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同志影展拉拉吸血鬼

8月19日 13:13
太陽西下,英國的建築物因為很古老,而且陰冷的天氣讓天空蒙上一股灰濛濛的陰森感,有點詭異地可怕。 當然也沒有發生可怕的事情啦!只是心理因素,當時也不知是身體寒冷還是心裡發寒,我不禁的靠緊了餅兒,十指也更加緊扣。 上一篇去湖邊看天鵝:
下面這四張照片,上面兩張是我拍的,下面兩張是餅兒拍的,我理工的取景像,餅兒文藝的取意境。
imgur
週五晚上七點,剛好是上班族趕著夜生活的時間,車水馬龍,估計有一堆情侶等著Friday date night約會呢! Rosa真是一個盡責的地陪,帶了我們去赫赫有名的倫敦眼,因為我有懼高症,自然是沒有坐上那個摩天輪,我們就在樓梯上依偎的看著夜景,餅兒還特地往下踏了一個階梯,靠在我肩上。
imgur
Rosa從後面偷拍我們好多張,之後AirDrop到我們的手機裡,瀟灑的轉身就走:No need to thank me. See you all at the hostel.(不用謝,晚點我們在宿舍旅館會合。) 我:Haha, for sure. We’re heading to the LGBTQ movie premiere to check out one of the lesbian vampire actresses.(哈哈沒問題,我跟餅兒現在要去同志影展,去見拉拉吸血鬼的女演員。) Rosa笑著翻了個白眼:Yes, 餅兒 told me all about it. Enjoy, and let me know how it goes!(我知道,餅兒全都跟我說了,好好去玩吧,晚點再跟我分享。) 我跟餅兒異口同聲:We will!(我們會的!) 單身的Rosa好像噎到了一口狗糧,轉身就走。 - 我們搭車到了同志影展,感覺全倫敦的同志都在往這裡聚集! 好多金髮碧眼的男同志,有人染著粉色短髮,有人踏著很高的高跟鞋,有人穿著短版的皮製無袖上衣…哇!都不怕冷的嗎? 也看到好多拉氣十足的女生,不少人頭髮削了半邊,有些穿著鼻環或眉環,很多人穿著格子襯衫跟皮靴子,有人穿著黑色絲襪跟短裙,有些戴著方框眼鏡,看那走路的架勢,我的同志雷達beep beep beep的響著。 哇!好不熱鬧! 一群群同志朋友跟情侶摩肩接踵的擠進了大門,到處都聽得到熱絡的寒暄。 我平常比較少聽英式口音,突然被這麼多英式口音的聲音圍繞著,聽慣了美式口音的我,一時之間腦袋有點無法適應。 而且好多雙眼睛盯著我跟餅兒,不知道是因為倫敦的亞洲人少,還是因為當天手牽手的拉拉情侶少,還是因為我們看上去年紀很小,還是因為我們是唯二冷到包得像粽子的人,還是可能亞洲女生在英國同志圈很受歡迎,我不知道。 總之,聽覺跟視覺上的混亂,加上我有注意力不集中症,只覺得感官一時間受了很多衝擊,暈頭轉向的,只能讓餅兒拉著我往人潮裡面走,而我,很努力的把注意力放在握緊餅兒的手上,牽很緊! 牽很緊還有一個原因,我們雖然有兩支手機,但為了省錢,只有幫餅兒買了國際通用卡跟網路卡,我的手機只能拍照,所以我千萬不能走丟! 混亂中,擠到了櫃台處,手機掃碼後,櫃檯給了我們兩張實體票,讓我們在大廳等。 我們坐在很乾淨寬敞的大廳地上,好多同志們也是坐在地上圍成好多個圓圈的在聊天。 有少數人似乎是單獨來的,眼神左看右看的似乎想找人談天。 分別有兩位單獨來的英國男生跟女生,靠著對面的柱子跟我們閒聊。 英國男生:So many people, eh? Which event are you two going to?(很多人齁,你們要去哪個活動?) 我看向了餅兒,一時之間還適應不了這麼重的英國腔,腦袋當機,餅兒答:Oh yeah, we’re going to see Carmilla’s movie premiere. It is sort of a continuation of a lesbian vampire series. One of the two actresses is going on stage.(喔我們要去看一個拉拉吸血鬼網劇的電影首播,其中一位女主要上台。) (備註:因為新加坡曾是英國的殖民地,所以英國口音餅兒聽得很習慣,太習慣美國口音的我一開始聽得有些吃力,幾分鐘後才習慣,就聽得懂了。) 英國女生:Very nice! I’m going to that one as well. The chemistry between the couple is just so intense. I love it!(喔,我也要去那場活動,兩位女主真的很甜很好嗑,我超愛!) 我:Haha, my girlfriend’s a huge fan. I started watching it because of her.(哈哈,我女友是個超級粉絲,我是因為她才開始看的。) 英國女生:Aww, you two look adorable together.(你們在一起時好可愛。) 我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英國男生:Where are you two from?(你們是哪裡人?) 我:Oh, I’m from Taiwan, and she’s from Singapore.(喔,我是台灣人,她是新加坡人。) 英國男生撥了一下塗了濃厚髮膠的短髮:Singapore! I’ve been there! It’s a beautiful country with scenic views, but the weather is just too hot to wear anything fashionable.(新加坡!我去過!是個很美的國家,就是太熱了點,沒辦法穿有型的服裝搭配。) 餅兒:Haha yeah, I feel you. That’s why it feels extremely cold for me here.(哈哈我懂,所以我覺得這裡天氣超級冷。) 英國男生皺眉用微高音吸了口氣:My goodness. How many layers are you wearing?(喔我的天啊,你們到底穿了幾層衣服?) 我尷尬地笑:Umm, we’re both wearing 4 thick layers on top and 2 thick layers on the bottom.(啊哈哈,我們上面穿了四層厚長袖,下面穿了兩層厚長褲。) 反觀那位英國男生跟女生只穿著短袖跟薄外套配牛仔褲,男生穿著一雙皮靴,聊到後面男生還把外套脫了。 英國男生由上至下的掃視著我,最後指著我的鞋子:Oh, that’s a fantastic pair of high quality leather boots.(哇,你的皮鞋質量很好誒。) (備註:我對男性手工皮鞋很有興趣也有些研究,這下開啟我話匣子了,話說美國很多拉拉都是穿小版的男性皮鞋。) 我說:Haha thanks. I’m a big sucker of Blake stitched shoes. They’re sturdy, elegant, and can be re-soled. I hand-polished it and applied a water-resistant coat before flying here.(哈哈謝謝,我很喜歡源於義大利的布雷克製法的皮鞋,因為很耐用、鞋型修長、而且鞋底可以找鞋匠更換。飛過來之前,我有自己擦亮皮鞋,還做了防潑水處理。) 英國男生:Oh yeah, I can tell that you take really good care of these. Although as compared to Blake stitched shoes, I love the Goodyear welt construction more, as it’s more water-resistant.(嗯,我看得出來你有好好保養這雙鞋,不過相較於布雷克製法的皮鞋,我更愛固特異製法的皮鞋,因為它比較防水些。) 我說:Haha, that’s definitely an important metric to consider in London.(哈哈,這的確是在倫敦該考量的重要因素。) 我們四個想想英國這常常下雨的濕冷天氣,笑了笑,英國女生說:You two should definitely check out XXX store for their leather shoes then.(你們務必要去看看某店的皮鞋。) 我興奮的說:Most definitely! I’ve always wanted to visit a branch in its country of origin!(當然!我一直都想在倫敦光顧這英國品牌的店面。) 我們四人聊天過程中發現那位女生是泛性戀,男生是雙性戀。 英國雖然同志圈很熱鬧、發展也很蓬勃,但是其實當天我跟餅兒牽手走路時,有不少經過我們的白人男生看到我們牽的手,用力的皺眉。 被路人看到最後我其實心裡有點不舒服,但是我跟餅兒無論去哪裡都是十指緊扣,從在一起到現在都是如此,我更不想因為別人的眼光就放手。 我覺得牽手這個看似平凡的小動作,其實飽含了很堅定的愛意,也能帶來安全感,出門時我們都是牽好牽緊,不牽時還會覺得渾身不對勁,然後我們的手掌心就像有磁鐵似的,又會吸在一起了。 四人聊了半小時後,我們三個女生進場了,那個男生要參加的活動還要再等一陣子。 - 我們入場後找了個靠中間走廊的好位子坐下,看著拉拉吸血鬼的電影首播。 每次遇到女女主角撩對方時,餅兒就跟著大家一起在台下尖叫,我就會偷瞄她,怎麼這麼可愛?我牽住了她的手。
imgur
結果女主角又再撩對方時,餅兒馬上甩開了我的手,用力鼓掌尖叫,尖叫完後,我又牽住了她的手。 沒想到遇上了懸疑的橋段,餅兒再次甩開了我的手,我的手硬生生地撞到了椅子把手,我「啊」地叫了一聲,但是當然被粉絲們蓋住了聲音。 這次餅兒把雙手放在自己的頭腦兩邊,很緊張地盯著螢幕,然後最後捧著臉尖叫。 嗯,好,我放棄了! 要不要看得那麼入迷啦? 以後看電影不牽手了!😒 在此附上拉拉吸血鬼第一集,給好奇的讀者:
- 電影結束後,其中一位女主出場跟觀眾互動問答,問答結束時,大家紛紛散場。 這時餅兒有點手足無措,緊張地看著我:我想跟她要簽名,可是我不知道可不可以。 嗯?這種大膽的事我擅長! 我拉著餅兒說:No problem! Let’s do it!(沒問題!我們走!) 餅兒慌張地說:Wait, for real?(等一下,你認真嗎?) 這時,我已經把她拉到台下,從我書包拿出一本筆記本跟一隻筆,遞給餅兒並用眼神示意。 為了拿到簽名,餅兒深吸了口氣:Hi, can I get an autograph? My girlfriend and I got together watching your YouTube series.(嗨,我可以要一張簽名嗎?我跟我女友就是因為看了你的YT網劇而在一起的。) 我滿頭問號,嗯?等一下!是這樣嗎?不是因為我的魅力而跟我在一起的嗎? 但表面上當然順應著保持禮貌的微笑,怎麼可能拆穿餅兒呢? 女主看上去很高興地說:Oh yeah, of course! Happy to! Where are you two from?(好啊,我很樂意,你們哪裡人?) 對方簽名的時候,餅兒興奮的說:I’m from Singapore, and my girlfriend’s from Taiwan. We met in California, and flew here just to see you. It’s our spring break, so we could make it.(我是新加坡人,女友是台灣人,我們在加州認識,專門飛過來見你,現在是我們的春假,所以才有時間飛過來。) 拉拉吸血鬼女主笑得很開心,可能認為好國際化的粉絲啊!簽完名,演員一抬頭,愣了一下,突然看上去不是很開心。
imgur
我們則是開心的把筆記本收好,一回頭……… 等一下! 為什麼? 為什麼我們後面排了5-10位手中也拿紙筆的人?🤣 不是吧? 傻眼! 我們也太會帶風頭了吧!笑死我了! 這時演員撐起了禮貌性的微笑,瀟灑的跟大家揮揮手後就走進舞台後面的簾子:Have a good night!(各位晚安!) 我跟餅兒接收著其他粉絲的嫉妒目光,飛也似的逃離了現場,在門口遇到一開始聊天的英國女生:You two are lucky. I saw that you went ahead to get her autographs, eh?(你們兩個好幸運,我剛剛看到你們往前面走,要了女主的簽名,對吧?) 我跟餅兒開心一笑,又有點不好意思:Haha, yes. We may have been the only one.(哈哈是的,我們可能是唯一的。) - 搭車到了hostel跟Rosa會合,Rosa下樓迎接我們說:Hey girls, actually I think I’m gonna go back to my dorm. The hostel is… umm… how do I put it?(嘿…那個…其實我想回我大學宿舍,那個廉價旅館有點…嗯…怎麼說呢?) 我跟餅兒滿頭問號:Yeah? What’s wrong?(嗯?哪裡不好嗎?) Rosa:I don’t quite like the environment. It’s a bit too dirty. Hope you don’t mind me heading back. I can still pay for the £20 pounds.(我覺得環境有點髒,希望你們不介意我回自己宿舍,我還是可以付屬於我那份的20英鎊。) 我們當然尊重她囉! 餅兒說:Oh yeah, sure. I can help you tell Ale that you just have some school work to finish at the dorm, so she won’t be offended.(喔沒問題,我可以幫你跟Ale說你只是要回去寫作業,這樣她不會感到被冒犯。) Rosa:Oh yeah, I already told her. She seems chill with it.(喔我已經這樣跟她說了,她感覺一點都不介意。) 我:Great! We’ll see you tomorrow morning then.(太好了,那我們明早見。) - 我們爬上樓,要見餅兒以前認識的德國筆友Ale跟Ale的姊姊。 當初訂房的事情直接全權交給Ale辦,我們其他人付錢就好。 Ale的家庭經濟狀況沒有很好,所以選擇了一晚每人只要20英鎊(差不多700台幣)的便宜旅社,是一間五人房。 一見面,餅兒介紹我給Ale姐妹認識,這兩姐妹也太漂亮了吧? 寒暄一陣,我們給了Ale 40英鎊。 我環顧房間,有上下鋪的5張單人床,白色床單看上去沒有很乾淨,有些皺也有些破舊。 房間裡有一個簡陋狹小的淋浴間,100公斤以上的人根本塞不進去的大小,只有薄薄脫線的浴簾擋著,還無法完全拉到邊邊,所以一定會被看光。 而且望向地板那很矮的門檻,很明顯水一定會流到房間裡面,淋浴間裡髒髒的,還有黴菌。 我心裡沉了一下,胸口的氣堵了一下,但沒有表現出來… 救命! 當時還不知道餅兒跟我一樣有潔癖,我只知道我心裡是崩潰的,但是硬著頭皮保持禮貌性的微笑。 (備註:幾年後才知道,餅兒內心也很崩潰,是那種這輩子再也不要踏進那裡的崩潰。但因為當時互相還不知道對方潔癖,以為對方無所謂,更主要是礙於Ale的情面,我們不好意思都離開。 話說我跟餅兒的七日歐洲行,總共只背了一個書包,回顧了照片,那天好像幾乎是我背。) 放好書包,我們四人下樓找了個有賣酒的咖啡廳聊天。 - 聊天過程中才赫然發現餅兒跟Ale以前曖昧過而不自知! 天啊,這個餅大神木! 有點吃醋又有點無語,看來只有我這種超級大膽的才有辦法攻下餅兒🤪 下一章…餅兒跟Ale錯過的愛情
sticker
愛心哈哈
145
留言 83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