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暫定)-序 #長篇

6月16日 01:21
夏天的夜晚,在海風的吹拂下並不怎麼炎熱,但一旁熱鬧的海灘酒吧,強烈的音樂與高談闊論的談笑聲,點燃著這個夜晚與此刻在這享受的人們。 「這身材…」一位綁著高馬尾,身穿深紫色比基尼的女子,將手撐在桌上,托著臉盯著前方不遠處的吧台前被不少女生圍繞著的男子,意味深長的說著。 「我們Jack身材可真的是極品呢!」女子對面的男子不懷好意地笑著。 「是天菜沒錯!」女子眼神依舊沒離開那位身材精壯的男子,180的身高,就算是寬鬆的五分海灘褲,視覺上也毫不影響他那修長且結實的大長腿,上半身穿著水藍色襯衫當搭配,全開的襯衫,將上半身結實的胸肌與明顯的六塊腹肌,襯托得更加顯眼,再往上看男子的臉,精緻的五官,搭配如太陽般燦爛的笑容,周圍的女生都為他瘋狂。 「有女友了嗎?」女子收回視線,看著眼前的中性且帶點嫵媚的男子。 「有,但聽說各玩各的,而且…男、女通吃!」男子挑眉並給了女子一個眼神,讓她自行體會,女子聽聞,拿起桌面上的啤酒,仰頭一飲而盡。 「趙文晴!」雙手抓著啤酒的一位男子,將酒瓶重重的放在桌上,並坐了下來,語氣略帶威脅。 「暐暐!別跟晴兒說這麼多有的沒有的事情。」男子皺著眉,輕聲喝斥。 「寶貝~又不是什麼大事,女人間的閒談罷了。」陳軒暐抱住趙文廷的手撒嬌道。 「哥,我只是問問,而且我也有我的準則。」趙文晴拿了哥哥趙文廷剛買回了的啤酒開瓶。 「明明一直都很乖的…」趙文廷嘆氣,他陽剛的外貌,再搭著他現在皺眉的神情,表情又顯得嚴肅了些。 他不懂跟他相差10歲的妹妹,怎麼上了大學後,宛如脫韁的野馬,不再是小時候那乖巧可愛的小妹妹了。 「哥,我都大二了,滿20歲了,真真確確的是個成年人了!」趙文晴不悅的抗議著。 「文廷,晴兒長大了啦!是個女人不是小女孩了」 「啊呦~阿廷,就是妹控咩,管得嚴。」週遭的朋友們笑鬧著。 「你上了大學,真的是匹脫韁的野馬,誇張的很」趙文廷還是停止不小心中的擔憂,就算妹妹成年了,在他眼裡她始終是個小他10歲,需要他照顧與保護的小女孩。 但趙文晴上了大學後,一改往常乖巧的樣子,一下子變得過分成熟,會喝酒、抽菸,化淡妝,穿著自信,毫不吝嗇展現著自己身體的優點,在趙文廷的印象裡,她都只是個還穿著學校制服的青春學生,而現在連感情上…他實在不知道怎麼說她了,她很多的改變都令他有些頭疼,更多的是擔憂,雖然她在家中父母眼裡一如既往的乖巧,她在家一切都偽裝的很好。 「哥,我也沒多壞吧?我只是在感情與性的思想方面比較開放自由而已,我在爸媽眼裡還是一樣,反倒你跟暐暐,才讓爸媽頭痛吧。」 「有些事你不說,我不說,爸媽不會知道就好。」趙文晴反擊。 趙文晴說的確實沒錯,就算他們家庭關係再好,他趙文廷與陳軒暐同性戀人的關係,在一開始也讓他被父母視為叛逆的逆子,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家中也接受了,所以文晴才會被大家更視為珍寶,但變相的對她卻也是種壓力,所以他也才選擇替妹妹隱瞞,說到底現在如歐美那樣開放自由的思想,接受度也越來越高了,就某層面來說,文晴的思想與觀點也不是他能干涉的,但妹妹這樣的反差與變化,還是讓他有點無法適應,反倒是暐暐,意外的支持她。 「好啦,別吵了!你們兄妹倆齁~大家開開心心的出來玩就放鬆吧!」 「寶貝,晴晴長大啦!她懂得保護自己就好了,別管這麼多了!」陳軒暐打圓場說到,他聽得出文晴剛剛的話略微刺,但他知道她不是有惡意的,畢竟在當時,最支持他們戀情的人,是這位非常有爆發力的女孩,她這樣自信的魅力是他欣賞的。 「晴晴已經20啦!多好阿~這麼開放好啊!可以跟著我們一起聊色色的大人話題!」 「對呀對呀!都20了,不是剛滿18,阿廷別管這麼多啦!」其他朋友也不約而同的說著。 看著被自己朋友嘮叨的哥哥,趙文晴心情又好了起來,儘管自己跟哥哥差了10歲,但哥哥運氣真的好,有著這一票知心朋友,都寵著她,把她當妹妹當朋友,無話不談,在這樣的圈子哩,她很舒服自在,現在自己也成年長大了,終於能這樣跟著大家出門遊玩過夜,喝酒暢飲,多麼快樂。 「我想換換口味喝調酒,有人要嗎?」趙文晴開心的笑著起身,詢問著大家。 「Long Island~」 「Mojito!」 趙文晴默默記下,並朝酒吧走去。 「你們有幫客人特調嗎?」文晴問著眼前一頭俐落金髮,臉蛋也不錯Bartender問到。 「有,美女偏好怎樣的口味?」Bartender帥氣的笑回應著。 「我一直很喜歡玫瑰荔枝調酒那種酸酸甜甜的調酒。」 「好」 「啊!對了,我不喜歡酒精的苦味。」趙文晴熱絡地靠在吧檯,不朝痕跡的對著Bartender放電。 人生嘛~及時行樂喽,她蠻樂於這樣周旋在曖昧的氣氛裡,對她來說這種男女情愫是種極具挑戰性的遊戲,她喜歡在這過程中鬥智鬥勇,讓一切掌控在手中,一場遊戲,不受傷且雙贏便是最好的局面。 「沒問題,我一定讓你滿意」Bartender熟練的操作著,沒多久調好了,他拿了個到三角的酒杯,從雪克杯裡到出一點。 「你喝喝看,看要做什麼調整」 「不錯!可以再酸一點嗎?」文晴笑著 「可以!」Bartender打開上蓋,又擠了點檸檬再蓋上搖了搖混合後,打開蓋子,將酒到入了酒杯。 「你們Bartender的手藝都這麼的靈活這麼的好嗎?」文晴好奇的問道,手也順勢輕撫了下Bartender正在倒酒的手。 「當然!苦練的技術,必定要好啊!我再幫你做點裝飾吧~」Bartender裝飾了水果上去。 「那我還要再杯Long Island和Mojito,幫我送到前面那桌。」文晴側了個身,指著座位。 「沒問題~」Bartender禮貌地笑著回應。 「酒真好喝,等等喝完再找你」文晴誇讚到,便轉身準備離去。 「美女,等等!」Bartender喊住了她,文晴疑惑地回頭。 「這個杯墊給你!」Bartender遞出了紙杯墊,卻朝著背面給了文晴,手指也順勢觸碰她。 看著杯墊上頭的電話號碼,文晴回應的笑了笑。 「我想杯墊應該不需要了,晴兒你再不回位子,我看你哥要在後面把人盯穿了!」有著能令人融化笑容的Jack,聲音從文晴身後傳來,他一手搭上了文晴的肩,另一手拿走了文晴手上的杯墊押回了桌上,並摟著文晴離開。 看著跟自己一同回到座位上,跟他再聊得非常熱絡Jack,文晴的視線始終飄向他,並默默地觀察著。 ------------------------------------------------------------------- 「這是你們的調酒」剛剛的Bartender親自把酒送來。 「味道還可以嗎?」他關切地問著文晴。 「不錯!喝到後面也完全不膩。」 「那還要再一杯嗎?」 「好!但我不知道要喝什麼耶」 「那…幫你調濃一點的,這次用波本當基酒。」 「好哇!」Bartender帥笑的回應文晴,但也不忘留意其他人的點單。 「你幾點下班啊?」文晴隨口問問。 「一整晚呀!今天假日,一定做到打烊。」 「是喔~」文晴禮貌性的笑了笑,也沒看向離去的Bartender。 ---------------------------------------------------- 露天看台上,趙文晴與Bartender正躲在角落處熱吻,文晴的手在Bartender的制服底下,摸著他結實的身材,而他正一手攬著她的纖細腰,另一手在她身上游移,沿著泳褲的邊緣,輕撫與撩撥著。 ---------------------------------------------------------------------------------------------------------------------------------- 這次的創作文,鋪成會比較長。 疫情嗎~宅在家,追劇追一追靈感爆多,但每次在腦海中快速幻化的劇情,每次透過文字 ,都變得特別冗長,希望大家會看得下去。 另外,我也一直想不到此篇的標題,希望大家看了後面幾篇後,有什麼標題的靈感或建議,都歡迎提出。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次的題材。 Playwright
31
回應 0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