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Les 新手上路 - 1

6月16日 03:49
這是一個關於經驗不足的受反攻的故事 —以下正文— 「那……我關燈囉?」 『好。』 房間啪的一聲陷入了昏暗,透過床旁昏黃的夜燈,近視不淺的我見不著妳的神情,只能聽到自己的心跳失速一般的在胸口衝撞。 我爬上床,我們都很清楚今晚要做些什麼,房內混著妳的香味和緊張的氛圍。 吻上妳的臉頰、額頭、鼻尖、唇 是妳率先伸出舌,安撫了不敢逾矩的我。 深吻令人招架不住,鼻息重疊之間溢出了我的低吟,在妳之上的我身軀也軟了下來,更加貼近妳。 妳伸出手鑽進衣擺輕撫我的背脊,我不由得輕顫,嘆息著妳所有的溫柔。 嘿,但別忘了,今晚的攻是我。 輕咬耳根,妳的呼吸失了節奏。 伸出舌深入,歡愉的聲音是我的強心針。 向下埋在妳的頸窩,用鼻、用口品嚐著妳的味道,即便是冷氣房,我們之間的溫度仍不斷上升。 然而這不是我們的終點。 平日曬不到日光的妳的雙乳,暴露在冷空氣中也絲毫不害羞,山尖上挺立著濕濡的唾沫。 腹部柔軟而平坦,發燙的掌心撫上,妳給了我一個迷人的微笑。 現在連我的雙頰都是燙的了。 指尖往下,我摸索了一回才得以勾勒出妳腿間的輪廓,就算是妳也是會濕得如此熱情嗎? 劃圈、輕壓,我照著印象中妳的動作依樣畫葫蘆。 褪下底褲,如果此時我戴著眼鏡,那我的心臟肯定承受不住。 妳抓住我的手腕,直往你的腿間而去 坐在你曲起的雙腿間,盡我所能的取悅你。 每個喘息都是最美的樂音,速度是愉快的行板。 在我低下頭準備覆上妳的花園時,妳揪住我的衣領,我順勢與妳的唇相貼。 終是忍不住的將中指推入,緩緩的。 我擔心的看著妳的雙眸,用眼神說著關心的話語。 因為此刻的我已然發不出聲,除了屏息欣賞,似乎沒了其他辦法。 加快手上的速度,我成了指揮家,妳隨著我的動作拔高音量,是快板。 『啊……你幹嘛…嗯……幹嘛一直看我……』 妳欲伸手遮住失控的口,卻被我的唇搶先一步。 妳用鼻子汲取空氣,無法自制的悶哼出聲。 「我在想什麼時候親你啊。」 語畢自己也被嚇到,我的呼吸混亂、聲音低啞,是壞掉的電子節拍器。 妳本就透紅的臉更紅了,向一旁撇開。 數分鐘後,我的手無法承受經驗不夠的我繼續施力不當,迎來了樂章間的停頓。 「試試看嗎?」 『嗯。』 我起身將前些時日買的穿戴穿上,拉緊。 「這樣是對的嗎?」 『是吧?』 我扶著膚色橡膠,若是指揮棒這未免有些沉。 「……我看不到。」 黑暗中無法操控下身的巨獸,一向依靠觸覺的我無法為沒有神經的它指路,只能用求救的眼神看著妳。 『靠過來一點。』妳伸出手,抓住它緩緩往自己靠近。 我不敢亂動,順著妳的動作靠近妳。 屏息,感覺自己的陰道因緊張而緊縮 提醒自己記得放鬆,呼吸轉為緩而深。 明明被進入的不是我呀。 「會痛嗎?」我急切的問。 『嗯……等等……』 我不知道它仍在洞口磨蹭,連進去都還沒有,視線擔心的在妳的臉與黑暗的交合處來回。 妳嘗試著吞沒尺寸過大的它,可惜以失敗告終。 『過來躺好。』妳拍拍身旁的床鋪。 不做了嗎?我滿腦子疑惑。 我躺下,妳起身。 妳跨坐的我的小腹上,自上而下的看著我。 『等等喔,我自己來。』妳用極其溫柔的低音說著,唇間勾起了性感的弧度。 如果可以,希望我的心跳可以別再這麼用力了,它是不受控的鼓手,讓我的全身緊繃。 —待續— 嗨我mocktail,希望我淺薄的音樂知識沒有什麼錯誤,有的話請糾正我 在床上邊放音樂邊做的感覺是什麼呢,其實我蠻好奇的 沒有什麼潤稿,順著情感就寫出來了,有哪邊不順或可以更好也歡迎告訴我 我會努力把後續生出來的,沒意外的話明天就能再見到我 不知道這樣的攻各位會覺得可愛還是麻煩呢
87
回應 5
文章資訊
共 5 則留言
國立高雄海洋科技大學
你的她好溫柔
B2 很高興你這麼覺得,即便創作成分佔一半,原本的她也是再溫柔不過的人
嘉南藥理大學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