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習勇敢 家庭抗戰(上)

9月26日 11:25 (已編輯)
高中最後一年,我出櫃了,更正確的說,應該是我被迫跌出了櫃子。 2014年1月,因為表姐告知我父母,有在社群網站看到我跟初戀女友的閃文,表姐在這之前還曾經私訊說支持我的性向,殊不知我不需要她幫我出櫃,而且這根本不是在幫我、是在害我! 另外,在幼稚園之前就認識的一個女生也有看到,她說她也挺同,卻告訴了她爸爸,她爸爸又剛好是我媽媽的病人,看病時告訴我媽媽的。 奉勸還在櫃子裡的彩虹們,在任何平台分享時,一定要更加小心,別跟我犯同樣的失誤。畢竟就算是挺同的親朋好友,也有可能在有意無意間,不小心替你出櫃。 自從父母知道了我的性向,大發雷霆! 我爸爸一向溫柔、正直、感性,在教育我跟弟弟時更是以身作則。父母吵架時,都是好脾氣的爸爸哄暴躁易怒的媽媽。我從小都是乖乖牌,不會說謊、不做壞事、成績很好,不曾讓爸爸生氣或是失望過,爸爸常常對我說「你跟弟弟是我這輩子的驕傲」。 當天,爸爸動怒了,第一次見到爸爸氣到滿臉通紅、額頭青筋暴起,他氣得渾身都在顫抖,我看著怕極了。爸爸用力的摔了自己的房門,把自己關在房間內,只聽到乒乒乓乓好多很大的聲響,不知道我爸爸在敲什麼東西發洩。每敲一下,就像是有根球棒打在我的心頭上,我的心在顫抖著…爸爸…對不起…我讓你生氣了… 接著,我聽到了嚎啕大哭的聲音,我爸爸…竟然哭了……他哭得撕心裂肺,我在門外跟著痛苦地流淚…爸爸…對不起…我讓你失望了。 - 我媽媽把我叫到另一個房間裡,對我說話,她說了很多,我們都在哭,從一開始比較安靜的哭,到最後兩人越來越激動,兩眼通紅的對視著,表示不能理解對方的激進,兩敗俱傷。 「你這只是暫時的,你只是還沒遇到你真正愛的男生,才會去搞同性戀。」 『我這不是暫時的,性向是不能改變的。』 「你錯了,可以的。媽媽跟你說個故事,但你不要跟你爸爸說。」 『媽媽以前也喜歡過女生嗎?』 「沒有,只是以前媽媽在北一女是全年級第一名,又是合唱團的,所以有很多學姊學妹暗戀我,還給我送花跟告白,但你看,現在一個個的,也都成家立業了,跟男生結婚也有孩子,之前還有個學妹親了我的臉頰一口就跑走了,媽媽也都沒覺得怎麼樣,兩個年輕女生之間又不能怎樣,頂多不懂事的玩玩而已。」 『我不是玩玩,我跟Karina是認真的,我們還有談到以後要結婚。』 「兩個女生根本不可能結婚,你之後肯定是要跟男生結婚生子的,你以前不是有暗戀過男生嗎?」 『那是因為我還沒遇到我真正愛的女生。』 「你知道同性戀很噁心嗎?你是不是被Karina帶壞才跟她去搞同性戀?」 『同性戀不噁心,而且我還不確定我是同性戀還是雙性戀,但無論是哪個,都不是她的錯。』 「就是Karina的錯!你成績一直都名列前茅,她成績都在中後段,所以一定是她把我女兒帶壞的。」 『媽媽,成績跟性向無關,就算是很聰明很有成就的,也有可能是同性戀。』 「之前你跟她混那麼熟,一直跑圖書館,現在看來根本就不是在讀書,而是在約會對不對?」 『是在讀書,也是在約會。』 「你看,你還敢頂嘴?就是被帶壞了,你以前可乖了。我要去她的學校找她,當著全校師生的面給她難堪,我要讓她的名聲毀於一旦,反正我知道她的名字跟導師,我要大哭大鬧到全校跟她父母都知道,她家地址在哪?你跟我說,我還要去找她父母理論!」 『你不可以這麼做,你也不會這麼做,因為這樣我們全家的名聲也毀了。』 「你這樣讓爸爸媽媽以後的臉往哪裡擺?以後家族聚餐要說什麼?爸媽的臉都要被你丟盡了。」 『其實很多表兄弟姐妹都知道了,他們有可能跟父母說,所以可能其實大家心裡一直都知道,因為我們交往也三年多了。』 「你快去社群網站把那些不三不四的文都刪掉,這會是你以後一輩子的污點。」 『就是因為有你們這些反同的,同志才會被污名化,才會成為你認爲的污點,但我不覺得當同志是污點,我不會刪!我放的都只是我們的合照,不是你說的不三不四的東西。』 「媽媽到底做錯了什麼,才讓你變成同性戀的?你這樣太讓我們寒心了,我怎麼會生出你這麼不孝的女兒啊!」 『媽媽你沒有做錯什麼,我生來就是這樣。』 「你知道嗎?媽媽其實在三年前就知道了,只是一直不敢跟爸爸說。當時,媽媽看你手機看到你跟她每天互道晚安,還有說一堆肉麻的話。」 『你偷看我手機?我手機有設密碼,你是怎麼進去的?你怎麼可以偷看我手機?那是我的隱私。』 「你是我的女兒,你的任何事情我都有權利知道,你跟她是否上床了,媽媽也有權利知道。」 『我們只有接吻過。』這一句話我印象很深刻,因為我選擇說謊了,原來說謊是這種感覺…一種背叛自己的感覺。 - 媽媽離開房間後,換爸爸進來跟我說話,他唉聲嘆氣、眼睛紅腫、重頭喪氣,明明183公分高,看上去卻是那麼的脆弱,爸爸開口時,聲音有些沙啞。 「你是什麼時候知道自己是…那個…的?」 『我是三年前,Karina追求我,我對她有一點感覺,所以同意在一起的。』 「所以一開始是抱著嘗試的心態,你上大學之後,視野會變廣,會遇到很多很優秀的男生,跟女生交往只是退而求其次的選擇,長大後,你還是要結婚生子,走正規的路。」 『跟女生也可以結婚生子啊,我跟Karina也有這個打算,我真的很愛她。』 「起碼現在台灣不可以,可能歐美國家可以或是之後可以,但女生不是你的第一選擇。不管現在是否很愛,你們現在還太年輕,以後還是有可能分手,因為你們還不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爸爸跟你分享個小時候的事,但你不能跟媽媽說,不然媽媽又要怪我了。」 『好。』 「小時候,爸爸在學校宿舍時,有一次上課回來很累,看到室友趴在床上看書,覺得那個屁股很翹很可愛,腿很細,好像女生的,心裡有股想要從後面抱住他的衝動。」 『真的假的?那你有這麼做嗎?』 「當然沒有!當時被自己的想法嚇死了,那陣子趕緊報名參加了大學聯誼,就是一群男生跟一群女生,一男一女配對的一起約會。」 『所以之後跟你配對的女生你喜歡嗎?』 「不喜歡,因為她的腿比我練籃球的腿還粗,但是之後在大醫院工作時,有別的女醫生跟女護士,就不會有喜歡男生的這種錯覺了。總之爸爸只想說,你現在喜歡那個人,只是錯覺而已,之後選擇多了就會好了,像爸爸一樣。」 『…』 「不然看你這樣,爸爸很難過也很失望,這樣爸爸以後要怎麼跟你的爺爺奶奶說?跟姑姑說?能好好的當異性戀,為什麼要選擇當…那個?」 『這不是我能選擇的。』 「女生跟女生在一起到底有什麼好?」 『女生比較體貼,也比較能理解對方的想法。』 「也有體貼的男生,你只是還沒遇到很優秀很優秀的男生。」 『這種可遇不可求,爸爸你把標準拉高了,我看男生都沒有你優秀,我還沒有遇到像爸爸這樣完美的男生,要選男生的話,我一定要選至少跟爸爸一樣好的男生,心地善良、品學兼優、刻苦耐勞、溫柔理性。』 那是離開台灣之前,跟爸爸最後一次「溫柔理性」的對話了。 - 接下來的幾個月,我媽媽天天在沙發上以淚洗面,不再煮飯,說自己是位「老媽子為全家做牛做馬,吃力不討好的,養出了這麼個噁心的不孝女,竟然變成了同性戀還不知悔改」。媽媽會大聲的自言自語,說著傷人的話。 爸爸似乎不太知道怎麼處理自己滿溢出來的負面情緒,惆悵、失望、無力、生氣、難過,也不知道怎麼面對我,所以他那幾個月完全不跟我說話,如果說話,也是用吼的,而且不會超過一句話。那幾個月爸爸跟我說過的話,屈指可數,簡直可說是惜字如金。 如果我弟弟在場,我爸會選擇跟我弟說話,即使我就站在旁邊。「跟那個人說可以過來吃飯了。」「叫那個人去寫作業。」 「那個人」三字成為了我在家裡的代名詞,好像我的名字像「佛地魔」一樣,不能說出口。我爸媽那幾個月,從不正眼看過我一眼,我像是家裡的陌生人又或者是透明人一樣,我在家裡選擇緘默,反正也沒人同我說話。 每天一回到家,我只能躲房間,媽媽是哭鬧中的暴風雨,爸爸是沈默中隨時會爆發的火山,弟弟是選擇袖手旁觀且認為自己是掃到颱風尾的無辜受害者,完全沒有要當中間人的意思。 - 有次週末,我跟Karina去圖書館讀書,平常開車很小心很慢的爸爸,這次飆車過來要把我帶回去,「還不上車!」爸爸大吼。 爸爸憤恨的看著嚇到的Karina,我用唇語對著她說「對不起」,爸爸急速飆車的把我載回家,我全程抓緊了頭上的把手,心跳很快。 「以後不準跟你朋友見面!再當那個就不讓你去美國讀大學。」 這次,爸爸說了超過一句話,「同性戀」這三個字,爸爸還是說不出口,更遑論「女朋友」三字。 家裡的風暴,我沒有跟學校同學說,當時只有Karina知道,她很後悔當時追我,說都是她害我「誤入歧途還要承受家庭風暴」。 她說「如果分手的話,你爸媽是不是就不生氣了?你們家是不是就能和平了?」 我沈默了,我想為她勇敢,也一直堅持了幾個月,但沒想到,她覺得我們的愛,不值得勇敢一回,她是我那陣子唯一的精神支柱,崩塌了,那是她第一次跟我提了分手的假設,我心如刀割。 隔天,我明明就在隔壁房間,卻收到了爸爸的郵件,他把說不出口的話,全部化成文字。
imgur
- 2014年9月,我飛到了美國,開啟了大一生活… (…待續😁下一篇保證happy ending!)
愛心嗚嗚跪
272
留言 119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