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客人

6月17日 00:34
第一次見到的他有點狼狽。 來不及換下整身的西裝, 卻已經把領帶鬆垮的拉開隨意的掛在脖子上, 聽到我說著流利的日文,趕緊湊了過來。 詢問了我該怎麼坐車到他隔天要開會的外縣市, 就匆匆的道謝離開。 我低頭一看房客資料才發現他竟是韓國人。 隔天, 他依舊一身疲憊的回來。 這次卻支著頭一臉興趣盎然的看著我, 不年輕的他臉上已經有了歲月的痕跡, 低低的聲音,十足誠懇的眼神。 「妳日文說的真好。」 「你說的才好!你不說我以為你是日本人」 「因為我在日本工作啊!」 「那我也是因為在飯店工作啊!」 「妳教我日文好嗎?」 「那你要教我韓文嗎?」 我們相識一笑,決定執行這個好笑的計畫。 隔壁的同事不懂日文, 她說我們對話的時候像是在調情。 也是, 我從沒遇過一個男人這麼專注的看著我, 即使只是如此平凡無奇的對話, 都讓我感覺被撫遍了身體。 潮濕的空氣, 我們相約在下班後。 他依舊沒有換掉整身的西裝, 領帶依舊鬆垮的掛著, 對我而言卻充滿了吸引力。 「妳幾歲了?」 「24」 「我42了!妳會不會覺得我太老了?」 「不會啊⋯我喜歡老的」 他用手指夾著菸, 煙霧繚繞在他的臉上看起來有點朦朧, 抑或是酒精的發酵。 我喜歡聽他低低的聲音說著長篇大論, 倚老賣老的閉著眼睛説教似的叨叨唸著。 他開始說起他的生平, 韓國人在美國長大,日本工作, 老婆小孩都在美國,他一個人單身赴任在日本。 一邊說著, 原本面對面坐著的我們, 改成併肩坐在一起。 灼熱的體溫傳來, 風塵僕僕的西裝留著早晨出門噴灑的古龍水香味。 前味已然淡去, 留下木質香調的穩重與優雅。 對!他太優雅了。 不是我這個20出頭的黃毛丫頭可以理解的, 於是乎產生了崇拜。 回飯店的路上, 我已被酒精與賀爾蒙迷暈, 互相觸碰試探的手指最終還是交纏在一起, 「妳醉了?要不要上去休息一下再離開?」 我睜著迷濛的雙眼, 「休息一下嗎?」 「或是一晚」 「嘻嘻」 《櫃檯小妹》
52
回應 2
文章資訊
共 2 則留言
文藻外語大學
會有後續嗎?😍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