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你們愛戴的K老師 我有話要說

2022年11月14日 17:34 (已編輯)
有些事情實在是忍無可忍才會決定公開。 原先也沒有想要把事情搞得這麼難看 有很多事情淪為口頭敘述 並不存在證據 畢竟在一起的時候並非要算計對方為目的 自然不會刻意留下這些難堪的証明 還是老話一句 信者恆信 以下稱事主為 K 2021/10/23 和K開始交往 2022/1/10 他單方面甩掉我 2022/7/2 我提出分手 ▲ 事件一 盜竊金錢 和K交往期間 初期他尚未開啟接案經濟上有困難 也因我的工作型態的關係都是K下來我的租屋處 我既會資助他車錢以及住在我的住所 也對他並未有防備之心 那天和往常一樣的和K準備出門吃飯 我的錢偶爾會散亂在桌上沒有整理 那天剛好把千鈔放在桌上 出門前我翻錢包發現沒有錢了 想起桌上的千鈔 但轉頭便沒有再見到桌上的千鈔 以為錢可能被貓推落或是風吹 我就跟K說可否幫我找一下桌上的錢 K卻裝傻說他沒看到 可能掉地上 幫我找看看 但他轉身蹲下去摸地上時我卻清楚地看見 他把手伸進口袋把錢夾出來藏在掌心 在地上摸一陣才拿起來跟我說有找到 老實說我沒在記帳 平時也不太會注意到丟失金錢這件事 但那天偏偏看的一清二楚 手法也拙劣的不忍直視 我也曾當過壞小孩 偷過爸媽的金錢使過小手段 卻未曾想過他都已經是個28 29歲的成年人了 寧可偷另一半的錢也不願意開口說他有困難 但我當下並未說出來 只是照常和他相處 直到送他回家 我思考了很久 最後在他回去都安頓好後決定告知他此事 他的第一反應是裝傻 而後才願意承認自己的錯誤 如此嚴重的問題我以每個人都會有困難為由原諒了他。
imgur
imgur
imgur
▲ 事件二 情緒管理障礙 喜怒無常 時常任由情緒爆走 K就連玩遊戲都無法心平靜和的享受 單機遊戲 競技遊戲 博弈 所有類型 我自己也是個Gamer 總會希望一起分享遊戲 但K只要受挫輸掉便會開始使性子 不說話 反覆刪除遊戲又載回來 嚴重甚至會影響到生活 直接憤而離場或是做出令人無法理解的事 以至於到最後我放棄與他分享我喜愛的遊戲 K根本無法溝通 和K在一起的時間不長 卻經常因為大大小小的事端爭吵 最嚴重的則是有一次時間已經半夜2.3點了 我和K依舊在為了白天的事情議論 但他卻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氣 一邊憤怒的猛捶自己的胸口一邊衝著我大吼 我驚嚇之餘也意識到時間已經不早了會吵到租屋處的其他租客 雖說我平時嗓門不小但也不是這種可怕的音量 我和K說小聲點 會吵到鄰居 現在已經半夜了 有事用講的 K卻不管不顧的大聲哭吼 說那都不關他的事 他就要大聲說出他的想法 他的自殘傾向以及隱藏在平時假裝溫柔的外表下有著恐怖的衝動 我永遠都會記得那是除了我老爸以外第一次有敢放聲吼我 而我明白每個人都有屬於他自己難以療癒的傷痛 只是當時我沒能明白自己終將不是能慰藉他的人。 ▲ 事件三 第一次分開 2022/1/10 K利用DISCORD的直播功能將跟我吵架分手的過程直播給他的朋友群 由於當時是在英雄聯盟客戶端吵架 他直接刪除便無法留下任何紀錄 而後所有的通訊軟體也無法聯繫上K 就連社交軟體紀錄都被清除 我這邊則是個版全都留存當時的歷程 從頭到尾都沒有刪掉 對於這件事我毫無還手之力 只能任由他拋下一切。 ▲ 事件四 捲款誣陷 有衍生一件他毀謗我名聲只為爭取旁人同情的事情 因疫情關係 我脫離上一份工作後未再繳納勞健保(我自己遲交沒話講) 積欠帳單差不多8000-9000金額 那時我只是有向他說明我的情況 而他那邊的情況則是生活費不夠用 K來找我時我借了他8000幫助他度過困難 結果在他請朋友們替他把我分掉那時 向朋友們的說詞是 "他替我繳納了積欠的保險費用8000元" 他隱瞞了我資助他的事實 編造我欠他欺負他的假象給朋友博取同情 並且在刪除聯絡資訊後不表態也不打算將金額還給我 而我當時也並不打算計較 想說那就算了吧 (啊不然能怎麼辦 而且那時我還不知道他私底下臭我) 我以為所有事情會就這樣結束 重新來就好 沒什麼大不了的。 但是呢.... 2022/1/15 K直接從桃園衝下來嘉義我的租屋處敲門 又是哭又是下跪道歉 說他真的很後悔 他不想分手 K總是在我面前自殘讓我心生畏懼 用力磕頭發出的聲響以及嘶啞的哭聲 說那天不是他提分手 一切都是他交給他的朋友指使的 而我也立刻向共同朋友求證 的確有直播一事 也有毀謗的事實 原先我也正在努力想辦法振作 被K這樣突然造訪也不是第一次 對當時的我而言 我也捨不得一切 就算覺得不被尊重 就算覺得他做的事不可原諒 但我還是選擇原諒 一部分被他行為牽制 一部分也是我自己心軟 我和K說 我會努力試試看修復關係 但我不保證我能待他如初 不保證有辦法走到最後 所有的事情我會交給時間掂量 只是時間最後帶給我他更多不堪入目的品格問題...
imgur
▲ 事件五 愛情騙子 後來的我和K依舊維持戀人關係 但並未掛在當前狀態中 為了保護我自己 也為了他的名聲問題 只是未料 那卻成為了他欺騙大眾與粉絲的把柄 在他的直播剛起步時我一直都陪伴他畫稿接案 而且偶爾讓他來到我的租屋處休息放鬆 但就在某次我看他直播時發現了不對勁的事情 K習慣把雜物都放在同一圖層 當時就是開錯圖層馬上關掉 我只看到一眼那是當時他為了跟我道歉畫給我討好的一幅畫 而且為了回應他的用心我也會畫圖給他那是我和他之間的互動 但也許那是女人的直覺 只是那一眼我就發現了有地方不對 放慢並且放大片段才發現 他將畫給我的圖塗改轉贈給當時正在交易的一位女性VTUBER 為此我相當不滿也和K大吵一架 為此K只說那是為了讓客戶掏錢 後來K在下一次來到我的租屋處時 我提出我希望可以看看他和那位客戶的對話的請求 而他也同意了 不看沒事 看了整個心都碎了 K把所有當初對我的甜言蜜語都用來討好女性客戶 諸如 稱讚對方對自己來說多特別 多努力 是多美麗可愛的女孩 並且謊報自己的身世 博取同情 以及三餐溫暖問候 我之所以觸動這麼大的原因是因為 那些話幾乎原封不動我都聽過 隻字未變 只是多數流於言語無法證實 亦難以追究 當然我嘗試過像該當事者索取證據 只是對方也有她的考量 我沒有辦法在這方面證明我的所訴之真實 我連吵架都沒有力氣 只是覺得我的所有原諒換來這種對待很不值得 K那次依舊是哭著說 討好她的行為不過是為了賺她的錢而已 說著因為那位真的是他最大的客戶 一次委託就上萬 他真的只愛我 我強忍自己的委屈憤怒的和K說 你明明是個靠才華的繪師 為甚麼要把自己當成牛郎在那邊戀愛經營? 每個女孩子你都要用這種方式賺她們的錢嗎? 有考慮過我的感受嗎? K除了說在也不會犯也無法組織更有意義的語言。 反覆的原諒也許正是我的錯誤 但必須承認那也是我自己的選擇...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 事件六 改圖反覆利用 前述有提到 K將與我的互動圖改圖轉贈於女性客戶的事件 有鑒於此事我也變得更加不信任他 K在我的電腦上面曾為了工作而登入他自己的GOOGLE帳戶以及臉書 我便查看了K歸檔的雲端資料 其中便讓我發現有好幾張贈與我的圖 竟是改圖自過往贈與其他女孩子的舊圖 憤怒之餘卻也無可奈何 對他而言也許這些東西都是可反覆利用的資源吧?
imgur
▲ 事件七 對毛孩施暴 某次K安排了工作空檔來到我的租屋處 但他其實一直一直都無法容忍我的一狗兩貓 那天貓咪比較躁動 清晨就在東奔西跑 而我的狗狗在看到貓咪玩耍也會興奮的跟著追逐 我在睡夢中被K吵醒 K因為被寵物吵到直接憤怒地起身收拾行李 一邊說著他很累 他要回桃園睡覺 這一切他都受不了 臨走前我的狗以為他要出門就上前湊近 結果被他用力揮開 我其實已經醒過來也聽到我的狗被打的哀號 只能傻眼的看著他甩門離去 就連訊息裡他都避重就輕的說只是拍他 我分明都看見也聽見了 對K而言 毛孩只配乖乖當個裝飾品 不該吵鬧 應該理解人類 雖然平時K也會帶我的狗出去散步 和他玩耍 卻無法接受毛孩帶來的髒亂以及聲響 我能理解 也能接受他脆弱的無法承受毛孩帶來的過敏問題 只是就連給予動物的容忍都低到可怕那樣的主張 卻口口聲聲說自己熱愛動物尊重他們 那種欺騙我實在無法一再說服自己他已經盡力 他從未真正接納過這些孩子。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 事件八 私下毀謗 那件事發生在五月多時 我經歷了一場大病 契機最終沒有明朗 可能是因為我去摸了流浪貓 也可能是因為突然之間的免疫力下降導致的嚴重過敏 那段時間裡我只要躺上床就會渾身搔癢 眼睛紅腫打噴嚏 去看過醫生 也吃過藥 但久未見好轉 我連睡眠都有問題 最終還噴一筆錢請打掃專家來進行房間消毒 怕是螨蟲入侵 在那段期間 K曾說過想要換新的枕套 而我剛好買新的冬被送了枕套 我將枕套洗過後直接轉送給他 然而K拿回去之後卻說 枕套裡有0.3公分的螨蟲... 當時我們為了衛生習慣的問題也爭論不休 K有潔癖 而我過得較隨意且養著三隻毛孩 當時K為了我生病的事乾焦急 而我也為我自己做盡了所有能做的努力 他卻總是毫不猶豫地用譴責的語氣怪罪我的生活態度 明明病的人是我 努力的人也是我 花錢的也是我 乾焦急的K卻總是和觀眾 和朋友訴說他焦急的痛苦跟心疼 由於前段時間經歷了那位女VTUBER的事情 我變得更加敏感 我可以承認是我窺探了不該窺探的事物 觀看了他的臉書對話紀錄 才發現他將我的事情都加油添醋的告訴女性友人 K訴說了我的衛生習慣糟糕 都是他在替我打掃 操心 訴說了我的生活懶散 不上進 怎麼都勸不聽 無法令人放心 種種事情都令他不知該如何是好 他的女性友人直接說了令我無法接受的結論 她說 從沒見過哪個女生這麼噁心 說看不出我為了生活盡力了甚麼? 片面之詞誘導對方說出安慰他的話 貶低我借以滿足他的私心 可事實是甚麼? 假如我真的如此不上進懶散我又何來做到收入比K還要好? 假如我真的令人無法放心連自己生活都無法打理是如何養活三個毛孩? 而且近乎每一次 由於K的呼吸道比我更加病弱 在他造訪我之前我都會大掃除 消毒 換床單 洗貓洗狗打掃得一乾二淨!! 除去我大病一場 或是精神脆弱時無法打起精神打掃以外 我認為我都過得很好也處理的相當有序 而且K總是避而不談 他總會在不通知我一聲就突然造訪我的住處使我沒有準備和打掃 便聲稱我的打掃都是他包辦.... 在我和K坦承說我都有看到對話記錄以後 K始終都不肯承認是他不應該將我的私生活隨意分享給他人且私底下亂消費我 只是一味的道歉希望我原諒他 說錯在他就不應該有傾訴的對象 他的道歉僅是希望我當下不要再繼續揪著他的過錯 至此我和K之間的嫌隙就在也無法彌補 我無法原諒 只是一再的拖著 這樣的關係也不會迎來好轉。
imgur
imgur
▲ 事件九 第二次分手 自從那次事件後我陷入一段時間的低潮 我的情緒低落也提不起勁工作或是社交 我因心率過快的失眠以及控制體重也在服用自律神經的藥物 在這段時間裡我不願意和任何人交流 只陪著家人以及動物 就算K來找我我也興致缺缺 任由藥物剝奪我的食慾以及精神 後來剛好遇上和我一起長大的姊妹即將去到日本唸書 我才短暫停藥 為了和姊妹在出國前有美好的回憶 就連這件事都被K懷疑是否服藥和暫停社交只是欺騙他的藉口 至於我為甚麼會知道當然是因為K直接問我身邊的人 是否真的在吃藥還只是裝給他看的 是否真的誰都沒有聯絡.... 如此互相折磨的關係早已不是健康的 而我的忍耐也到了極限 而壓垮駱駝的羽毛正是 前面提過的女性友人 阿茜 即使我和他的感情幾盡消磨殆盡 但我依舊都還是會默默觀看他的實況當作陪伴 無論任何事情 不變的只有辛勤走過的這些痕跡以及努力 可我卻在他的台上聽到他瘋狂的稱讚阿茜是個多棒的女性 公開曬出阿茜的泳裝大方稱讚身體曲線 臉部稜角等等等等 替阿茜畫圖 說著那些過往對我說的話 說她是他們族的公主 而我在也忍無可忍。 分明向我道歉時又哭又充滿悔恨 卻公開讚揚評判我的人是個多好多寶貴的存在 雖然我明白問題在他誤導對方 並不全然是對方的過錯 但我也有屬於我自己的心結 沒有辦法原諒我討厭的同性 再捨不得也無法再要了 再留戀也要捨棄這一切 不久後我便和K提出了放棄復合的要求 一如我當初所說 我會努力修補感情的裂痕 但我不保證可以原諒這一切 我不保證可以走到最後 我已經努力過了 也珍惜過這一切儘管很爛的鬧劇 至此已經仁至義盡。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K說願意為了我 誰都可以不要 但我請他不要改變 不要拋棄朋友 希望他能維持初心便好 我是惜才 我是與他有了那麼一段短暫卻很美好的時光 我已經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最終發現不適合 從K沒什麼名氣到現在小有做為 有一小群人愛戴著他 那一切何嘗不是我陪他走過來的 K筆下的柴犬妹子是我的角色 那些日常的互動 甚至是閨房情事 所有粉絲們看過的福利圖 都是證明我陪伴他的證據 放棄這些我何嘗不可惜 而我一直很明白的是 所有他自己努力的成果 我從不否認他辛勞的練習 接案 畫圖 經驗 就算我今天說 我是他的謬思 但未有那些日子會有當今的成果嗎? 我和K之間沒有辦法繼續了 但我希望他一直一直往前 一如我和他在一起時對他的期望一樣沒有變過 前述的祕密我都可以替他埋藏在心裡 那是他的不為人知 只願我依舊可以遠遠看著他的創作越走越遠 最初我是這麼想的 可K的做為卻一再超出我的容忍。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 事件十 新歡事件 7/3 對話紀錄顯示 他仍在苦苦挽留我說著那些懺悔的話 我和K正式分開僅僅不到兩個星期 K便在次開台與其他女觀眾好上 他在台上和新歡互動曖昧 並大方示愛 K也一改筆下的妹子 換成了與她的親暱互動 如果僅是這樣我可以自己摸摸鼻子算自己倒楣 和他不一樣的是 我的臉書個版一直以來都是公開且透明 作為記錄生活的歷程我始終不會去移除過往的曾經 包含快樂回憶 悲傷矛盾 全都是我的珍藏 那時K的新歡特地找來我的臉書個版 翻閱我的紀錄 讓我發現她的身分(職業明顯) 並在我跟K當初掛穩交的文章按讚 今天如果是在K的版面這麼做我不會說甚麼 但我原先已將這一切放下並且打算饒了K不對他追究 可是當時這件事對我造成了不小的影響 我無法平息自己的怒火 K可以擁有他自己的心結 而我也擁我有自己的 我可以承認自己近乎仇恨同性到病態的程度 所以對於發生在K身上的種種我也格外不能原諒 原本早已被我壓抑的憤怒都在被他們擾亂後如洪水般爆發 8/18 我已經將當時被激怒的反饋稍微曝光過一次 也在隔天 新歡主動來向我詢問情況 對於我和那位女生之間的誤會最終都有解開 我也原諒了對方 並且揭穿了K給予對方的謊言 說老實話 在那時 那個女生鼓起勇氣來和我澄清以及道歉 給予憎恨同性的我很大的救贖 說到底我是不甘心 但求的也不是甚麼複雜的交代 不過是一個真心的道歉而已 我便已經釋懷不少 K本人卻絲毫沒有悔改之意 只是重複著下一次犯錯的循環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這些是當時憤怒揭露部分事實的紀錄 ▲ 事件十一 外流女性私密照 也許這件事對我而言是影響最小的 但未必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如此。 由於K是個繪師 總是吸引喜歡他的粉絲貢獻素材 所謂貢獻素材是說好聽一點的說法 說難聽一點叫做清涼照 裸照 私密照 意境照 無論要用甚麼稱呼 只能說 這種事終究是紙包不住火的 由於我和K之間是那樣的關係 我本人有自信也樂於分享給他 在他有需求 或是聯繫感情時偶爾用來調劑身心不是我會排斥的選項 然而我也相信他 沒有為此向他有過任何懷疑 給予了這種程度的信任 偏偏與之回報的卻是 某天共同朋友意外稱讚了我的身材以及身體的形狀 我才驚覺 他竟然將資訊分享給了身邊的朋友 在未經我同意之下 我並不在意被共同好友知曉這些秘密 畢竟我也對自己具有一定的自信 可這件事卻不是只有發生在我身上 :) 過往他允許我觀看對話紀錄的那次也讓我發現 那位女VTUBER傳給他真面目以及當過車模的清涼照片 儘管有做收回或是刪除 身為女人怎麼可能不會發現這種事呢 至於是不是只有我共享了這樣的私密我不得而知 再來 新歡同樣也成為了他的受害者 從共同朋友那邊得知 他會分享追他的 曖昧中的女性傳來的清涼私密照 就連我都輾轉得到了新歡給予他的私密照片 對於我來說 我不吝於分享 我也懂得如何保護自己 但是對於其他成為他無數謬思女神之一的女性們 他假借畫圖的名義得到的這些清涼照 妳們知道自己外流了嗎? 不管是作為炫耀或是分享 他就算打死不承認他做過這種事 都無法解釋為何我和他的共同好友竟都擁有妳們的秘密。 ▲ 事件十二 再次毀謗我 就在我已經不再跟K有任何交集以後 從共同好友那邊得知 他在追求新的女性時又再一次故技重施 為了誇讚新的女性漂亮 不惜宣揚是我破壞了他的美感 K聲稱 是因為和我在一起 導致了他的審美觀歪斜 因為喜歡我 所以誤以為我發福的身材才是最美好的 直到遇到新的女孩子 才驚覺我的身體是如此醜陋並且影響到他 雖然我對我自己的自信不源於他的認同才存在 但誰被這樣說能不發火呢? 多少成為過去式的人都被他講得如此難聽 K的道歉跟懺悔大概都只是為了讓自己脫罪拿來使用的工具罷了。 K善於擺出憂愁和受害者的模樣騙取同情 多次被他消費被他利用我早已不知道該對這種性格說甚麼 前期的他是那麼無聞 甚至需要我的援助 甚至他回去過年替家裡工作我都還借他10000元再次支撐他的生計 儘管他有過不良紀錄 儘管我們之間發生過那麼多衝突 直到後來生活即使有漸趨改善 也未曾改變如此言行 多少他曾在觀眾面前說過擔憂我的生活而感到焦慮不安 可曾想過我其實活得很好根本就沒有甚麼問題 多少他曾在觀眾面前說過的謊言觀者卻不清楚真相 講個最簡單的 K曾在直播上說他上次哭泣是在高中 因為女友經痛無力掙扎而心疼落淚的故事(現代林黛玉嗎?) 和K在一起不到一年的時間內我見過那幾次如野獸般哭吼的男人都是些甚麼? 甚至是在7/3最終我和他提了分手不再復合的要求 他卻不讀訊息令我渾身恐懼警鈴大作 而那是我最後一次觀看他的網頁紀錄 顯示了他正搜尋車票要殺下來嘉義準備故技重施 我嚇得連忙請房東更改大門以及房間門密碼 逼迫我只好撥通他的手機嘗試溝通 電話另一端他既崩潰又絕望的在路邊又大哭又挽留 還告訴我他如果現在騎車一定會出意外意圖利用我的同情心 好不容易軟硬兼施請他回去不要下來找我 也請他認真生活不要放棄自己所努力的一切 他向我承諾一定會繼續努力並追回我 等待我回心轉意 而他也說相信我一份喜歡絕對是長情的以年作為單位計算 只是可惜了 慣性說謊對他來說就像呼吸一樣自然。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事已至此 讓我想起 當初K向我訴說他前女友和他分開後毀掉了他所有的心血一事 原先兩人一起經營的粉絲專業 卻在分開以後被女方的報復毀於一夕 聽著很殘忍對吧? 女生很壞對吧? 我當初也是這麼想的 一如這麼厭惡女性的我並未追究其真相及詳細原因 但在經歷這一切以後 似乎也不需要知道了 一瞬間就明白為甚麼過去的人要親手毀了他的努力 他的成就是欺騙多少女孩子的心意造就的 拿錢給他的女生每個都是他嘴裡的最特別 乖女孩 避重就輕的從不敢說自己的過錯只敢編造以及闡述部分事實 而且極度排外的K總會將知道真相以及不支持他的人封殺抹除 只怕自己的謊言被拆穿 只怕聽見他不願承認的真相 我的周遭朋友無一例外的都被拉黑排除 然而我所探究到的真相實屬部分真實而已 誰知道藏在他背後又有多少的謊言? 可憐之人必有可惡之處。
imgur
imgur
imgur
在K個人頁面也幾乎找不到過去對象的交往紀錄以及他為她們畫的作品 他為了我的創作也幾乎都消失得一乾二淨 僅此作為紀錄 也告知未來要喜歡他的女性們或是粉絲們 他的EX一個換過一個又一個的 10幾位前任 K又對各位承認了多少呢? 還是依舊在保持他清高的形象嘛? 只有真實陪伴他 生活過才能得知這些真相 他又說了多少謊 這邊有記錄到 他對外聲稱2月就與我分手的資訊 我只好提供我未曾離棄直到7月才正式與K切割的證據 種種對話紀錄我都可以證實 那段就連我自己都很艱辛的日子裡 我並無拋棄他只是不負責任的要他自己長大自己面對那些改變 在他每一次壓力大 需要陪伴我都排出空檔讓他躲到我的避風港 一個月他都要來找我一到兩次 住個三到四天 K多次向自己的客戶說 家裡有事 忙碌 沒能在期限內完成稿件 大多都是他跑來跟我滾床單 打電玩 放鬆 逃避一切壓力的藉口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imgur
眼見著K再次培養粉絲 捲土重來 並且再次拋棄和我達成和解的那位女性 明明是她拯救了K不要被我的怒火一口氣摧毀 他卻依舊毫不珍惜親近的人對他的付出 儘管我也有我的生活要忙 但一腔怒火無處宣洩 我不是聖人 只不過是做出如此選擇 脾氣也不怎麼好的凡人 我決定不再隱忍那些醜惡的作為 隱藏在那個擁有姣好身材以及俊美臉孔角色背後之人的真實模樣 隱藏在那個假裝善良脾氣底下的恐怖本性才是原貌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 但一再挑戰人底線的無賴不值得再獲得寬恕 揭露這些真實對我可能亦無任何好處 人微言輕 也或許不會影響到任何人事物 畢竟不是算計好的劇情 也不是為毀了對方而談的感情 我無法剝奪他親手努力的的真切成果 但依靠謊言欺騙的不勞而獲我只希望他得到應有的下場 儘管我道盡了這些對其他人來說也許微不足道的個人故事 但我相信喜歡他才華的人仍舊喜歡他 一如我當初為何如此選擇 一路走來為何如此熬過來 假如撇除這些私人情緒與怨恨 K仍舊是擁有才能的畫師 善於傳達情感的畫匠 我是因為受他的作品感染而被他所吸引 喜歡他的線條 在那之中賦予的情感 卻不知道那原來都是源自於他從多少女孩子的感情得來的靈魂 只可惜他的品格問題毒害了這樣的才能 最後也許在補充一些圖片吧
imgur
imgur
為何我懷著如此大的憤怒 相信也不用過多解釋 正是因為努力過 珍惜過 那些曾經都真實存在過 如果一切對於我來說都雲淡風輕 提得起放得下 那他的死活與我便不再有任何關係 我甚至還希望他繼續向前 繼續努力 若有機會 繼續單純作為粉絲默默看著他像當初約定好的發光發熱 那是何嘗不可? 但如今看到同樣的戲碼在短時間內又要上演 我恨不得他就此消失 失去才能 失去所有 也許這麼一來 我的怨恨就會得到平息 我也從來不是甚麼好人 沒有詛咒他就已經不錯了 假如我的控訴有半分虛假 我很歡迎他來和我對證 如果擁有那樣的勇氣可以直面自己的謊言與醜陋。 奉勸他身邊跑來刺探我的親信們 認清他是個什麼樣的人 這樣的人根本不配被尊稱為老師 我希望你消失。 求求你消失吧 。 做這些只是為了記錄 我自己也已經不清楚我究竟想從中獲得甚麼 心靈沒有辦法獲得平靜 我也只是想要讓自己從這份難受裡面脫身 想要得到真心的懺悔 想要和解 想要一切痛苦都沒有發生過 大於我想破壞一切 想要發洩怨恨 想要消滅某個人的衝動 我也不想成為這樣的人的。
愛心嗚嗚WOW
82
留言 52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