也一無所有了。孟翔心想。 實際上孟翔已經被黃翰瑋打動,他也真的想嘗試能喜歡上黃翰瑋。 但當黃翰瑋更深刻地觸碰孟翔,那樣熟悉的觸感、肌膚的記憶, 讓孟翔情不自禁地回憶起自己的那位摯愛。 孟翔哭了。 黃翰瑋停下動作,「對... 對不起,我太性急把你用痛了?」 孟翔搖搖頭,但沒說話。 黃翰瑋深情望著不斷啜泣的孟翔,眼神中交雜著憐愛與不甘。 「結果... 還是沒有我的位置。」黃翰瑋哀傷地默默說道。 黃翰瑋輕拍孟翔的腦袋,「別哭了,不會吃了你。」 但黃翰瑋越安慰,孟翔則哭的越難過。 黃翰瑋以為孟翔哭是因為不喜歡跟自己有親密接觸, 但實際上孟翔是因為想到與陳平和過去的美好才哭的。 當下孟翔心裡已經開始接受黃翰瑋,也被他的真情所打動, 只是還需要一點時間去適應、去接受,但黃翰瑋會錯意了。 黃翰瑋既不強人所難,又是真心關愛孟翔, 寧可自己忍耐也不願孟翔多受委屈,他越是這樣,孟翔心裡就更加慚愧。 兩人真的是錯過了,差點就能從好友的關係昇華, 但或許有些人就是適合當一輩子的摯友,有些友情的份量一點也不亞於愛情。 黃翰瑋留給孟翔一些空間,自己去浴室沖澡。 洗完澡回來,孟翔已經不哭了,像嬰兒一樣捲著身子側躺著。 「你要不要去沖個澡... 能換個狀態...」黃翰瑋坐到孟翔身後。 孟翔搖頭,「我想睡了。」 「那好,安心地睡吧。」黃翰瑋躺下來。 「那個... 可不可以... 請你抱著我睡,一下就好。」 黃翰瑋二話不說,立馬將孟翔摟入懷中。 「阿瑋,我這樣利用你的感情,是不是很可惡...」 「如果你真的願意利用我,那就好了。」 孟翔又哭了,但這次是感動的淚水。 「你怎麼這麼能哭,不哭了,早上起來我可不想看到自己抱著一顆豬頭。」 黃翰瑋大概是唯一能靠耍賤逗笑孟翔的人。 從那天之後,黃翰瑋就沒有再嘗試越界,只做好摯友的角色。 大二了,又經過一個暑假,這個暑假孟翔完全不敢去海邊, 那裡有著太多的回憶,曾經的美好都成了如今的傷痛。 小孟琳長大了,一轉眼就讀國中了。 她在暑假期間常聽到哥哥在房間裡哭泣,朝夕相處也多少知道一些內幕, 於是孟琳聯繫上了陳平和,想幫哥哥討個公道。 之前劉柏恩也有想幫孟翔像陳平和詢問個所以然,但陳平和一律已讀不回。 而黃翰瑋則是巴不得陳平和自動退出,所以根本沒打算要幫他們和好。 或許陳平和是真的把孟琳當親妹妹,於是再看了孟琳的敘述後, 多少回了一句,「是我對不起你哥哥。」 孟琳是個耿直的女孩,她把孟翔的所有痛苦都說了出來, 最後一連串大罵陳平和,對話也就這樣結束了。 但或許,真正憋屈的人是陳平和,他既沒家人朋友能傾訴無奈, 他所承受的痛苦也許並不少於孟翔。 全新的學年,孟翔決定要努力過上新的生活, 沒了陳平和這個宇宙的重心,孟翔有了更多時間拓展人際關係, 也因此結交到不少新朋友,尤其跟班上兩個女孩相處得特別好。 這兩個女孩的個性跟孟琳很相似,都是直來直往、沒有心機、 正義感很重的人,於是當他們知道孟翔受了情傷,都極力地幫助、支持孟翔。 他們三人時常一起約健身、游泳、圖書館讀書,把學校的設備資源妥善運用。 經由姊妹的介紹,孟翔也開始認識一些學校的男生, 只是沒有一個能與陳平和相比,自然無法打動孟翔。 這其間恩浩CP那邊也發生了重大變化,梁凱浩順利考上北體, 劉柏恩對此當然是興奮不已,小倆口終於能再一起了。 於是劉柏恩在學校附近先找好了套房,預備跟梁凱浩共享大學生活。 長話短說,劉柏恩與梁凱浩的生活非常愉悅,至少表面上如此, 一直到近學期末,劉柏恩發現梁凱浩有了新歡, 而且這新歡還是個女孩子。 原來梁凱浩是個雙性戀花花公子,男女通吃、來者不拒。 這對劉柏恩的打擊有多大可想而知,除了傷心難過,更多是覺得噁心, 誰能接受自己的伴侶在外面跟其他男男女女亂搞? 雖然梁凱浩後來有認錯,並求劉柏恩的原諒,但兩人最後還是分開了。 梁凱浩的理由是說自己一時好奇、突然來到大台北, 性愛的機會與誘惑太多才導致他犯下錯誤。 但這樣的理由劉柏恩無法接受,他沒辦法再次信任梁凱浩。 經過這樣的風暴,劉柏恩與孟翔變得同病相憐, 相聚一起辱罵對方的負心漢變成生活中的一大爽事。 但罵久了,他們自己也發覺,就是自己太愛了才會恨得這麼深, 越罵反而越難忘記、越難放下,苦得也是自己。 既然愛了,就愛到底,勇敢祝福他吧,縱然很困難。 雖然愛錯,只要認錯,還是能夠解脫,即便要很久。 為了分散注意力,孟翔繼續投入社團活動,讓自己沒有空閒去亂想, 同時也參加了許多學會與校際的活動。 在一次的校際歌唱比賽中,孟翔被推選為主持人, 活動當天要上台前,孟翔試圖自行裝麥克風卻有點困難, 一旁的副招主動上前協助孟翔。 「這線要藏在衣服下比較好。」副招直接把手伸進孟翔襯衫底, 把麥從第二顆、及第三顆鈕扣之間拉出來夾定位。 「恩... 謝謝學長。」孟翔感到有些不自在。 「你腰身也太細了吧,跟女孩子一樣。」副招讚許。 「可能最近活動比較忙,有一餐沒一餐就瘦了。」 孟翔確實瘦了,但主要原因還是因為陳平和。 「妝是你自己畫的嗎? 很好看。」副招用指背輕劃過孟翔的側臉。 孟翔但笑不語,笑得有幾分僵硬。 孟翔畫的妝是為了避免被舞台燈光打出泛油的油光。 副招又把麥克風主機夾在孟翔褲子後方的口袋上, 然後拍了孟翔的屁股一下。 「這屁股也太翹了吧,都要把女主持比下去了。」 這時有一位器材組的同學經過,恰巧聽到副招對孟翔的騷擾, 又查覺到孟翔的不快,於是上前幫孟翔解圍。 「抱歉打擾一下,能請副招幫忙般個音箱嗎? 主持人可先去找音控試個音。」 副招被巧妙地叫去當雜工,而孟翔也自然地脫離尷尬的處境。 這是孟翔與許志賓的初次相遇。 充實的生活讓孟翔漸漸淡忘傷痛, 他用忙碌與疲憊麻痺自己、用歡樂的聲音掩飾心靈的悲痛。 沒錯,沒有你,我也可以過得很好, 只是偶爾觸景傷情、偶爾輾轉難眠、偶爾在回憶中迷失自己。 是的,失去你,也必須繼續走下去, 不過是少了熟悉的膀臂、少了溫暖的擁抱、少了甜蜜的歸屬。 別堆砌懷念讓劇情變得狗血, 深愛了多年又何必毀了經典。 都已成年不拖不欠, 浪費時間是我情願。 像謝幕的演員,眼看著燈光熄滅。 來不及再轟轟烈烈,就保留告別的尊嚴。 我愛你不後悔也尊重故事結尾。 —《體面》于文文
愛心
141
留言 44
文章資訊
58 篇文章1356 人追蹤
共 44 則留言
朝陽科技大學
未看先搶頭香😙😙😙 ===========≠============ 所以平和為什麼要拋棄孟翔\(・`(ェ)・)/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
邊看邊打~ 原來阿瑋居然不是現任 不是現任啊啊啊啊啊(۳˚Д˚)۳ 臥槽臥槽梁凱浩居然是個渣?(۳˚Д˚)۳ ( 嘎 也參加了許多學會與校際的活動,是不是多打) 這個副招......初見就讓人有點不喜歡呀😳 - 看完有種淡淡的哀傷 滿喜歡阿瑋的 希望他有找到他的好歸宿😢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
B1 平和貌似要得大學畢業才會有下文(除了回孟祥妹妹那句
朝陽科技大學
B3 好喔 我好想打平和(●__●) B2 孟平才是cp啊!(」゚ロ゚)」
義守大學 資訊管理學系
好感傷喔😭,還是很想知道他到底消失原因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
B4 孟平原本也是我的真愛啊可是現在黃平大好 結果都好心疼啊啊啊啊啊嗚嗚嗚😭😭😭
朝陽科技大學
B6 屋嗚嗚嗚嗚o(╥﹏╥)o
淡江大學
看完一集 繼續等下集
樹德科技大學
ㄚㄚㄚㄚㄚㄚ ㄚㄚㄚㄚㄚㄚ 阿 等下集
靜宜大學
看完有股心酸 唉說實在的一開始就不該回想這些 這並非有沒有放下 而是過去的事為什麼還要回想 辛苦了 真的
亞洲大學
壞平和
正修科技大學 餐飲管理系
等好久了才等到,期待下一集趕快來臨
國立政治大學
蘇打綠的歌 詞真的很棒
哇!終於等到啦!
國立聯合大學 電子工程學系
透天別墅那邊 兩個人發生的事情讓我想到 ALIN-位置 😭😭
台南應用科技大學 旅館管理系
曾經"我好想你"也是我的療傷歌單之一,不過也好久好久沒聽了 真的 走出來 就放得下了 看到你跟翰瑋喝酒那邊真真捏了把冷汗,還好你沒真的把對平和的感情投射於他,如果真的這樣會後悔死的😭,幸好最後想白了冷靜了,摯友會比情人走更久的!!! 話說孟琳真的很懂事很可愛耶😀正義感十足👍一個國中生開罵大學生XD怎麼想都覺得很萌😂
國立高雄餐旅大學 餐飲管理系
版主辛苦了😭😭
長庚科技大學 護理系
等很久啊啊啊
音樂真的是個很奇妙的東西 能帶給人快樂也人能使人悲傷 愛得多深就會有多痛 但這都會成為日後茁壯的養分 辛苦啦~
淡江大學
為什麼我一直會看成 黃偉瀚 然後想到馬英九
中國科技大學
天哪 心真的好虐 之前忘記來追文 結果一追卻是這種結果 真的讓人好心痛 希望以後的結局是好的😭😭 好想快點知道後來的事情
國立清華大學 材料科學工程學系
人家好想你呀~ 這們久沒來發文了
淡江大學 保險學系
要發文章了沒,快一個月了🤔
國立清華大學 材料科學工程學系
一個月沒更新了耶
國立清華大學 材料科學工程學系
我還掛念著這個故事的說
弘光科技大學
還不回來嗎😢
朝陽科技大學
😭😭😭
育達科技大學 應用英語系
小沐在忙嗎?好期待更新呢
中華醫事科技大學
我也很期待更新 我也想知道為何陳平和會一聲不響的走開
匿名
這則留言已被刪除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臺北醫學大學 藥學系
小沐現在還好嗎 是不是不想去回憶那一段呢
華盛頓大學 生物化學系
等待中~~
國立中正大學 犯罪防治學系
卡一ㄍ
臺北醫學大學
看完上一集到現在還是覺得心好痛⋯
匿名
這則留言已被刪除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匿名
這則留言已被刪除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七個月了 我還在等待呢 小沐還好嗎
大葉大學 護理學系
等ಥ_ಥ
華盛頓大學
等待⌛️
匿名
這則留言已被刪除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臺北醫學大學 藥學系
等待
華盛頓大學
還在等呀⋯⋯
美和科技大學
還在等待
匿名
這則留言已被刪除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