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你,你還愛我嗎? 致親愛的讀者8

2019年3月15日 00:53
[%E5%85%A8%E7%B3%BB%E5%88%97%E7%B8%BD%E9%9B%86] 突然回來狄卡,心情有些複雜, 心裡有很多對個位的歉意,同時又有幾分熟悉的溫暖。 雖然不知道如何向大家開口,但也只能厚著臉皮, 請個位諒解,文後再向老讀者解釋、致歉。 從去年5月就沒更新了,沒想到還有看到11月的留言, 甚至今年3月初還有讀者仍在等待。 所以為了感謝你們,小沐想把故事交代完, 只是步調會緊促一些,部分情節也會跳躍式帶過。 廢話就留到文後吧,故事繼續。 [大學篇 故事大綱]========================================= 都說大學有三學分,讀書、社團、戀愛。 孟翔因為陳平和的原故,刻意迴避了所有戀情的可能性, 自己的心停滯在那份過去的美好中,哪怕只剩虛無的幻影。 讀書是需要目標與動力的,但孟翔似乎看不見自己的未來, 失去了陳平和,就像失去了屬光和盼望。 或許這才是愛吧,令人迷失自己,除了心所愛的那個人, 其餘的人事物都無關緊要,連自己理想目標甚至需求都能遺忘。 雖然知識偶爾能帶給孟翔快樂,但也只是短暫的, 現在讀書的目的大概就只是為了不讓孟爸孟媽擔心或失望吧。 應付考試之餘,孟翔把所有時間都分配給社團和校際活動, 果然忙碌才是心痛的最佳解藥。 不知不覺在這些大大小小的活動中,孟翔認識了許多不同科系的同學, 其中就包含了那一為拯救孟翔的英雄。 或許孟翔並沒有留意到他,但每當孟翔在活動中忙碌時, 總有一個人會親切地遞上一瓶礦泉水、或協助搬運沉重的器材。 每次短暫的邂逅都只換得孟翔的一聲「謝謝」, 卻始終沒有更多的交談,目光也沒交會,兩人依舊只是陌生人。 孟翔第一次注意到許志賓是在管樂社的成果發表會上, 因為孟翔的口條還不錯,又不怕上台,因此得到許多主持機會。 但主要原因是孟翔喜歡忙碌,對於委託從不推辭, 所以只要是沒人接的工作,往往就會輾轉到孟翔手中。 才剛走進會場預備彩排,從招待處就傳來熱情的招呼聲「嗨! 主持人!」 許志賓笑得燦爛,一手拿著音響的音源線,另一手向孟翔熱情揮舞。 「嗨...」孟翔有些尷尬地微笑,輕揮手掌兩下回禮。 彩排結束,許志賓找到坐在一旁正在修正手稿的孟翔, 「辛苦啦,喝點水吧,還是你有喜歡的飲料? 我幫你去買。」 孟翔從許志賓手中收下已經插好吸管的杯水。 「水就好,謝謝。」孟翔喝了幾口,繼續念著手稿。 「那個... 可以打擾一下嗎...」 孟翔抬起頭,「嗯?」這是二人首次認真地對視。 望著孟翔的雙眼,許志賓笑了,笑得如陽光般溫暖, 笑容中除了快樂,似乎還有幾分欣慰。 孟翔等著許志賓說話,但許志賓過了兩秒才回過神, 「婀... 我是器材組組長許志賓,可以叫我阿賓。」 「你好,我叫孟翔。」 「我知... 呵... 很高興認識你。」 兩人持續著禮貌性的微笑,陷入了尷尬的沉默。 「可以的話想跟你加個LINE,如果你有需要器材組的配合...」 「主持人跟器材組應該不會有需要聯繫吧...」孟翔疑惑。 許志賓已經拿出手機,表情挺堅持,「有備無患。」 在這之後的許多夜晚,許志賓時常躺在床上看著LINE, 想主動聯繫孟翔,卻又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時間又過了將近兩個月,這期間許志賓也沒閒著, 他打聽到了孟翔的一些資訊,也從孟翔的同學口中抓到頭緒。 一天早上孟翔的手機發出震動,孟翔從枕邊拿起手機, 是許志賓的邀約,想找孟翔游泳。 「孟翔好久不見,我是器材組的阿賓,希望你還記得我。 我聽說你高中時是游泳的,剛好我也喜歡游泳,有空時想約你一起。」 這段訊息是許志賓想了好久才打出來的,打完又遲遲沒送出, 最後是憋著氣、緊閉著眼才終於將訊息傳給孟翔。 一開始孟翔只覺得莫名其妙,哪有人一大清早約人游泳, 但隨即又想起那段高中時晨練的日子, 與那個人的回憶。 孟翔濕了眼眶,只想攛回被窩哭一場,只是都已讀人家了, 還是要先回覆一下,「我不游泳了,抱歉。謝謝你找我。」 許志賓得到回覆興奮地從床上跳起來,但看了內容又有些失落。 既然都開始了對話,若不追擊就很難再找機會了, 許志賓重振旗鼓,「熱愛游泳的人不可能永遠不游吧, 等你有想游的心情時再叫上我!」 孟翔故作堅強地回了個讚的貼圖。 「聽說你喜歡吃麥當勞的早餐,我今天剛好也想吃, 如果你ok的話,我9點去接你一起去吃吧。」許志賓秒回。 孟翔吸了吸鼻子,原本沮喪的心情似乎被這煩人的傢伙給擾亂了。 「你知道我家?」 「恩,所以9點可以瞜?」 「你怎麼知道我家?」 「上次剛好看到你走進後校門的學生公寓...」其實不是剛好。 身為吃貨的孟翔還真的覺得餓了,特別是在流失眼淚後, 總覺得要將胃填滿才能彌補心靈的空虛。 「好。」孟翔沒想太多,就只是想吃東西。 成功約到孟翔,許志賓在房內模仿起搖滾電吉他手, 雖然許志賓樣樣好,但就是不能唱歌,可是他又特愛。 「我到樓下瞜。」 「馬上下去。」回去睡回籠覺的孟翔套上衣服拿了鑰匙就跑下樓。 看到還有幾分睡意的孟翔,許志賓不盡覺得怪可愛的。 「你還沒睡飽的話就回去睡呀,我去買回來給你吃。」 孟翔揉揉眼,「沒關係啦,都下來了。」 「睡眠很重要耶,是我約太早了,你回去睡,我去買。」 「不用啦。」 「沒差啦。」 一陣寒風吹過,孟翔才發覺自己忘記穿外套。 「會冷齁,快上去別吹風,我買完就回來,你要吃什麼?」 孟翔點了餐,正要從口袋拿錢包卻只摸到鑰匙, 「那麻煩你了,先給你錢... 疑... 錢包呢。啊,怎麼忘記了。」 「原來你打算讓我請客啊,我是很樂意啦。」 許志賓調侃地說。 孟翔不削地將鑰匙丟給許志賓,「誰要你請,等下馬上還你。 不下來幫你開門了,自己上來,三樓306。」 「使命必達。」許志賓可愛地像孟翔敬個舉手禮。 孟翔笑了,「小心騎,謝謝你啦。」 來回的路上許志賓心裡總樂得發癢,竟然能直接進房, 既亢奮又忐忑,想騎快點將熱熱的早餐送給孟翔, 同時又想放慢速度讓自己有更多時間做心理準備。 許志賓提著早餐快速上樓,到了房門口卻止住了, 舉起手中的鑰匙又放下,顯得不知所措。 他深吸一口氣,緩緩地將門打開,「我 買 回 來 了 喔...」 或許是太小聲,孟翔沒有聽到,捲在被窩裡一動也不動。 許志賓悄悄放下早餐,走到床邊想喚醒孟翔。 「孟翔,要吃早餐了嗎?」許志賓輕拍被褥。 「喔... 買回來啦,肝醣都快被榨乾了。」 孟翔從床上坐起身,掀開棉被,裸著上身走進廁所洗臉。 許志賓忍不住多看了兩眼,「這麼冷還脫上衣睡阿。」 「習慣了。」在男宿體育班男生都習慣這樣睡,泳隊的更是如此。 洗漱完孟翔出來套了件短T,坐到許志賓旁, 「怎麼這麼多? 哪些是我的啊?」孟翔翻了翻桌上的幾袋食物。 「隨便吃,怕你吃不夠就多買了些。」 「我真的能吃完喔,以前我跟平和...」孟翔欲言又止。 許志賓拿了個漢堡給孟翔,「嗯?」 孟翔搖搖頭,「沒,以前我媽煮很多,我都能吃完。」 「食量好,什麼都好。」許志賓暖暖地笑,又幫孟翔拿了柳橙汁。 兩人邊吃邊聊,發現還挺有話題的,相處得很自然, 也有不少共同嗜好,連近期追的動畫都一樣,也同樣愛游泳。 許志賓的爸爸是討海人,他從小就在海邊玩耍, 大海就是許志賓最熟悉的泳池。 孟翔最喜歡大海了,只是自從陳平和消失,孟翔便不願再去, 只怕那片藍色汪洋再次喚起那些美好的年少回憶。 儘管如此,聽許志賓說著那些兒時的濱海生活, 孟翔還是很嚮往,聽得很愜意。 兩人變成了很不錯的朋友,因為聊得來, 又加上許志賓特別熱情,孟翔終於回到了泳池。 不只約游泳,幾乎每天都會有一餐一起吃。 一個學期很快就過去了,忙碌的校園生活, 加上林林總總生活中的小確幸,孟翔已經很少會偷哭了。 雖然有時仍會陷入灰色的低潮中,但許志賓簡直是孟翔的影子, 有這位好友陪伴,孟翔也就不容易因孤單寂寞而感傷了。 許志賓也跟孟翔的高中死黨黃翰瑋與劉伯恩成為朋友, 雖然黃翰瑋一開始很不喜歡許志賓,但後來看到孟翔的笑容, 黃翰瑋也就認了,畢竟只要孟翔能開心,誰陪在孟翔身邊都行。 只是可憐了黃翰瑋,走了一個陳平和,又來了許志賓, 或許他跟孟翔注定只能當好朋友吧。 這時孟翔還沒發現自己對許志賓敞開了心, 但黃翰瑋卻看得清楚,他始終記得孟翔看陳平和的那種眼神, 而如今的孟翔在與許志賓相處時,也有相似的神情。 「你喜歡孟翔吧。」黃翰瑋點了顆煙。 許志賓笑著點點頭,「喜歡很久了。」 「那你就好好照顧他,如果孟翔被你傷害了...」 「你放心。」許志賓的語氣及眼神都很堅定。 黃翰瑋冷笑一聲,「我以前也聽過這樣的話。」 許志賓皺起眉頭,「什麼意思?」 「你連孟翔的過去都不知道,你哪來的自信?」黃翰瑋吸口菸。 「過去不重要,他的未來由我來守護。」 「如果哪天孟翔主動跟你提起他的傷痛,你再來跟我說這些大話。」 許志賓向黃翰瑋走近,「你知道的話就跟我說,我想幫助他。」 「你們在聊什麼啊?」孟翔與劉伯恩從KTV嘻嘻哈哈地走出來。 「沒什麼,要去吃消夜嗎?」黃翰瑋問到。 「還用問嗎?」孟翔與劉伯恩異口同聲地說。 其實黃翰瑋能感受到許志賓的真心, 只是要幫助情敵什麼的,這種事黃翰瑋真幹不出來。 「還是讓孟翔自己說吧。」黃翰瑋拍拍許志賓的肩。 原本黃翰瑋就已經沒把握能追到孟翔, 看到孟翔與許志賓的相處後,黃翰瑋就更淡出了。 能把自己的心上人託付給另一個更合適的人, 這需要多偉大的情感呢;從友情到愛情, 如今黃翰瑋對孟翔的感情也許更接近親情了吧。 升大四的暑假,許志賓邀孟翔到海邊的老家玩, 雖然一開始孟翔還是有些不願意,但還是被說服了。 孟翔自己也想要走出陰影,重回海洋的懷抱。 再次看到那一片廣闊的藍海,孟翔笑了, 他覺得自己真的很可笑,又很卑微。 大海一點都沒改變,自己卻差點變得不成人樣。 淚水劃下臉頰,這淚雖有感傷,但更多的是對大自然的景仰, 孟翔迫不及待地想投奔大海,讓自己的身心融入大洋、 讓海水沖走一切煩惱與過往,將憂傷狠狠投入大海。 自己心中的那份傷痛雖看似分量極大, 但與這片汪洋大海相比也就顯得不足掛齒了。 許志賓的父母是很純樸的鄉下人,相處起來既溫暖又自在, 他們是親切、溫柔、且謙和的長輩,雖然沒受過高等教育, 但一言一行都充滿了人生的智慧與對孩子的關懷。 許媽媽一看到孟翔就特別喜歡,剛見面就用雙手捧住孟翔的臉蛋, 粗糙卻溫暖的掌心搓揉著孟翔的雙頰,「那诶佳尼古錐啦!」 「許媽媽好。」孟翔害羞地紅了臉蛋。 「好好好! 阿美甲繃齁,阿姨來煮喝甲诶!」許媽媽笑嘻嘻地走進廚房。 兩天三夜的時光,隨著浪花與夏夜蟲鳴聲度過, 孟翔被許家人的熱情款待賦予了展新的價值觀, 從此大海的回憶不只是關於陳平和了。 以前孟翔對大海的認識只是陽光、沙灘、海水, 但在體驗了當地居民的生活後,孟翔才真正開始認識海洋。 兩個男孩跟著許爸爸上船去捕魚,雖然一開始孟翔有暈船, 適應後卻值回票價,到了海上真的能拋下一切掛慮。 海上的一望無際令人心曠神怡,除了藍天碧海外, 就只有海風相伴,眼界開闊了,自己也就想開了。 那一夜,孟翔把自己過去的心境與如今的釋懷都向許志賓傾訴, 說著說著眼淚就落了下來,哭著哭著卻又笑了, 孟翔一哭,許志賓的眼眶也濕了,孟翔一笑,許志賓便感到欣慰。 「以後有什麼心事都要跟我說,我想幫你分擔,可以嗎?」 孟翔聽了很是感動,「恩,謝謝你志賓。」 「你也要常跟我回家,我爸媽都這麼喜歡你,要常來玩,可以嗎?」 「恩,很樂意。」孟翔害羞地笑。 「還有...」 「好啦好啦,都可以,都好,不要為我操心了。」孟翔害臊了起來。 「那... 如果我想當你男朋友,可以嗎?」 兩人的沉默使窗外的蟲鳴顯得格外清晰, 孟翔愣住了,許志賓則緊張地說不出話。 「志賓... 我...」孟翔打破沉默,「我還不...」 「我知道,也不急,慢慢來,順其自然就好。」許志賓倉促地補上話。 孟翔有些焦慮地摳著指緣,「其實我也喜歡你... 只是我怕...」 許志賓專注且深情地望著孟翔,給孟翔時間把話說出口, 許志賓的耐心等待,鼓勵著孟翔把心意釐清並勇敢地表述出來。 「我怕我會傷害到你,我怕自己不夠喜歡你。」 「沒關係,我不會傷害你、我真心喜歡你就夠了,我會等你。」 許志賓輕握孟翔的四指,將孟翔擁入懷中。 孟翔微微啜泣著,「志賓,我怕我無法再一心一意地愛一個人。」 許志賓安撫著孟翔,「噓,乖不哭,你可以的,只是需要時間。 不用怕,我會陪著你,陪你走出傷痛,陪你走進幸福,一直在你身邊。」 「我真的很愛他,我恨自己這麼愛他,我都不喜歡我自己了, 為什麼你會喜歡我,或許你只是可憐、同情我,這情感總會淡掉。」 「孟翔,你為什麼這麼肯定自己的愛情,卻否定我的愛情呢? 別怕,愛既能增加也能減少,傷痛會過去的。」許志賓安慰。 這話讓孟翔想起黃翰瑋曾說過的,確實不應該輕易否定他人。 「如果... 如果我的心裡一直有他,且愛他勝於愛你怎麼半?」 許志賓想了一下,「如果他在你心中始終是第一, 那我情願當第二,只要你願意成為我心中的第一。」 孟翔哭得更厲害了,只是這是感動的淚水。 「你不要對我這麼好,我會更怕自己對不起你...」孟翔緊緊抱住許志賓。 「我們孟翔最善良了,你直得我一直對你好。」許志賓摸著孟翔的頭。 愛情能有各種形式的終點,但遺憾卻沒有盡頭。 勇氣能避免遺憾,勇氣也是遺憾的唯一解套。 許志賓的愛情、包容與接納,讓孟翔有了走出傷痛的勇氣與決心。 或許那份對陳平和的愛一直都會在,也沒必要去否定, 但可以知道的是,舊愛的成長停滯了,而新戀情正在萌芽。 有時壯烈的愛情確實令人刻骨銘心,但卻很難細水長流, 感情需要經營,需要溝通、要坦誠、信任、犧牲、付出、 包容、體諒,單有熱情是不足夠的,至少不夠走一輩子。 如果當初陳平和能勇敢一點,或許就沒有這麼多坎坷了。 但很多時後人生中的幸事往往來自於一些難處, 也就是雨過天晴、黑夜後的黎明、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道理。 沐 ================================================= 雖然不知道過了快10個月,還有多少老朋友再等更新, 但哪怕只有一人再等,小沐也理當要寫完。 真的很對不起,竟然一消失就是快一年, 主要的原因是上次PO完文後,有高中同學在臉書私訊我。 我猜應該是有一位同學認出是我,然後把文張傳給其他人看, 後來就有三個人前後私訊我,批評我沒道德。 一開始我沒太在意,只覺得他們很不講理, 但後來越想便越自責,怕自己的寫作動機其實是有隱藏報復心理的。 同學說: 「你這樣寫J(陳平和本尊)很不好,J是什麼樣的人我們都很清楚, 他根本不像文張中的那樣,你故意醜化他了。」 我當時只回他: 「你很認識J嗎? 你們高中三年沒聊超過十句話吧? 我跟J朝夕相處,他的缺點與優點我都清楚,沒故意醜化。」 另一人說: 「你把人家寫進故事有得到同意嗎? 你只是假裝釋懷、 假心祝福,卻真想報復吧! J看了大概會吐血。」 「小說家寫故事都有經過當事人同意嗎? 我只是寫我自己的故事, J是我回憶的資產,我們之間的相處難到不屬於我只屬於J嗎? 如果這種程度就吐血,我早就吐死了。」我理直氣壯地說。 雖然當下很生氣,後來卻又似乎心虛了, 因為現實中我一直沒機會跟J見面聊開,也不知到他離開的真實原因, 許多陳平和的心聲都是我自己設想的,這樣似乎對J不公平。 於是我就停筆了,大概是怕更多同學來質問, 也怕J看到會跟我一樣受傷,他傷害我,不代表我就有權利傷害回去。 如果我誤會了J,卻還任意揣摩他的心思,把這些都紀錄下來, 多多少少還是會傷害當事人吧。 我驕傲地以為自己很認識J,就自私地幫J找了他離開的解釋, 只是為了讓我自己有個理由,不要再不明不白地被懸念折磨。 停筆後過了許久,發現自己忘記了狄卡的帳密, 心想或許是天意,就把心思放在生活上了。 所以才會一停便停了10個月,對老讀者真的很抱歉。 在上一篇有這麼多老朋友留言希望更新,小沐看了真的很感動, 我想到自己一直期待能得到J的回音,哪怕是殘酷的答案, 我也想要親耳聽他說,讓我能真正的放下。 因此這故事的完結是為你們而寫完的, 謝謝你們過了這麼久仍抱著期待而非對小沐的埋怨, 真的很對不起,也真的很感謝。
愛心嗚嗚
123
留言 49
文章資訊
58 篇文章1356 人追蹤
共 49 則留言
是小沐 我覺得不管小沐有沒有把後續打完 只要小沐現在還過的開心快樂幸福就好了
華夏科技大學 資訊管理系
等好久
匿名
這則留言已被刪除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弘光科技大學 護理系
你終於回來了
國立中興大學 園藝學系
終於回來了
你回來了😭😭
大葉大學
沒事的(拍拍
靜宜大學
山重水復疑無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 不管別人怎麼說都是別人覺得 你自己怎麼覺得比較重要 文章很主觀 時間到了就會完全放下了 我們都會等你回來這裡聽你說故事
亞洲大學 創意商品設計學系
小沐加油!回憶,會讓你駐足不前。千萬不要太苛責自己,畢竟愛情沒有絕對解藥或公式。
匿名
這則留言已被刪除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國立高雄餐旅大學 餐飲管理系
終於又開始了嗚嗚嗚
黎明技術學院 時尚經營管理系
標題 一整個忘記 一看到孟翔 就想起來故事內容了
加油💪 會繼續等下去的 也希望你能真的和J解開心結
朝陽科技大學
是小沐!!! 想知道平和為什麼要拋棄孟翔(ノД`)(ノД`)(ノД`)
國立臺北大學 財政學系
我要哭了出現了我等你好久😭
樹人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終於回來了😭
終於回來了嗚嗚嗚等好久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 圖文傳播藝術學系
啊啊啊啊啊
國立陽明交通大學
等好久~~ 推一個
你好~ 雖然我是新朋友 沒有樓上前輩們陪伴你那麼久 只想說 這是你自己的故事/視角 請你繼續寫下去 我依然都在😊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歷史學系
推 小沐終於回來了!
臺北醫學大學 藥學系
總算等到了
台南應用科技大學 旅館管理系
你終於回來了😭😭😭 每每有文章留言通知 都在高興說你是不是回來發文了 結果都是讀者的敲碗..... 這次終於真的回來了😢 謝謝小沐為了我們寫到完結 雖然跟你經歷的不一樣,但我也清楚想知道事情原因的心情 但。。。。內心是不希望平和再跟你接觸到 畢竟傷了就是傷了,何況還曾經那麼愛過 只希望你開心快樂面對未來 沒有人的愛情從最初到最終都是美好的 一定會經歷跌倒受傷甚至生死都有可能 或許遺憾是必經之路 但你現在往前走的很好 不必再去在乎那個解釋了 就交給時間 必須說 小沐你的文是我看過最有記憶的文 斷了快一年,但這次的後續到結束,我還完全記得以前你寫的開頭 謝謝你
中臺科技大學 護理系
終於回來了 加油小沐
元智大學
謝謝你,小沐。謝謝你的那句,我也想要親耳聽他說,讓我能真正的放下~ 謝謝你的那句,如果他在你心中始終是第一,那我情願當第二,只要你願意成為我心中的第一。 送給心愛的人也送給自己,謝謝你,加油👊
台南應用科技大學
等了快一年!終於啊啊啊!加油加油
逢甲大學
小沐終於回來了! 因為你的離開,很久沒有點開彩虹版了! 小沐!寶寶餓了,繼續灑糧吧!
華盛頓大學 生物化學系
加油
華盛頓大學
加油💪
中原大學
卡卡卡卡卡 路過敲個碗
育達科技大學 應用英語系
謝謝你願意把自己的故事跟我們分享,加油❤️
能敲敲碗嗎?🙏
匿名
這則留言已被刪除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歷史學系
敲碗~碗快破了啦!
華盛頓大學
中原大學
敲碗—————————————
東海大學
敲碗~會一直為你等下去的!
華盛頓大學
大葉大學
敲碗!
中國文化大學
中國文化大學
真的很好奇是何種原因
匿名
這則留言已被刪除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中華醫事科技大學
超過一年了~持續敲碗中
中華醫事科技大學
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更新(哭)
南臺科技大學
好險有回來看😏祝我們都要幸福❤
中臺科技大學
2021了~敲敲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