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筆記-光影故事4

2020年10月26日 13:50
天氣微涼,妳穿上了我先前勸敗妳的駝色長風衣,雙手緊抓著的領子隨著風不斷擺動。 「嗨,好久不見~我都快要忘記你長甚麼樣子了~」 這是妳關上車門後的第一句招呼,燦笑的美眸中風情流轉,一雙白腿從交叉的風衣下擺延展出性感的線條,讓人心跳忍不住停了一拍。 「沒辦法,這是社畜妳懂的。」 是啊,為了五斗米,兩個人的空檔可以如此地貼近兩條平行線般前進,就連今天也是妳工作臨時打亂計畫才有的交集。 「上禮拜還不是跟妹妹約會了,還拒絕我……不管啦,今天就麻煩你連同接下來一個月的份一起餵飽我囉❤」 說到這,妳輕咬了唇,露出了小惡魔的微笑,我對於這種沒有壓迫性的邪惡絲毫沒有抗性。 簡單的寒暄之後,車上反而陷入了一陣沉靜,事後聊天才知道這不是沒有話聊,只是兩人都在壓抑著心中對彼此的渴望。妳看著窗外,一雙長又翹的睫毛跳動著,如同我的心跳般雀躍。 很快地,默默在心底燃燒著慾火的兩人來到了那應許之地,重視事前準備的我已經透過手機訂好連續的六小時休息,所以不需要跟櫃檯有過多的往返,手機一個眼神確認就獲得了進入聖地的資格。 這是一場沒有人能打擾的祭典。 閃耀著霓虹燈光的房間極大,以至於妳的高跟鞋聲都有了回音,彷彿是祭典開始的禮器奏樂。 走在前頭的妳放下了手提包,轉身面對我,迷濛似霧的眼神下閃耀著異樣的光彩。 「今天我們把握時間吧,別按摩了吧~」 說完這句,妳緩緩地解開了風衣,裡面竟然只穿了我送給妳的性感內衣,慚愧的是剛剛一路上我只注意到妳的腿,卻沒發現妳身上的異樣。 只見黑色的線條如蛇般纏繞著妳雪白的頸子,然後俐落地一直線鑽過雙峰之間咬上了丁字褲;即便是那對豐滿的乳房也僅有單純的線條沿著形狀繞著外圍,然後以蜘蛛絲般巧妙又鬼斧神工的花紋遮住了關鍵的部位,加上舉手投足間散發著Rōzu那柔和卻又舞動的氣味,在感官上勾勒出一種直接了當卻又層層堆疊的性感。
「舔我……」 妳在諾大的紫色皮沙發中央緩緩坐下,黑色的高跟鞋跨上了椅墊,雙腿呈M字張開,雙手高舉至頭後抓住了沙發椅背,以最大版面的動作展示了女性的性器官,這是我認知裡能想到雌性對雄性最挑釁的動作。 而不知是震懾於妳強大的性感氣場,抑或是單純順從了自身的渴望,我跪在沙發前,雙手撐地,如犬般用舌頭沿著妳的大腿內側一圈一圈往深處迂迴前進。 「唔……」 我眼神往上看著妳,妳同時也眼神淫靡地睥睨著在下面的我,朱唇微張,兩人的眼神彷彿已經在空中熱烈交纏著。 為了挽回些主導權,我刻意把動作止步在鼠蹊部,只沿著丁字褲的邊緣,時而深吮,時而輕舐,時不時才刻意用鼻尖劃過褲底,那裡有著一小圈濕濡的色澤。 「啊啊!你故意的嗎……」 發現了我的挑逗犯意,妳粗魯地抓住我的頭髮,朝著妳期待的地方壓去。我沒有抵抗,順著那力道吻上了花蕾,舌尖同時迎上了那濕痕底下的花蕊,而正好抵住花蒂的鼻子忍不住深吸一口,那麝香的後味混合著蜜汁的氣息,在體溫的醞釀下散發一種原始的催情激素;我忍不住扯開丁字褲,朝著花蕊一陣猛吮,舌頭同時不停嘗試著伸入其中。 「嗯啊……就是這樣……」 妳的身體扭動著,顫抖著,然後弓起;抓著我頭髮的姿勢沒有改變,就這樣用雙手主導著自己身體的快感,最後在一陣高分貝的嬌喘中,我感覺到舌尖傳來一陣緊縮,知道妳不喜歡過度的刺激,我放慢了動作,溫和地親吻著妳沾滿花蜜的下體。 一陣喘息後,妳冷不防地把我拉上沙發,跪在我兩腿之間,瞬間主客對調。 「給我……給我……」 妳夢囈般呢喃著,胡亂地扯開了皮帶跟拉鍊,接著粗暴地脫下了我的牛仔褲,隔著內褲嗅著已經滲出些微前列腺液的腫脹陰莖,不斷撫摸。 「你的肉棒……(吸氣)……好硬了……」 妳用鼻尖從上到下蹭著陰莖,像是要把氣息烙印在腦海般深切地呼吸,時不時輕輕啃咬,就這樣不知持續了多久,妳才解開我內褲扣子,本來就快要撐開的肉棒一下子彈出,妳也順勢含入口中。 「咕唔……咕唔……」 妳熟練地用手緊握住根部上下套弄,唇舌不斷地包圍著龜頭摩擦,大量的唾液從妳口中流洩,我甚至能感覺股間有涼意滑落。 妳一面在我兩腿間起伏,一隻手還不忘往下取悅自己,從龜頭傳來妳舌尖的頻率彷彿可以感受到妳快感的起伏。 正當我投入於這醉人的口舌服務之時,妳倏地起身,扶著那脹得發疼的陰莖就這樣順勢坐下插入,一切發生在電光石火間,還半臥著的我甚至有些愣住而來不及起身。 這時妳一把抓住我正要抱住妳的手,壓制在我頭後,如同妳方才女帝降臨般命令我替妳口交的模樣,只是此刻的妳依然是武曌,而我只是一介面首。 「啊哈……今天你不準碰我,誰叫你讓我跟沒溫度的玩具玩了這麼久……」 說完,妳帶著戲謔的笑容,居高臨下地吻上了我的嘴,猛力吸吮著我的唇與舌,像是要舐去沾染其上的妳的花蜜。 妳的腰劇烈地搖擺了起來,身體的重量讓每一次往前都能確保肉棒一路頂到最底部,直到感受到肉壁像舌頭一般摩擦著馬眼,直到身體末梢傳來了無數次的酥麻。 「啊啊……天啊……你的肉棒好硬好燙……啊啊……」 似是受到了激情氛圍的影響,妳的搖擺速度開始加速,本來壓制著我的雙手也轉為將我的頭緊抱入雙峰之間,呼吸困難間甚至能聽到妳如馬蹄聲般急促的心跳。 「啊哈……不行了……要、要去了……啊啊!!」 妳緊抱著我尖聲喊著,被摩擦到有點麻痺的下體傳來一陣用力的緊縮,本來還激動緊繃的身體瞬間放鬆了下來,偶爾帶點微顫。 我伸手環抱住妳,這次妳沒有禁止,只是在我身上喘息著,收縮著,手掌傳來了妳汗水的涼意及發燙的體溫。 擔心妳吹冷氣風會著涼,我維持著插入的姿勢從大腿下方把妳抱起,緩緩走向床邊。 「不要拔出來……」 妳像無尾熊般勾在我脖子上說道,語氣已沒有方才的強勢與霸道,取而代之的是種帶著傲嬌的祈求。 我只得以火車便當的姿勢慢慢將妳放下,然後拉了一個枕頭讓妳躺著,還順手往妳肚子蓋上了棉被。 「今天妳怎麼了?」 我問,幫妳理了理被汗水黏住的瀏海,妳這樣的方式的確很反常。 「大概是餓太久了吧,一直玩玩具很空虛……」 妳傻笑著回答,嘴角甜美,讓我忍不住在妳額頭吻了一下。 「那叔要繼續囉?」 我試探性詢問,畢竟剛剛我沒有到,還插在裡面的陰莖被夾得脹得發疼。 妳害羞地拉起棉被蓋住頭,點了點頭。 於是,接下來的時間裡,妳在我的予取予求中成了媚娘,氛圍也一下子回到了父權的時代。 霸道,且溫柔。
124
回應 10
文章資訊
10 篇文章431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8 則貼文
共 10 則留言
國立臺北商業大學
穩坐沙發 -喵
國立聯合大學
專業的就是不一樣
臺北城市科技大學
優等 熟成紅茶微糖微冰
僑光科技大學
看來 真的餓很久了呢~ 坐等下篇 -🦖
RAPU
欸!偷發文!
B6 就說我是神出鬼沒的薪水小偷啦😅
中華大學
哇 好棒的文 等下篇~🥺 🐰
馥也名列我愛好香水前五名
淡江大學
好喜歡最後一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