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醫學大學

親愛的,請讓我殺死你。

2017年3月19日 02:47
我是一位護理師,在大醫院裡努力賣命著, 也當然,工作時總會遇上些生離死別的場面,心中也多少有許多恐懼, 因為其實我們從小一直都被教導著要如何迴避及害怕死亡, 但是當這個部分成了工作的一個環節後 其實面對死亡也就坦然許多, 也許有的時候自己只是站在護理師的角度去看待死亡, 所以常常也會問自己,如果換成我, 在深愛的人面前,是否又真的能這麼坦然呢? 那麼接下來,就要開始講故事了。 -------------------------------------- 故事是發生在去年的十二月,冬天來得特別晚的一個十二月, 其實早在十一月底的時候他就住進這個單位的單人病房了, 他是一個年紀僅有49歲的男性,診斷是胰臟癌合併肺轉移, 會轉到我們病房的原因其實我已經有點忘記了, 但多少是因為肚子痛或者是呼吸開始變喘之類的, 病人就暫時叫他大萬吧,當然這只是個匿名。 大萬先生是一個看起來很嚴肅的人,總是不苟言笑, 因為住在單人房的原因,他可以自己任意放置自己的東西,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床頭的那一副高級音響, 本來以為他會喜歡的搖滾樂,但反而他總是放著輕輕微醺的爵士, 偶爾會放起一些西洋的舊情歌,是一個感覺上很浪漫的人, 靜靜的,可是卻讓人有種安心感, 每次進去做治療的時候他也總不發一語, 頂多說句謝謝,又或者僅是點個頭示意, 當時我對他的印象大概就這樣,再來就很模糊了。 他的太太則就完全不一樣, 常常穿著連身的裙裝或者套裝,不是太過刻意的打扮, 沒有什麼化妝,但看上去是非常有氣質的, 很溫柔也很有禮貌,單人病房也都是他在整理和收拾, 每件衣服和日常用具都整整齊齊的擺放, 比起來和大萬就有著更讓人喜歡的親和, 會和我們東一句西一句地聊起天, 臉上總是帶著笑,也總散發著與眾不同的氣質, 他太太的就稱呼她是千千吧。 常常可以看見大萬對千千的好, 無論是吃飯的時候總先讓千千先吃, 又或者他們看電視的時候也都讓她先選台, 還有他總在她睡著的時候特別跑到護理站告訴我們, 是不是可以暫時先不要進他那一間病房,因為他太太剛睡著, 大家都常常揶揄他說反而是病人在照顧人, 不過大萬總是很靦腆,笑笑的,抓著後腦勺,仍然不太說話, 他的眼睛總離不開千千,他真的很愛她我想。 千千對大萬的愛也絕對不少, 先生病了,她從來都是24小時陪伴在旁的, 醫院其實有提供病人和家屬的訂餐, 但千千總說先生很挑食,再麻煩她都會自己跑一趟外面的市集, 說什麼也不願意讓醫院準備, 為的就是去買他喜歡的食物, 總是可以看見櫻桃啊布丁啊還有大萬最喜歡的紅豆湯, 他們會一起吃飯,一起看電視,一起聽著音樂各自做各自的事, 然後偶爾聊聊天,他握著她的手,她躲在他的腋窩, 連大萬在面對化療藥的副作用時,她也都是無時無刻陪伴他。 因為大萬是胰臟癌的患者,合併著癌症轉移, 所以算起來已經是癌症末期,化療已經打過無數次, 化療就像毒藥,因為毒性必須足以殺死癌細胞, 當然對正常的細胞也會有所影響, 所以常常看見大萬在打完化療之後不斷的嘔吐, 還有伴隨身體的虛弱無力,發燒,心悸,食慾不振, 他的太太不曾說過辛苦,總是認真的紀錄著先生每一次的不舒服情況 然後詳細地告訴醫生和護理人員, 讓醫療團隊可以依照他的不適調整治療方式和用藥, 大家在休息之餘偶爾也會提到大萬這個病人, 胰臟癌在目前的醫療中仍然是預後非常不好的疾病, 不但發現的時候已經非常嚴重,也通常疾病進展非常快速, 所以大萬到後來身體已經支撐不住化療的副作用, 電腦斷層顯示腫瘤已經逐漸侵蝕肺部,肝臟,胃部,以及全身的骨頭, 疾病開始伴隨著巨大到難以控制的疼痛, 從一般的止痛藥,到後來高濃度的嗎啡以及鎮定劑都無法緩解, 醫生也和千千討論過幾次大萬的病情已經進入不可逆的情形, 也開始向家人確認後續治療是否要往安寧的方向進行, 但千千始終沒有簽下不施行心肺復甦術(DNR) 的同意書, 沒有簽署所代表的意思就是積極救到底,也無法進入安寧的步驟。 她的溫柔是如此的堅強,不可摧毀的剛毅, 不容許他的愛人停止治療,也不容許自己放棄, 她和醫生討論病情的時後也是同樣的姿態, 雙手緊緊地交叉在胸前,獨自一人聽完所有的病情解釋, 然後仍舊是這樣,很有禮貌的收下同意書,但從來不曾看見她簽下同意, 我知道她害怕他的離開,他走了的話,她的世界也將隨之崩塌, 時間漸漸地來到了十二月中,大萬已經從一開始的偶爾使用氧氣鼻導管, 到後來必須靠著高濃度充氣蓄氧袋才能支撐他的呼吸, 呼吸很喘很喘的他,也還是放著他最喜歡的爵士樂, 床旁桌上也總是擺著布丁和紅豆湯, 像是疾病不曾做過什麼改變一樣,一切如常。 某一天,大萬的呼吸已經喘到必須用正壓氧氣機不斷的施打大量的純氧, 才足以讓空氣撐開他的肺部進行氣體交換, 等於大萬已經漸漸無法用自己的力量呼吸了, 有一次在做治療時,千千剛好不在,我和大萬小小聊了一下, 「你真的很愛很愛你太太」。 因為無法拿下氧氣面罩,所以他用筆寫下來, 「直到呼吸結束的時候都是」。 我讀完之後,給他一個勉強擠出的微笑, 拿起治療盤,然後轉過身,眼眶濕濕的不敢再看他。 直到最後最後,疾病的進展已經讓大萬開始喪失意識, 腫瘤轉移的太過快速,所有的治療都趕不上疾病的惡化, 每天沒日沒夜的照顧大萬,千千明顯的看出疲態, 黑眼圈和沒有睡飽的亂髮已經無法形容她的無微不至, 她非常認真地向護理人員學著鼻胃管灌食的技巧, 更換尿布的方式,定時的紀錄著大萬的症狀, 一切的一切她都不曾經由他人,全部由她自己照顧, 看在別人的眼裡有多麼心疼,為一個自己所愛的男人,她如此的付出, 從來沒有聽過她說一聲累。 時間來到了十二月底,那一天我上班,大萬剛好是我照顧段落的病人, 一大早我一如往常進去做著治療, 打上極高濃度的止痛藥,調整維持血壓的升壓藥, 確認加壓氧氣的機器模式正確,調整他的管路位置, 協助他用鼻胃管灌食,再來就是不斷的翻身以確認不要有壓瘡, 之後便放心的關上房門,往下一個病人做治療,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突然護理站的緊急鈴大響, 我抬頭一看顯示器,是大萬那一間! 二話不說馬上推著治療車往那一間衝去, 房門一打開,看見原本應該在大萬臉上的氧氣面罩被丟在地上, 機器警示聲不斷大聲地響著,他身上的管路全部被拔掉散落一地, 隨之而來的是千千大聲的哭喊, 她躺在病床上緊緊的抱著大萬,同時大聲的說 「什麼都不要了,對不起,對不起,是我太自私了,我對不起你」。 「你才是對的,我不要你變成這樣,請你原諒我」。 眼淚已經完全浸失她的臉頰,一句又一句的道歉,不斷地不斷的, 而心電圖已經顯示成一直線, 我只能看著這一幕,卻束手無策。 然後我記得,那一天是平安夜, 床頭的音響放著的是Geroge Benson的 「Nothing's gonna chang my love for you」 那時冬天才正準備開始而已。 ------------------------------------------- 也許寫得不是很好,但是也希望大家會有所感觸, 也許更多的時候我們面對愛的人, 都是這樣的猶豫不決和不捨得, 如果可以,放下真的不是一件壞事, 走向安寧並不等於放棄治療, 反而是另一項治療的開始, 它治療的是心理的痛苦和生理的疼痛, 這樣一來也許我們才能夠更坦然的面對所謂的死亡。 - 我是小鹿男,謝謝大家的喜歡,我會繼續用我的方式,努力敲著鍵盤,分享更多的故事。 --03/20更新統一回覆-- 謝謝大家喜歡這個故事,也謝謝你們沒有質疑這是否是創作文,故事是真的,只是用文字軟化了殘忍的過程,看到自己的文字可以引起這麼多的共鳴和散發這麼多的感動,其實是一件蠻欣慰的事情,因為一直想要好好記錄下工作中發生的大大小小事情,但礙於工作的忙碌,總是想想後就忘了,沒有想到文字上的傳遞讓我們都得到了些什麼,無論是好的還是壞的,都發生了些小小的變化。 安寧照護其實一直都應該是被好好重視的一環,尤其在疾病出現不可逆的狀態後,家屬也必須去認真面對這件事情,因為在臨床上常常看見其實有的時候是家屬不願意正視疾病,反而病人更懂得坦然。 在病房裡頭甚至還會遇上許多家屬是要求醫療人員對病患進行隱藏病情的動作,但是其實認真想想這個要求,會發現其實只是在讓知情者們互相安慰和繼續逃避面對,感覺上好像不對病人說起,那麼這個疾病就永遠可以當作不曾發生一樣,可是病人們真的不想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嗎?或許真的有,但是這是不是也都同時抹煞了護理工作上知情同意的這個原則呢? 最後還是謝謝大家,讓我得到了比你們更多的體會, 有機會我還是會繼續寫作下去的! 謝謝你們的眼淚,也謝謝你們願意分享你們的人生故事, 我們一起加油,無論無何都是。 --小鹿男
29842
回應 343
文章資訊
熱門留言
朝陽科技大學 會計系
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想我也捨不得放棄
國立政治大學 法律學系
其實這樣做理論上是會吃上刑事責任的...不過如果醫院願意的話,也可以當作什麼也沒發生
國立臺中科技大學
也經歷了數次生離死別的場面 每次都會覺得內心很沉重。 希望他們在失去彼此後都會更好 讓走的人安心 讓留下的人堅強 順帶一提DNR真的很重要😂 辛苦了👍
共 343 則留言
朝陽科技大學 會計系
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想我也捨不得放棄
慈濟大學 醫學系藥理暨毒理學研究所
不作為和殺死不同喔
樹德科技大學
家人 就是最好的藥吧..
國立陽明大學
天哪,看完好難過 每次想到這種畫面都超想哭
能夠放下這件事並不是那麼簡單的!
國立臺北商業大學
(இ﹏இ`。)
樹德科技大學 企業管理系
因為珍惜所以捨不得放棄
匿名
這則留言已被刪除
2017年3月19日 03:48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國立臺中科技大學
也經歷了數次生離死別的場面 每次都會覺得內心很沉重。 希望他們在失去彼此後都會更好 讓走的人安心 讓留下的人堅強 順帶一提DNR真的很重要😂 辛苦了👍
不好意思 想問個題外話 家屬沒簽同意書,反而是親手拔斷維生的儀器這樣是合法的嗎? 看被偷走的那五年時就有這個疑問了
國立政治大學 法律學系
其實這樣做理論上是會吃上刑事責任的...不過如果醫院願意的話,也可以當作什麼也沒發生
國立臺南護理專科學校
放手很難,但放手才是對他最好的。
感覺這樣講出來會被調查?
有洋蔥啊~~~~😭
新生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護理科
好難過😭😭可是如果是我我應該會簽DNR畢竟我不想讓他那麼痛苦⋯⋯
長榮大學 國際財務與商務管理學士學位學程
看完了 那首也是我很喜歡的一首歌 謝謝
長庚科技大學 老人照顧管理系
我覺得現今台灣民眾 對於安寧療護 這一塊涉及還不夠完全😞
元培醫事科技大學
看完整個文章我真的好想哭 要面對離別真的很困難
弘光科技大學 護理科
在圖書館看到哭QQ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
好難過...
鮑靈格林州立大學
已哭😢😢
南華大學 生死學系
支持DNR
亞東技術學院 護理系
在ICU實習時 看見原本OHCA的奶奶被救回來 送上我們病房 強心劑調到最高 所有我知道可以救命的管路都用上了 還是回天乏術 家屬從原本的堅持不放棄 到最後看見自己的媽媽接受醫師護理師積極CPR 口鼻都是血的樣子 震驚之餘發現原來自己的不放棄帶給自己最愛的家人多少折磨跟痛苦 才流著淚跟醫師學姐鞠躬 謝謝他們這麼努力的要救他媽媽 哭著說可以了 流著淚握著奶奶的手哭喊我再也沒有媽媽了 印象非常深刻 曾經我也不懂為什麼個案想簽下DNR 或許還可以再為自己的生命奮力一搏啊 從那天開始我才知道 有時候放手才是對個案對家屬最好的選擇 學寫的太好了完全很有感觸😭 希望以後我也能成為一個像學這麼棒的護理師 -升學考執照考現役考生
崇仁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護理科
如果有那麼一天 雖然不捨 但我會選擇安寧 安寧不等於放棄 有些人在安寧狀況反而變好 若是變差 至少也給他對於病症比較好的幫助 讓他安祥的走完這段病程
B11 謝謝解答🙏
美和科技大學 護理系
看完都快哭了
正修科技大學 土木與空間資訊系
這篇文章讓我想起過世的奶奶 謝謝你!我知道奶奶過得很好 希望下輩子還能再當她的小孫子👦🏻
美和科技大學 護理系
他們相處的模式跟我伯父伯母好像哦.... 我伯父生病後我伯母都一直在他的身邊從沒離開過,後期醫生也有提議說要不要轉安寧病房,先緩解疼痛的症狀把營養補足,可是伯父認為安寧就好像被判死刑一樣不願意去,結果最後所有化療跟電療都沒辦法做了因為身體沒辦法負荷,直到今年過年前一週伯父還是離開了... 沒有親口跟伯父解釋安寧病房所提供的治療跟他想像的不一樣是我這輩子最遺憾的事.... 如果我有機會跟他說,或許結果就會不一樣了......
所以我會自己簽DNR
正修科技大學 觀光遊憩系
這個文字敘述真的是讓人會看到哭出來欸😭😭😭
中國醫藥大學 護理學系
放棄急救不代表不愛他也不代表不尊重生命 只是讓你愛的人能夠有尊嚴地走完一生 有時候提早放下這份堅持反而能讓病人跟家屬有時間相處 道愛 道謝 道歉 道別 這真的很重要
看完真的很心疼⋯
看完時就哭了😂 太太千千拔掉管線時,想必是想了很久、掙扎了很久 或許是一天?一星期? 又或許幾個不眠夜無法入睡,失眠了許久只為了決定要讓大萬走否 她做的決定並不是每個人都做的到的 當初我奶奶因為高血壓糖尿病中風等疾病(奶奶原先也有子宮頸癌但後面化療成 功),而我爺爺也面臨了千千與大萬的問題 不過,我的爺爺沒有千千的勇氣 爺爺很愛奶奶,所以他捨不得她走 所以他沒有放棄奶奶,但卻也讓奶奶後面變成了植物人 而奶奶一躺就是十二年,對著同樣的景色十二年,什麼都不能做,就只是躺著 每天需要人照顧,醫療費也很龐大,家人也需要輪流照顧 奶奶走時,我們不只為她鬆一口氣,也為我們鬆一口氣 最後我只想說,我真的很佩服千千 如果我是千千,我想我也沒有她的勇氣
放棄你愛的人 才是人生最難的難題
看完整個崩潰.. 之前外婆過世要拔管簽單都沒人敢去 唉
馬偕醫學院 護理學系
這也是我沒有勇氣繼續走臨床的原因😭😭 每次看到這樣的景象都好不捨😭😭😭
這讓我想到當初奶奶也快不行的時候 爸爸哽咽的跟醫生說不要急救了 那一刻我真的永遠都忘不了 因為我真的沒辦法做到像爸爸那樣 無論是什麼決定都太痛苦了 我捨不得讓你痛苦的活著 我也捨不得讓你就這樣離開 如此兩難
拍成電影一定很感人😭😭
雖然感覺可能是創作文 但我還是看到眼淚停不下來
愛人與被愛都是一種幸福…
匿名
這則留言已被刪除
2017年3月19日 16:52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外公剛因為胰臟癌末期走掉 在他抗癌將近一年的過程中 我媽媽花了很長很長的時間說服我外婆sign DNR 外公走的前一天我好不容易可以衝回去醫院看他 (因為在外求學還有其他因素被迫三個月不能回去) 看他每吸一口氣都像在掙扎一樣 我的眼淚完全停不下來一直掉 那天外公醒過來然後緊緊握著我的手四個小時 直到晚上八點多我躡手躡腳離開醫院 那天凌晨就接到電話說他走了 真的還好有sign DNR 看他這樣子活我都覺得好痛苦... 就算急救,救回來也只是延長沒有意義的痛苦而已...
Irvine valley college International business
看得好想哭~打得太生動了
看完了 你的文字很有溫度 很不捨很痛心 但是面對這一切才會真的明白 這一生走到盡頭,始終是一個人。
看到最後全身起雞皮疙瘩 不管做出哪一種選擇一定都是痛的
元培醫事科技大學 醫務管理系
我沒辦法想像發生在自己身上,千千真的好愛好愛大萬,心應該撕裂了吧...
敏惠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護理科
真的很有感觸 謝謝原po寫了這麼有溫度的文章 我目前是護生 記得前年在基護實習的時候 早上跟下午交班前的v/s都是由我們護生量 我照顧的個案在前段 所以都會幫學姊量前段病患的生命徵象 那時候有個叔叔 也是癌末 可是年紀僅有32歲 個性也是很倔強 儘管有家屬的照顧 但總是要自己抽吸氣切分泌物和口水 還記得叔叔的背上也是大片刺青 還有一些道上朋友來探視 來照顧的女友穿著也是蠻辣的 就連照顧叔叔的阿姨 個性也是大方直接 常常比我們這些小護生還了解技術 那幾天叔叔狀況依舊沒有很好 依舊頭很脹 顯得身體及四肢很小 早上依舊自己抽吸口水和分泌物 依舊可以配合量生命徵象 但經過幾個小時 到了下午交班前量生命徵象的時間 剛進病房要拆壓脈帶幫叔叔量生命徵象 但一旁阿姨一直狂按護士鈴 一邊叫我趕快叫學姊 我看到這情形也趕緊找學姊過來 也不管有沒有看到叔叔反應 單位學姊馬上推急救車的推急救車 推EKG的推EKG 推血壓計的推血壓計 但叔叔sign DNR 幾分鐘過去 在門口的我 只聽見學姊說要留一口氣 跟阿姨確認怎麼送叔叔回家 在門口的我直接傻掉 心想 怎麼一個生命就這樣停止 今天還能看他自己抽吸 還能簡單跟我問候幾句的 還能… 老師看我一愣一愣的 便把我支開 叫我陪個案下去插引流管… -敏惠宋慧喬
新生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護理科
辛苦了
中臺科技大學 醫療暨健康產業管理系
他們的愛太感人了😢😢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有洋蔥。。 令我想起我初中時,我奶奶住院了。 那晚12點多,醫生打來叫我們去醫院。坐着的士去,心里都沒怎麼想的。最後情況安穩下來了,醫生拿着一張紙走向我爸。問了一句要插管嗎?插管她一定會更加痛苦(我奶奶98歲了),我看着爸爸無法決定的樣子。回到家早上5點多,我便去睡了,第2天上學請假了。 早上10點多起來,我看到爸爸還睡在書桌沒睡覺。只是對我說了句: 奶奶最疼您。 下午5點多去醫院看我奶奶,突然精神回到幾年前的樣子,很有神。我便去買了奶奶最愛喝的可樂和面包,談到10點多。 第2天下午6點多,我爸打來.說快點去醫院。 原本是迴光返照。我很想我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