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純抱睡?!約抱睡褲子卻脫了

3月30日 23:02
涉事未深、剛下載同志交友軟體才沒幾天的我,被一個臉照打了馬賽克,但看似白白淨淨的人,開門見山地問道問不要抱睡。 孤單寂寞覺得冷的我,想說找個人抱著聊天好似也不賴,不假思索便答應了他。 在漆黑的夜晚中,首次發現他不高的身高、微肉的身材、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臉龐、尷尬的嗓音⋯⋯——唉⋯⋯明明夜晚那麼黑,怎麼幾個月過去了,回想起來還歷歷在目—— 「反正只是抱睡⋯⋯應該還抱得下去吧⋯⋯」我的腦袋飛速地運轉著,卻如鬼打牆的在「是」與「否」的選項中不斷兜圈。 我不斷地尷尬地開著話題的同時,我們已進入了我房間。 他房門口將鞋脫下。他在房間內又脫了外套。 我正想說「也許他大概要坐下來先聊聊了吧?」已經脫了鞋、脫了外套的他,竟然還能繼續脫著:脫著褲子。 不知怎地,我們已在床上互相或輪流、用手或口,服務著對方。但過程中他多次說著「自己不會口、不太喜歡幫別人口」,只幫我含個幾下就停止了,就想讓我繼續幫他吞吐,明顯就是只想自己爽的心態,於是我就在心裡「訐譙(ㄐㄧㄝˊㄑㄧㄠˊ)(kàn-kiāu)」著他,後來只用手幫他打出來,我還沒射,就盡快讓他離去了。 隻身一人的我,在房內不斷想著: 「幹!當初為什麼不先要無碼臉照!」 「肏!當初為什麼不假裝走過路過!」 「靠北!為什麼不阻止他脫褲子!」⋯⋯ 我邊咒罵著;邊想著剛剛他說自己有16/5,實際上應該大於4.5沒錯,是真的蠻粗的;邊把只顧自己爽、不高、不帥、不可愛的他封鎖。 問曰: 真的有純抱睡嗎? 也歡迎大家分享純/不純抱睡的經驗。 附上泰劇Bad buddy 中的 Ohm跟 Nanon (啊!雖然這是事後抱睡⋯⋯)
imgur
愛心哈哈驚訝
228
留言 150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