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很討厭室友的貓。

2018年5月24日 18:01
那一個陽光溫煦的下午,我一個人坐在房間門口的地板上,哭得不能自已。
室友是一個高壯的運動型大男孩,穩定的上班族,朝九晚五的上下班,是一個職業穩定的業務,而看起來魁武的他,其實有著非常細心體貼的個性,又或者可以說他是一個非常善良的人,至少我覺得這個詞不會太過矯情,初認識他的時候總覺得他是一個非常冷僻的人,但其實只是比較內向,對吧,是個外在和內在相當衝突的一個人,他總是安安靜靜地做著自己的事情,相對起來,我總覺得自己是一個生活雜亂無章的人。 去年的春天,他從流浪動物之家收養了一隻貓咪,品種是米克斯,而取了名字叫做「姆姆」,想當然爾是一個母貓,至少我覺得這個名字很好分辨性別,有問他為什麼突然想要養貓,他給我的回答是「因為想要有個陪伴,但又不希望太吵」,我以為他會回答說什麼很喜歡小動之類的,但想想這個答案也許聽起來更真實,因為室友是個遠從台南來到台北工作的遊子,在這個陌生的城市裡頭他沒有什麼太過社交的生活圈,除了工作,他就是窩在家裡陪著他的貓咪,況且他也單身,沒有太多的生活重心需要瓜分他的生活所需。 姆姆是一隻非常安靜的貓咪,如果用人類的話來說,可以用大家閨秀來形容,就連走起路來都非常的優雅,不吵也不鬧,除了膽小怕生之外,想不到他有什麼缺點,就連貓砂他都用得很乾淨,很少製造家裡的髒亂,不會過度興奮的追趕跑跳,也不會到了夜裡精神百倍的喵喵大叫,吃飯的時候也很有禮貌,我以為室友有特別教牠,但他也說從來沒有,而我是真的打從心裡喜歡這隻貓,很安靜的小動物,好像身體住著一個小公主的靈魂。 家裡有一大片落地窗,牠偶爾會趴坐在落地窗前,曬一個下午的太陽,或者就靜靜地窩在沙發上休息,好像他生來就是要和室友一起生活的樣子,一人一貓的相處我看在眼裡總覺得好搭配,室友躺在床上看書,姆姆就依偎在他的身邊安安靜靜地陪著他,如果要說姆姆是他的女朋友的話我想也不為過,雖然姆姆每次看到我都好像看到一個從未認識的陌生人一樣,不是躲就是跳開甚至倉皇而逃,對牠而言,室友的房間就是全世界,待在那裡面可以得到絕對的安全,就好像防空洞,有的時候從門縫偷偷看著牠,都覺得好可愛,雖然我是真的從來摸不到牠,總是有著名為「距離三公尺」的相處模式,我會笑室友說你把貓咪保護得太好了,但他也總不以為意。 冬天的時候,姆姆會趴在網路數據機上面睡覺,因為那個地方非常的溫暖,而他會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或者就索性躺在電暖器前面霸佔那個最溫暖的位置,真的是一個小公主,後來約莫養了一年左右,大概是姆姆兩歲的時候,牠才開始慢慢接納我這個『僕人』的存在,偶爾只有我跟牠在家的時候,牠會對我比較客氣一點,我們的距離可以縮短到一公尺以內,雖然他好像還是對我很警戒,但是沒辦法,因為室友不在,輪到我負責定時餵牠飼料,所以牠會稍微友善一點,我心裡會暗自竊喜,想著「你要對我好一點喔,因為你現在只剩我能依靠了」,有一點像是精神勝利法吧,雖然我還是對這個小公主畢恭畢敬。
相安無事的我們一起度過了一個冬天,來到了第二個夏天,天氣炎熱的暑氣奔騰,有的時候看著姆姆都會替他身上的那一圈毛茸茸的皮膚感到無奈,心想著「如果我也長這麼多毛的話一定每天都會中暑」但是還好牠看起來對此一點都不感到困擾,而室友好像也從來沒有給他剃過毛,可能擔心姆姆愛漂亮,會賭氣不理他吧。 後來的某一個週末下午,我一個人在家,而室友早早就出門了,也不知道他在忙什麼,我意興闌珊的想著要找姆姆捉弄她一下,但是看見室友的房門緊閉,心裡也覺得納悶,平常如果室友出門的話都會給房間留一個小開口,好讓貓咪可以自由進出,但是今天卻意外的關上,心裡頭覺得奇怪,但想他帶著姆姆回去台南老家了也說不定,我沒有為此想太多,一樣過著悠閒的下午,享受週末假期的片刻安靜,看著電視吃著了垃圾食物,但總覺得姆姆不在,心裡頭有點不太習慣。 那天晚上,室友回來了,只看著他抱著一個箱子,但我一樣沒見到姆姆,我不禁感到疑惑。「姆姆呢?我今天看你房間門一直關上」。 室友有不太耐煩的回答我說『姆姆走了。』 「走了?走去哪裡?走丟了嗎?」 『不是,剛剛在醫院裡面安樂死,已經往生了。』他的語氣平靜沒有任何起伏。 「怎麼會?昨天還在在落地窗那裡曬太陽不是嗎?還好好的啊?」我心裡感到太過震驚,有點呼吸不上來的那種壓迫。 後來室友把箱子放回房間,然後開始告訴我說,其實姆姆一直以來身體都不好,當初他從流浪動物中心接回他的時候,那裡的醫生就告訴他說這隻貓咪抵抗力不太好,可能會很容易生病,而且照顧也許會比較麻煩,但他因為太喜歡姆姆,所以還是堅持想要領養牠,心裡已經決定好要照顧姆姆一輩子。 「可是怎麼會突然就走了呢?」 『牠其實這幾天狀況一直不太好,一直吃不太下,而且沒有什麼精神,昨天晚上我就帶他去醫院掛急診,醫生說他的肺部有很嚴重的感染和積水,後來照了一些X光和抽了肺部的水,說如果要救的話就要插管治療。』 「所以你選擇讓他舒服地離開嗎?」我深吸了一口氣之後,是這樣問他的。 『我沒辦法看到他被這麼多管子插在身上,光是看著牠一直被抽血我就覺得好對不起他。』他的眼睛開始泛紅,深深的對此感到愧疚。 「我能理解,如果我是你的話我也會這樣做。」 『我覺得我沒有好好照顧到他,還讓他這麼不舒服。』他坐在我旁邊,喃喃自語著。 「你做得很好了,姆姆一定很謝謝你。」我握著他的肩膀,想試著抓住他。 『真的嗎?』 「真的,他一定還在,說不定你今天晚上會夢見牠。」 他安靜了片刻,眼淚在眼匡裡打轉,我知道也許我在這邊他沒有辦法好好的宣洩情緒。 『那個箱子裡面裝的是姆姆,剛剛才打了氯化鉀,就剛剛離開的。』 我過去打開那個箱子,看見姆姆安安靜靜的躺在裡面,就好像睡著了一樣,我伸手摸摸牠,還感受得到牠尚未退去的溫度。 「姆姆,你要開開心心的喔,去當一個活蹦亂跳的小天使,記得有空的時候還要想到我們,回來找我們玩,家裡的窗戶和數據機都留給你,電暖氣最舒服的位置也是你的,我會很想你的,但怕你太得意,所以我就偶爾想想你就好,你要記住喔,要常常回來看你的主人,他真的非常愛你。」我非常溫和地說完這些話,一滴眼淚都沒有掉,反而是異常的冷靜。但轉過身看著室友,他放聲大哭,哭得就像個男孩受了傷一樣,一點都無法停止,我只有放幾張衛生紙在桌上,一句話也沒有說,回到我的房間。 隔天一早起床,房門口貼著一張紙條,上面是室友寫的字跡,「今天要帶姆姆去火化,昨天晚上謝謝你。」 我轉過身看見他的房門口一樣開著,留著一個小小的開口,就像是擔心他找不到回家的路,一如往常,就像是姆姆不曾離開過,我看向房間裡面,好像還看見姆姆趴在床上打盹,一樣用著很優雅的姿勢,跟我保持著至少三公尺的距離。 情緒來得很慢,看著這一幕,我開始不斷的掉眼淚,不斷的,想起了和姆姆相處的每一個片刻,都是這麼的開心,就算牠就這樣沒有告別的離開了,但我就是好想牠,而那一個陽光溫煦的下午,我一個人坐在房間門口的地板上,哭得不能自已。 「我真的很討厭室友的貓,超級無敵討厭的那種。」 回顧上一篇文章 #更 親愛的,請讓我殺死你
愛心嗚嗚哈哈
26960
留言 318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