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 PO
B36 如開頭,不願意都走了還要挨這一刀,沒有解剖,所以詳細不明,法醫有二驗,但一樣沒有給一個明確的解答,最後死因不明, 祂也想知道,但已經沒意義了, 沒人願意看著心愛的人都走了,還要被動刀的,願意捐出亡者器官的家屬,也都是很偉大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