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你/妳能接受養育另一半與前任的孩子卻永遠沒有自己的孩子嗎?

2019年6月6日 23:28
我今年26歲,去年中剛來到澳洲打工度假,在2018年末時遇見了她,今年33歲。 我,台灣人,一個普通到普通到不行的普通人,所幸我底下還有兩個弟弟能夠幫忙操心家裡的事,家人也並不反對我來澳洲,讓我能夠無後顧之憂的來澳洲。 她,澳洲人,18歲以前一直在遙遠的故鄉歐洲與母親生活,18歲時因為早年拋棄家庭、已移民到澳洲的父親突然的聯繫而跟著移民到了澳洲,但因為父親的不當對待而久久不再聯絡,來到澳洲只與父親生活了幾年之後,就搬離父親的住處獨自生活,卻也因為父親的影響而從此有了心理陰影。 前幾次見面時,發覺很聊得來,互相都有了好感,也可能因為彼此心智年齡都滿成熟的,進展非常快,但因為某些因素,她時常突然的卻步。 因為澳洲地大,交通不方便,彼此住的也稍遠些,加上我平常的工作挺累的,彼此見面時間不多,一開始時大多兩週見面一次,平常則是以手機訊息或電話交談聊天,頻率很頻繁,每天都會互相聯絡。 過了將近兩個月時,她告訴我她已有了一個一歲多的孩子,是一位單親媽媽,但沒有結婚過,也從不想結婚,原本甚至也沒想過要孩子,是因為前任說想要孩子才妥協。 在孩子出生前,她發現前任(孩子的生父)出軌而決定與之分手,打算自己撫養孩子。 在孩子出生後,她因為孩子而心軟,選擇再給前任最後一次機會,但過了幾週後,前任覺得他受不了孩子的哭鬧,覺得自己沒準備好迎接新生命,所以他們又分手了。 她必須日夜不停歇的照顧孩子,所以無法工作而沒有穩定收入,也沒有任何家人(母方家人遠在歐洲,父方家人互相交惡早已不再聯繫)可以幫忙,孩子的生父自己都快照顧不了自己,所以沒幫忙也不願意幫忙,她只能領政府的補助金和相關社福團體的幫助與孩子勉強過活度日,也因為經濟因素於2017~2018將近兩年的期間搬了四次住處。 2018年10月,她與孩子的生父達成協議,同住在他的住處(不同房),也方便一起照顧孩子,但兩人除此已無任何關係,她說會這樣做只是為了孩子,她說這種情況雖然為難卻也無法避免,在很多經濟弱勢的離異家庭中也是很常見的。 雖然她住在孩子的生父家中不需再煩惱房租壓力,但家中一切的開銷舉凡瓦斯費、水電費、電信網路費、食品雜貨日用品開銷、孩子的一切開銷等等,孩子的生父一律說自己沒錢,無法幫忙分擔,所以女方只能以微薄的政府補助金支付這些開銷。 起初一切都還好,但過了幾週後,孩子的生父又開始對照顧寶寶不耐煩了,大量縮減自己負責照顧的時間,即使他一週只需工作三天,他也只願意在一週中挑一天照顧孩子,甚至半天而已就嫌煩將孩子丟給女方,自己則出門與朋友玩。 就在兩個多月前,她受不了了,她決定搬離孩子生父的住處,即使自己得要繼續面對房租的壓力,但至少不用再繼續受氣,也終於能「光明正大」的與我交往。 是的!從我們認識的第一天到現在,因為她還住在孩子生父的住處,孩子的生父也發生過因為忌妒她認識其他男人而揚言甚至拿刀嘗試傷害孩子與她養的貓(到了報警的程度),即使他們除了共同的孩子外,早已沒有任何關係,所以到目前為止,我的存在在她的世界裡一直都還是個秘密.... 雖然我知道她也盡力的想讓我感覺好些,例如為我開了臉書帳號只為了讓我的家人、朋友們知道我們在一起了,也打過視訊電話與我媽面談過,想獲得我家人的認同。也向我許過承諾,承諾她以後會試著為我生一個小孩(她知道我非常喜歡孩子)。 在我的世界裡,她是我的正牌女友,人人稱羨,家人們甚至同意我就此留居澳洲。 在她的世界裡,我是她的地下情人,為了保護她的孩子與貓免於他前任不穩定的情緒波及。 記得自己當時也糾結了好長一段時間,猶豫到底要不要繼續交往下去,最後也選擇接受了,也計畫好於七月時找房子住,一起生活。 她也做了許多功課,選定了一個還算合適的小鎮,距離我的工作地點與她孩子生父的住處都不遠,打算在此小鎮搜索適合的房子。會考慮到她孩子生父的住處距離是因為她想在週末把孩子送去給生父照顧,讓她能有片刻的休息時間,也讓我們能有一些單獨的相處機會,雖然她說孩子的生父大概會嫌煩而把孩子帶到他媽那邊讓他媽代為照顧。 雖然平常在電話中,她總是一直說著,她不曉得何時才能把要搬離的東西收拾打包好,因為照看孩子已經讓她忙得不可開交,因為孩子的生父不願意幫忙照看孩子,但我知道她只是在發發牢騷。 平常見面都是我開一個半小時的車去找她,因為她沒有交通工具。 她很喜歡我,時常說她曾交過很多男友,但我是第一個認真對待她,讓她改變原本不婚的念頭想與之結婚的男人。 我也很喜歡她,曾經在下班後累得半死,還開了單程快兩個小時的車去找她,只為了送當時患流感的她去醫院看病,也毫不猶豫的為她結了醫生開的藥(健保不給付需自費,所以她不想買,因為她拮据的經濟狀況),甚至還煮了一鍋雞湯送去給她喝。 一切都看似美好又令人些許擔憂的按計畫進行著,一直到三天前,她向我表達她不想要再有第二個孩子了,因為她覺得她如果在未來像這次患流感病倒了,就沒人能夠照顧孩子了。(她患流感這期間,孩子的生父以要上班賺錢為由拒絕請假在家幫忙照顧孩子,所以即使她病了,她還是戴著口罩在照看著孩子)也有其他另她改變想法的因素例如經濟與生產年齡(她今年已33)等等。 經濟狀況倒是不需太擔心,我早些時候已與我的公司討論過我的情況,希望能獲得加薪,他們也同意了,工作也很穩定。只是女方還不習慣使用我賺的錢,她說從前交往的對象都是自己賺的自己用,連家中家具、電器的歸屬都分得很清楚...。 她又在電話中對我說:「這對男人都很簡單,你們去工作,下班回來就很疲累的去休息了,也不幫忙照看孩子或幫忙家務,你一定會很快就不耐煩了。」 我聽到這裡有些動怒的打斷她的話,「抱歉!但可以請妳不要把妳的前任拿來與我做比較嗎?我們不一樣!」我說。之後氣氛變得很僵,她也需要去幫孩子洗澡,餵食孩子,所以我們就掛電話了。 這幾天我一直在煩惱著這件事情,我也知道她過去交往的對象都很大男人,不願意幫忙家務,覺得洗衣煮飯是女人的責任,還記得有次我提到我是自己洗衣做飯的,任何事都是嘗試自己來的,她對此感到訝異很久很久,瞬間把我的好感分數加到爆表那種...。我感覺她一直以過往的失敗經歷來看待未來,這點我很不能認同,也很沮喪為何她不願意相信我會是一個成功的可能。 其實我糾結的點還有孩子的部分,我來自一個父母親離婚的破碎家庭,從小就一直渴望著總有一天能組織自己美好完整的家庭。也有過照顧寶寶的經歷,我有一個小我十歲的親妹妹,我從小就時常詢問媽媽怎麼照顧妹妹,也常常幫忙換尿布、哄睡等等的。來澳洲前,也時常幫忙照顧侄女(弟弟的女兒),雖然知道孩子很常哭鬧,但依然很喜歡孩子,很嚮往總有一天有自己的孩子。 三天前,她詢問我「我們可以不要有孩子嗎?」,我頓時語塞,還沒想到怎麼回答,一來是我喜歡孩子,二來是這樣就代表我們將不會有屬於我們兩人的孩子,而我們還得養育她與前任的孩子...。也因為這樣,讓我心裡瞬間動搖了。 想請問大家有什麼建議或不同的看法,畢竟我也很擔心自己想的不夠周全,沒有站在她的立場為她著想而疏忽遺漏了什麼.... 或是請問大家可以接受沒有自己的孩子,同時養育其他人的孩子嗎? 我其實原本是能接受的,但又不禁忌妒感作祟,煩悶著為何她願意為了她那不負責任的前任妥協生了孩子,卻不願意為願意負責任的我再勇敢一次? 先感謝大家耐心的閱讀。
愛心嗚嗚
9
留言 10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