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創 早安

2月14日 09:49
#PRIVATE_CONTENT# #DISALLOW 深卡# 做一場白日裡的大夢。 / 週末的陽光散落在十點鐘的臥室裡,時針滴答,一陣布面窸窣製造出輕響,喚醒了那尚未清晰的意識。 感受到原本放在腰線的手緩緩挪動,臉頰和裸露在外的肩膀上有若即若離的淺吻落下,呢喃嗓音隨之而至。 「寶貝,你醒了嗎?」 無奈眼皮實在不願費力撐開,身處和煦氛圍,內心掙扎著像一隻貪睡的貓,懶洋洋地舒展四肢,哼哧嚶嚀,賴在床上不起,攫取更多日頭散發的熱意。 肌膚相觸所帶來的知覺的確美好,除了溫度適切熨妥,也透過貼合的區塊,真正體認到對方的存在。 尤其是那懾人的滾燙,緊靠於臀縫,跟著吐息起伏,一下一下,隱隱磨人。 「你看⋯⋯小壞蛋。」 冤枉,這幾天天氣不錯,令人誤以為幾近春季,昨晚半睡半醒只覺悶熱,旁邊某人又似智能暖爐勤奮上工,運轉不止,朦朧之間簡直受不了,索性褪下睡衣,赤身裹上被窩,為求一場好覺。 眼下早晨的反應怎麼可以如此加怪,本來就是正常生理現象,還能說得振振有詞。 奈何後邊蓄勢待發,難耐地微微碰撞著,只好吞下害臊,被迫默認自己在青天白日蓄意勾引,讓薄紅漸漸蔓延脖頸,直到再也無法掩蓋面容,遮羞般拉起毛毯,來個眼不見為淨。 「轉過來⋯⋯你的唇也好好吃,讓人忍不住想多親幾口。」 手被大掌牽制,不容拒絕的力道使之從臉上移開,暴露出濃欲滴血的嘴。 貝齒輕抵,先前親腫的脹疼感突突地延伸尾韻,以剛剛啃咬的地方為中心,向外擴散,遞送一波波幾乎快要將脊柱酥化的發麻,人軟得像沒骨的花朵,沾染朝露,一片洇潤濕濡。 情一動而全身動,不用更多的挑逗,和枕邊人歷經數次床事的軀體已經不由主我管控,這副空虛渴望的模樣讓人無比羞赧,何況甜話綿綿,繚繞於耳,哪還有厚顏綻放私密之處,擺出泰然自若的姿態。 一心只端著掩埋短缺的念頭,緩緩找回些許回絕的力氣,雙腿攏聚,思想遊蕩在信心邊陲迷茫,想放棄卻又不甘於此,天人交戰。 然而此時,原本浮握在雙腕的手移轉到了膝窩,蘊含誘導意味的掌心契貼於上,沿著不定軌跡來回撫摸,再一寸寸以指腹施力,溫文地為腿中縫隙騰出空間,面上邊親吻邊將呼吸噴灑於耳廓,沉緩低訴。 「只要是你的樣子,所有關於你的事情,我都很喜歡。」 這話無異於不耗一兵一卒之力便空手白拳令對方棄甲歸順,簡單語句佔滿了腦海,一瞬間不知道如何反饋,僅僅是心跳亂了套,就奪走全部該有的和不該有的考慮,撲通隆隆,連小鹿都不曉得撞哪去了,徒留一道炙熱趁虛而入。 在呆楞期間徵得同意,先是緩送推進,再來靜等適應,而後抽插深挺,一步步用密不可分的方式,把整個人納為己有。 一方面處處顧及,心細溫柔,生怕弄疼了不舒服;另一方面律動不止,拆吃入腹,滿足喟嘆斷續接連。 「感覺你今天特別的緊,是剛起床的關係嗎?」 超乎尺度的提問內容跟著自然吟洩的單音詞彙,逼得理智反覆煎熬,每每這種時候最熱衷於說出使人下意識因難為情而敏感的惡趣味疑題,在周身佈滿他氣味的環境,扭捏地聽隨刺激強度收合秘徑,換來更長時分的操弄。 後背仰靠灼人懷抱內,淺淺滑入並停滯,再徐徐循著來時路途退出,臨到穴口重新猛地往前突襲,激起層層顫抖,快感衝擊心神,沉淪一次次身體汲取到的歡愉裡。 上胸不自覺前傾好讓下身能更好地湊近那張弛得宜的胯股,手臂反向抓住掐陷於腰際的指節,如溺水的落難人獲得唯一一根樹枝,可實際上又顯得毫無意義。 「我就喜歡看你這個樣子,你那迷離的眼神,想要卻又不敢叫出聲的樣子。」 早些時候被窗框遮擋部分的太陽已悄然露出剩下的四分之一,光芒融融,絲毫影響不了床上抽送的頻率。 無人在意的毯子早被推到一旁,避免波及,卻又恪守著職位,替晃動的身影提供邊線警戒,同時給予縱情之下一份攥住的安全。 「每一次進出,你都緊緊抓著我。」 麝香包圍,發散在兩人之間,從中摻雜絲絲玫瑰身體乳的味道,纏繞於鼻息。 耳旁滿是愜心的粗喘,熨燙鬢邊,吸吐加深了與胸膛貼近的面積,體溫傳遞,好似透過這種方法來敘說戀和憐,喜歡到僅能以肢體語言表達。 堅挺依舊不失風采地來回深淺,侵池略地,雙方擦撞再藉由氣體傳播一聲又一聲,偶或短促輕哼,交互的小腿彼此壓疊,進出應和。 兩手自後方回到正面,被環抱於柔軟上擺放,肩胛嚴密地挨靠肌膚,整個人蜷縮般依偎懷裡,意識只剩一下下逐漸加速的動作,已然超越感知所能承受的閾值,神經在強烈刺激下維持巔峰不斷,心雷鼓震。 「我們一起高潮好嗎?」 說罷,臂膀隨即箍緊,微弱抖動從內側推擠,方才的激烈還殘留在軀殼裡,急遽換氣及自深處擴散出來的酥麻支配著所有思緒,暫時無法逃離登頂賦予的亢奮。 繃縮的大腦頓時鬆懈,放空地追憶前半小時的愉悅,繼續探索下去反倒只存餘那些直擊靈魂的情話,以及那局被曲解成自己貪歡的圈套。 日曬照常幫屋內鍍了層金,上午的一切為這一天墊鋪了嶄新的開始,有性的愛才叫人明悟什麼叫寵,什麼叫疼,還有,什麼叫做賴床。 「你是屬於我的。」 稍顯汗濕的腿根仍然不住地磨蹭著臀瓣,上頭淡淡印了變換姿勢時的壓痕,對應床單的皺摺和散亂的枕頭。 泊泊白濁被桎梏在塑膠套前端,外界是溫暖的腔道,保有尚未消退的賁張形狀,任由時間推移,隨之卸下了顏色化作透明。 身體距離不變,心的距離慢慢同步,也不變。 「我好愛你喔,寶貝。」 / 我試著把孤獨藏進耳機。 -------------------- 後記: 致敬,我劇本沒寫那麼好,歌貌似也和內容沒有半毛關係。 ⋯⋯還是這不算二次創作?三創? 總之,不曉得哪來的想法虐待自己,現在好想吃鮪魚蛋餅加起司喔。 -ᶘ ᵒᴥᵒᶅ
46
回應 2
文章資訊
Logo
每天有 8 則貼文
共 2 則留言
國立虎尾科技大學
出戲
國立政治大學
隨意在誠品翻一些書籍 文字映入眼簾 腦海卻投射你的專屬emoji 但這篇看完 umm...看完在找哪個段落有歌詞😂 阿 只有一天的假期洗不去疲憊 晚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