鵝,鵝,鵝!

8月15日 12:21 (已編輯)
我跟餅兒抵達了英國倫敦機場,一起旅遊最能體現出一對情侶是否適合,所以我父母大力支持。 (備註:所有英文對話都有中文翻譯,不喜歡的直接左轉,之前這篇是我們說好要去歐洲旅遊的前情提要。)
一下飛機只覺得好冷! 當天倫敦氣溫8度C,濕冷的要下雨的前兆,偶爾還颳一陣凜冽的強風,我都不知道原來眼球也可以覺得冰冷👀 對我們這種從小在溫暖氣候地區長大、後來又接受幾年加州毒辣艷陽洗禮的人,這種天氣實在是吃不消。 我們包得像兩顆粽子似的,我當天上半身穿了長袖羊毛衣、長袖襯衫、長袖羊毛毛衣、厚的羽絨外套,下半身一件羊毛長褲再加一件外褲,還是冷得直打哆嗦,餅兒穿得比我多,她跟我一樣還是冷得要死。 我們發抖著換了幾百塊歐元跟一些英鎊,到廣場見到了餅兒以前新加坡的朋友Rosa,她倆也幾年沒見了,相談甚歡。 Rosa一開始興致沖沖的提議幫我們拍情侶照,拍完後一臉無語跟後悔自己吃了一大把的狗糧🙈 - Rosa在英國留學,竟然只穿了一件短袖配薄外套,到餐廳還脫外套,好佩服。 她帶我們吃英國最有名的一道菜:fish and chips,也就是炸魚跟酥炸厚切薯條,那個吸油紙上面還印刷了fish and chips的報導,滿有趣的,我則選了beef & ale pie麥酒牛肉派,我跟餅兒分了一杯莫吉托Mojito cocktail。
imgur
餅兒很討厭吃青豆,所以我把青豆都撈到了我的盤子裡,免不了被Rosa調侃:Yeah, you two go ahead. Just ignore that I’m here.(嗯好,你們繼續,假裝我不存在。) 其實當時發現餅兒會挑食這點在我心裡是扣分的,我不算挑食,唯獨討厭芹菜但我還是會吃下去,因為我不喜歡浪費食物。 不過也慶幸我不挑食,能當餅兒的廚餘桶(誒不是🤣),這餐我吃了十分飽,因為我盤子裡沒有一個是餅兒喜歡的食物,所以她不願意幫我分擔。 (備註:不過現在的餅兒進步很多!很多餅媽很愛吃的,餅兒卻完全不願意吃的,現在會吃了! 像是茄子、蘑菇、杏鮑菇、豬大腸、鮪魚肚生魚片、生蠔、鍋牛、生的牛肉、干貝、咖啡,現在遇到什麼餅兒不吃的,我們都很有默契的把這些食物移駕到我碗盤裡。) 談話中,我發現Rosa很討厭被說是印度人,更不承認自己是印度人,她希望被認為是白人,非常崇尚西方文化,說當初來英國就是為了追星,還常常翹課,對未來沒有目標。 我一開始心裡有點納悶Rosa跟餅兒那麼不同,小時候是怎麼變成朋友的,不過後來想想,我在大學也交了形形色色的朋友,很多也跟我很不一樣,就也沒覺得奇怪了,後來餅兒跟我說她跟Rosa變成好友是因為都會追美劇跟英劇。 吃飽喝足,我們三人閒逛著想去湖邊看天鵝,中途經過了好多漂亮的漆成了pastel顏色的房子,還有古色古香磚頭砌成的老房子,我們不禁駐足拍照,就呈現了這張餅兒拍Rosa拍蔥油拍照的照片(好饒口🤣)。
imgur
- 到了湖邊,好美! 好多不同種類跟年紀的天鵝優雅的在水中滑行,有白的灰的黑的。 公園裡有一堆人邊跑步邊遛狗,有些人在騎腳踏車,空氣很清新,都是土壤跟草的味道,步調悠閒,跟下午在倫敦街頭見到的風景好不一樣。 我跟餅兒享受著這份恬靜,互相拍了些照。 餅兒:If only we can be as carefree as the swans.(要是我們能像天鵝一樣無憂無慮就好了。) 我:Perhaps we can be when we’re old.(說不定我們老了可以。) 餅兒:But why can’t we be now?(那為什麼現在不行?) 我沈默了,這問題好沈重我答不上來,倒是Rosa很乾脆地說:Well, because life sucks!(因為人生很糟糕!) 我跟餅兒被Rosa這麼一說,笑了,我十指緊扣的更加握緊了餅而的手,在她耳邊說:But we can conquer it together.(但我們可以一起戰勝人生。) 餅兒沈默但堅定的點了一下頭。 (備註:我當時心想餅兒真是正能量,願意跟我一起戰勝人生🤩沒想到餅兒後來跟我說她當時默默點頭,是在同意Rosa說的人生很糟糕!哎唷喂,昏倒!) - 之後來了一位畫有濃妝的媽媽跟一個小男孩,拎著一帶穀物,估計他們母子倆常來,因為一瞬間鵝群聚集到了他們面前,此起彼落的啼叫,似乎認得這兩個人類。 此景讓我想到唐朝詩人寫的《詠鵝》: 「鵝,鵝,鵝,曲項向天歌。 白毛浮綠水,紅掌撥清波。」 小男孩抓了一把穀物,大力揮灑,一瞬間沒有了啼叫聲,變成了天鵝們摩肩接踵偶爾振翅的聲音。
imgur
這時我跟餅兒注意到有一隻跛腳的灰色天鵝,特別瘦小,才吃了幾口就被大家擠了出來,孤零零的一跛一跛走到旁邊的草坪上,不確定左爪是天生跛腳還是受傷了導致無法完全著地,姿勢很彆扭。 有個咖啡色中長髮的小女孩也看到了,拉著她媽媽的手說:She looks hungry…(牠看起來很餓。) 她媽媽說:What do you think we can do to help her?(你覺得我們可以怎麼幫牠?) 小女孩看上去四歲,低頭看著自己空空的小手掌🤚🏻✋🏻:We can give her some food, but I don’t have any for her.(我們可以給牠一點食物,但是我手裡沒有。) 不知道小女孩哪裡看出天鵝是母的我,順著提議:That little boy over there has some food that she can eat. Perhaps you can ask him to give you a handful?(那邊的小男孩有些天鵝可以吃的食物,說不定你可以跟他要。) 小女孩抬頭看媽媽,那位媽媽點了點頭,小女孩開心的往小男孩跑,很有禮貌地問:Hi, I want to feed the birds, too. Can you give me some seeds, please?(我也想餵鳥,可以給我一些種子嗎?) 小男孩看上去六歲,穿著很酷的紅黑色籃球鞋,頭髮跟穿著也很有型,感覺在小學是很多小女孩的著迷對象,帥氣的抓了一大把飼料放到小女孩捧著的手裡🤲🏻說:Sure, here you go!(沒問題!給你!) 小女孩小心翼翼的捧著食物快走回來,餅兒笑說:Aww, she’s so cute.(哈哈她好可愛。) 小女孩把一些飼料撒在跛腳天鵝面前,牠吃了幾口後,又有別的天鵝來搶牠食物,小女孩很是著急。 餅兒說:Maybe you can throw some of the food further away, so other bullies can eat it, AND THEN feed this skinny one secretly.(說不定你可以撒些食物到遠一點的地方,讓這些惡霸到遠處吃,再偷偷餵食這隻瘦弱的。) 小女孩想了想,最後聽餅兒的話,用很誇張的大動作撒了一點點飼料到很遠的地方,果真一群天鵝被騙走了。 這時小女孩蹲到了跛腳天鵝面前,把剩下的一大把放在牠面前,弄成了一個小山丘,跛腳天鵝看上去很開心,瘋狂的吃。 後來有別的天鵝想過來,就會被我、餅兒、跟小女孩用力跺腳地嚇跑🤣 說也奇怪,跛腳天鵝好像很信任我們三個,似乎知道我們在捍衛牠的食物,很爭氣地繼續在原地吃,沒有浪費我們的苦心,就這樣慢慢地吃光了,我猜這是跛腳天鵝吃過最飽的一餐了,吃飽後牠用嘴清理自己的羽毛。 小女孩開心的對我跟餅兒說:Thank you so much! I think she is very happy.(謝謝你們,我覺得小天鵝今天很開心。) 理工腦正想蹦出「你非鳥,安知鳥之樂」,不過我忍住了:Haha, I think she is, too.(哈哈,我也覺得牠很快樂。) 小女孩的媽媽對我跟餅兒眨了一隻眼,用唇語說:Thank you.(謝謝。) 我們笑了笑,走到湖邊跟Rosa會合,發現Rosa一直在滑手機:Hey, what’s up?(哈囉?) 餅兒:Oh, we fed a hungry, limping bird that was bullied by its peers.(我們剛剛看到有隻跛腳鳥被同儕欺負,便餵了那隻很餓的鳥。) Rosa:Oh, very cool.(喔,很酷。) 這時遠處聽到小女孩說:Mom, can we come here every weekend to feed that little bird?(媽媽,我們可以每週末都來這裡餵那一隻小鳥嗎?) 小女孩的媽媽說:Of course, we can buy a bottle of bird seeds later.(當然可以,我待會就帶你去買一罐鳥飼料。) ---以上紀錄2018/03/23在倫敦的故事--- 我知道餵養野生動物不好,不過在英國好像大家習以為常,還有一堆老爺爺喜歡坐在路邊的長木凳上,拿著報紙喝著咖啡,偶爾撒一把飼料到地上,讓鴿子們圍繞。那幾天觀察下來,大家用的五穀雜糧好像都長一樣,不知道是不是統一賣的。 我知道有些人會認為物競天擇,有些人會認為該幫助弱勢,見仁見智囉!大家怎麼想?當時我跟餅兒看到這隻天鵝只覺得牠很可憐。 另外,我發現英國父母好像很放心讓小孩自己思考做決定,甚至跟陌生人說話,不會過多干涉。 最後,我好奇大家的另一半會挑食嗎?
愛心
103
留言 100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