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7日 01:49
我穿著連身裙蹲在便利商店的大片落地窗外頭,用拖鞋把第三支熱又紅的菸頭踩熄。 脖子上的汗水滑落,夏日之夜的空氣黏稠又潮濕,依附在長到要垂落到地板的髮絲上。 無一人的大街上有著好幾盞溫和柔弱的燈光照射與閃爍著,空蕩蕩的街道上只有三五個半夜走路的人們,還有一團看起來像是喝醉胡鬧吵雜的大學生人群,儘管距離遠遠的。 被微弱又吵雜的聲音煩擾到受不了後,我決定換頭的方向。 另一面是窗戶暗的不行的整棟宿舍,一棟連接著一棟的兩三層樓房,已經沒有(也許有一兩間)燈光從蜂窩式的隔間透出。然後是門廳流露撒出的光線,被漆黑包圍,卻彷彿上帝之門就下降在此處。 我低頭深吸一口氣,又喘息了出來。 小穴裡按摩棒維持速率地緩慢振動著,上頭顆粒跳動著磨蹭騷癢我的肉壁,到達了一個持續時間後,連身裙下乳頭突出的裸體忍不住發顫抽蓄了一下,溫熱的體液滿溢出來緩緩從大腿流下。 大腿張開著蹲在地板上的姿勢十分羞恥,但我依舊忍不住將手指下滑深入裙底按摩撫摸,沒有顧及遠遠的街上有人走向我,接著又抽蓄著身體到達了高潮一次。 被汗水與濕潤空氣浸透的長捲髮垂了下來、遮住與掩蓋我高潮後暈紅的臉龐。 我面向著地板喘了幾口氣,撫平一下顫抖過後的身軀。 再一陣子過後,站立了起來,往店門裏頭走進去。 店員彎下腰來要把一個箱子搬起來放上架子,移動著背部向斜後方彎腰。 「他不會回來了妳知道吧。」 聽到這句話後,我感受臉頰有些溫熱,乾淨的兩行淚水滑落得很完美。 靜止了三秒鐘後,我走到櫃檯前站著。 店員盯著我瞧好一陣子,好像在觀察動物園裡的物種一般。 沒多久之後,伸出手來拍拍我的頭,然後撫摸。
20
回應 0
文章資訊
3 篇文章28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8 則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