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希望大家的幫忙,讓台灣正視跨性別手術及真的了解跨性的精神科醫生

2020年8月26日 05:36
我之前po過文章也上網查過了,在台灣一定要經過變性手術,摘除所有原性別的器官以及兩張精神科判斷才可以更改身份證上的性別。 在我得知這樣的訊息後,我先預約了榮總某精神醫生,初步跟她說我的性別認知及我覺得我是性別酷兒。她竟然問我,什麼是性別酷兒?我白眼翻到後腦勺去,精神科醫生必須要上過課才可以當這個特殊的彩虹精神科醫生。我非常的生氣,對於一個這麼專業的職業,卻對所有的性別相關單詞這麼基本的都不知道。第二次要我回診的時候,我請求醫生幫我開賀爾蒙讓我去內分泌作檢查以及確認我的使用用量。我得知的答案卻是,我需要你的父母來到現場,確認他們也支持。我新竹人欸?我爸媽是支持的沒錯,但他們不會因爲這種事而跑到繁忙的台北,更何況是整天爆滿的榮總。我要求她讓我給她我爸媽的親筆同意書,簽名畫押她也不願意。我問她為什麼要這麼做,我都20了?她竟然只是怕被我的家長吿...。最後我就放棄在榮總跟一個彩虹文化都不知道你假精神科醫生再多說什麼了。 之後我還是沒有放棄要使用賀爾蒙,我自己在藥局買睪固酮,自行注射,我也不知道我該注射多少,新竹也沒有專業做變性的內分泌科醫生,我就固定兩個禮拜注射一次。已經注射兩年了,目前身體狀況開始出問題,但我如果用女生的身體多活一天,我寧可就這樣注射到死。 講這麼多,我只想跟各位說辛苦你們了。如果有跟我一樣的人,需要賀爾蒙卻遇到擊敗根本不懂彩虹的心理醫生,可以在下方留言留下聯絡資料,我會想辦法幫助你。 在美國,只要開始使用賀爾蒙就可以更改證照上的性別了,還不要什麼該死的精神科。而且什麼精神科認定我們需要變性,我要變性還要讓別人知道我有性別認同障礙,想當男生當女生是我自己決定。我想當男生不代表我是T為了結婚我才要變性。現在同婚都過了,變性還要這麼多程序,實在是很無語。即使連申請個賀爾蒙都要經過不專業的精神科醫生。 如果有天我因為台灣醫生對跨性別的漠視,而注射過量的睪固酮而產生肝病變,我的遺書上一定會替那些在路上跟我遇到一樣狀況的人批判這個制度。 如果有人成功變性了也可以分享申請過程!因為自從我遇到那個奇怪的精神科醫生,我就已經放棄台灣醫療對於多元性別的了解了。我想聽聽經過正規的醫療途徑得取新身分的兄弟姐妹們,分享你們的艱辛努力的成果
18
回應 35
文章資訊
Logo
每週有 11 則貼文
共 35 則留言
B0 妳新竹人怎麼沒去新竹馬偕看?劉育宗醫師還OK
中原大學
原po看起來好憤怒 精神科醫生在學的時候跨性別還是病呢,也沒有彩虹文化什麼的特殊學分。術業有專攻。精神科中也有各大領域,醫生不一定樣樣精通。 醫生想自保也不能怪他,醫療糾紛很恐怖的;你不也是想自保才選擇去看醫生嗎?雖然你放棄自保了。 再來,我看你功課做的不夠詳細啊⋯ 除了1樓說的,新竹怎麼不去馬偕看劉?劉不要求父母同意,但是會跑完一定的程序。 除此之外也有不少醫生是不用父母同意的,更多醫生是接受父母簽字的。我個人是找不用父母同意的,因為我父母請不動(並不是不支持)。 跨的辛苦是只有圈內人才懂的,雖然你好像懂了,但方法實在過於笨拙讓人忍不住想說什麼。相信這樓的其他人會願意給你更多資訊,因為大家都是好人。我沒給你更多資訊,因為我覺得你得先冷靜下來思考一下。這麼做聽起來好像很自大,但真的建議你這麼做。找個人談談釐清一下自己的行為
東海大學
建議你冷靜一下,再去做點功課找有在看的內分泌醫生幫你追蹤賀爾蒙、精神科幫你評估。 體制很爛大家都知道,但沒必要用自己的身體健康為代價去衝撞,不值得。 加油啊
國立政治大學
我是22歲已換證的跨男,HRT一年多,從精神科初診到換證也只花了一年。我是覺得功課做得夠多基本上不會碰到困難啊?而且你父母都支持,流程理論上可以跑很快餒 另外我想請問您是身體哪裡出問題?我也是兩個星期一針,目前狀況良好。而且現在睪固酮都要醫師處方箋,你是去哪買到藥的⋯⋯
東海大學
我也在遺書上預先留下對於這方面的不平了
B5 如果一心求死 那請化妝師 化成想要的樣子就好 何必做HRT或SRS 一切的努力,都是為了活得久活得快樂 為了仇恨沒有意義
東海大學
B6 現在過得普通,沒有要自殺的意思,一些團體呼籲說遺書應該是每一位成年人或是有家事有財產的人都該先寫的, 在文末附註簡短對社會現象的呼籲我覺得是不錯的
原 PO
B1 我是住在台北的新竹人 在台北讀書 老家在新竹 平時如果沒重大事情我不會回新竹 在台北看醫生對我來說比較方便。也謝謝你提供的資訊喔!我回家再去看看你推薦的醫生!
原 PO
B2 我已經冷靜思考了很久,我覺得我一定不是唯一。有很多跨性女為了得到新身分,自己買避孕藥還是嘗試自行切掉生殖器,又或者跑去泰國找醫生的,有太多太多了。如果你是幸運的那個,我也替你開心。我跳出來也不是要給已經走到正規手續上的人抨擊,我是希望能給還在自己摸索的跨性朋友更多資訊。台灣有太多跨性朋友了,除了對自己性別認知的不了解,更多的是已經了解自己卻因為醫療上的種種限制而遲遲不敢踏出第一步。我很幸運曾到國外唸書才得到台灣人得不到的資訊。我的方法笨拙,但著實滿足到我的需求。
原 PO
B3 我有去找過一般的內分泌科,但通常他們都會希望去有了解過變性手續的醫生那邊檢查,通常這種內分泌科的醫生都是經過精神科醫生後才會開轉診到內分泌。雖然這麼說真的很白癡,但我是說我目前正struggle 的。我剛休學準備出來找工作,履歷表上的性別我真的不知道要填什麼,因為我打了兩年的賀爾蒙,聲音外表什麼都變了,我上面寫女還有特別註釋正在使用賀爾蒙嗎?還是寫跨性男?這真的太白癡了,我真的不知道我面試的時候我要自己先聲明,還是之後讓他們發現。我原本預計是出社會的時候就拿到新身分,只是真的踏上這條不歸路才知道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容易。
原 PO
B4 你真的是幸運的那個,我是發自內心說的。先恭喜你已經換證了!我發這篇文主要講的不是我本人自己想要"變性",我想表達的是,自己的性別自己最清楚,為什麼要把所有性器官換成另一個性別的性器官,才代表你是男/女。在美國開始使用賀爾蒙,或者別人在認識你之前,就會問你的pronounce. They would say you are who you are: if you tell me that you’re a guy, then you are; if you tell me you’re a girl, I would not say anything.不知道樓主知不知道美國一個很有名的跨性celebrity,他叫Chella Man,有興趣可以搜尋他的instagram. 他的美國身份證上是男生,理所當然護照也是。但他自己就有說他自己就是個 penisless 的男生,他往後會不會再動手術,他目前是說不會,但他確實已經拿到他自己想要的身分,如果之後再動手術,可能就跟自己本身的需求有關。 還有賀爾蒙的部分,我也知道這麼做可能會害到那間藥局,所以我就不透露了。我自己是問了很多家才問到的。賀爾蒙劑量我也是查了很多國外的資料,才知道大家大約都說兩個禮拜一次。這是不是符合我的劑量我也不知道,但我也是打了大約一年多才開始長鬍子,這聽起來真的很白癡,但我也達到我希望的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話,也歡迎你分享你的經歷給其他想換證的人。
原 PO
B5 只希望新一代的政官們可以正視除了同志以外的人。只是同婚這場仗也打了很久了,跨性這部分可能也要再等個20年吧....
東海大學
B10 臺北資源才是最多吧⋯ 我知道內分泌都要有精神科轉診呀,所以你才更應該趕快去找醫生吧(身體都出狀況了 再說履歷表自製的可以不放性別欄位 每個人的身體對賀爾蒙的反應不一樣,劑量也有差距,真的不建議自行用藥拿自己的健康開玩笑
原 PO
B13 謝謝你,我應該會聽一樓的回新竹看看吧。可能我真的就是最衰的那個剛好遇到錯的精神科醫生,謝謝關心。
中原大學
B9 我想知道你到底思考了什麼⋯ 台北有看性別不安的醫生那麼多,你竟然一個都找不到然後在批評台灣? 你不知道你比我幸運的多,不要預設我的背景
在國外就有在打的話應該會有prescription吧? 在打之前應該也有看過therapist呀? 回來前有去拿一份referral或帶之前開的prescription回來多少都能銜接部份呀⋯ 至少藥不會斷 現在美國幾乎都有遠距了,趕快找之前的醫師弄張證明,好過在這邊用健康衝撞體制呀~
國立虎尾科技大學
B0 親愛的你辛苦了。 雖然我是MTF,但能懂你的感受。 若要我用男人的身分多活一天我寧可去死。 能說得太多,我就簡短的總結。 「你不孤單。不要放棄,你一定能成功。」
原 PO
B15 台灣性別不安的醫生並不了解這到底是什麼,他們的功能最多就是聽我們口述然後開證明,但他們真的又了解了什麼?有些人會想看醫生不一定是想變性,而是想釐清自己對於性別的看法,從醫生那得到更正式的名稱。physical 的變性真的是其次,如果初步的精神科醫生不是真的針對病患個人做出正確的判斷,而導致病患因為自己個人想動手術更改性別而開立證明給患者,那精神科證明到底是要幹嘛的?性別這種東西,如果要正視他,那他的名稱可以有很多。精神科醫生應該是要針對有變性慾及dysphoria 的患者,進行更深度的判斷及心理分析吧?
原 PO
B16 我是在台灣拿到賀爾蒙後去國外打的(美國的超級貴....),國外對於這種的therapist 也不是很好找,我只找過家庭醫生開depression and anxiety 而已。也謝謝你提供的意見,我在自己的文章下已經得到很多資訊了😂我身邊都是drags and les 居多,他們覺得現在這樣就很棒了🤣😂我愛他們,他們活得很漂亮❤️我有個朋友倒是有真的認識一個也在打賀爾蒙的ftm ,他有推薦他的醫生,可是在Atlanta ,我除了轉機會到那邊,不然我機票加上看診還有藥費一趟過去,我現在可能就卡在美國破產回不來了😂不過我已經聽B1的建議,預約新竹的精神科醫生了!(再次謝謝各位兄弟姐妹們的熱情支援!!)
原 PO
B17 大家都辛苦了!!mentally and physically!!!看到大家一起為自己努力,我真的覺得在台灣各地都有人在為這個奮鬥,我著實為妳們感到驕傲!我們都不是孤單的!妳也要活的精彩、活的漂亮!妳我都不是孤單的!
中原大學 心理學系
B18 我想我應該附上我所就讀的科系會更有說服力。 你知道台灣精神科醫生的制度嗎?看起來你不太懂。 他們是讀醫學系不是心理系,醫學系做的事把你不舒服的地方變成你的身心能接受的程度;精神科醫生的工作,最主要是確診及開藥。心理師的工作才是去更深入的了解你的痛苦,如果你希望得到心理分析,請去找心理師。 然後你提到一個我覺得可以提醒大家的點。 對,有些人的目的不一定是變性,但卻盲目的跟著他人的腳步走,這裡也建議去找心理師釐清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以免做出後悔的決定。(再次提醒,精神科醫生的工作不是心理分析)
B21 想問精神科跟身心科差在哪裡?
原 PO
B21 我在去榮總初診精神科的時候,他們有叫我們去做檢查,做智力測驗還有諮商,這部分是psychologist(心理師)的工作。得到報告後,就是Psychiatrist(精神科醫生)拿著報告開證明。我是沒去問報告結果啦,因為他要父母同行,但我很明確的瞭解這兩個工作的不同。不管怎麼樣psychologist 一定會初步就介入,但決定權還是在psychiatrist 手上。所以其實去找精神科的第一步,心理師就會同步介入了。但如果今天步驟是由心理師轉診精神科醫生開證明我可能就不會有意見了,但問題就是台灣這個程序我實在是不懂啊!精神科醫生有些很草率,有些太機車,有些是根本就不懂。台灣精神科制度我真的不懂,我只知道一般我看焦慮症的精神科,沒辦法開證明給我。但即使可以開精神證明的醫生,也只會在證明上寫性別認同障礙跟變性慾。對於要動一個不可逆的手術的證明,不應該隨便開立吧!
我因為經歷感情傷害 加上因為生病 覺得也許都只能一個人過了 雖然要和喜歡的人坦承生病的事情 但常常換來的是對方的離開 每次都讓我覺得 也許單純的想擁有一段感情 而這願望只能像泡沫一樣消失了 我每天都想自殺 只要念頭越深 執念越重 就會開始一次又一次的傷害自己 好像死亡才能讓想擁有愛情卻得不到的我 能夠解脫 當喜歡的人知道自己生了一個 非常讓人恐懼的疾病時 總是會讓人直接離去 疾病的汙名化 讓我的憂鬱症越來越嚴重 我沒有一天不想死的 如果真的死了 遺憾的是 我因為疾病 讓我此生永遠無法擁有一段感情 而這會成為我的遺願
中原大學
B22 我的理解是只有名字不一樣啦⋯但不知道是不是還有什麼其他分類上的不同。名字這點記得是跟去污名化有關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為什麼要經過精神科醫師評估? 因為曾經有案例每天女裝出門 是偽娘高手 誤以為自己是想變性的MtF 想做變性手術 結果到了精神科門診心測沒有過 他直接飛去泰國一年多變性 後來後悔 在臺灣的身心科門診內泣不成聲 (蘋果記者寫的 我也不知道 大台北都會區應該是全台灣醫療資源最豐富的地方 妳能剛剛好找到一個超怕被告的醫師看診 也是不容易 一個不行就找其他位掛就好啦 就我版上看下來大部份醫師只要病人滿20 都很樂意開證明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B22 B25 我的理解是 精神科常常遇到家屬帶去或強制就醫 身心科一般是給有病識感的病人自主去掛門診
B26 很多醫師怕被告 非要家屬父母知情同意不可 殊不知這樣也是逼死一堆姐妹
國立清華大學 數學系
B2 吳也很好呦
原 PO
跨出第一步去找精神科醫生好難喔。我已經預約了很多次,可是不知道到底要怎麼說明自己的狀況,也不知道我自己在施打荷爾蒙後,去看精神科到底有什麼意義。還是我目前先去看內分泌比較好?我最近因為雄性荷爾蒙過多,身上有很多黴菌型毛囊炎。可以請各位幫我排個順序,精神科、皮膚科、內分泌科,到底我該先看哪個😭
原 PO
B28 MTF真的其實比女生還辛苦 畢竟我們是從高音頻變低音頻,低音頻變高音頻真的很難,外加骨架還有喉結,而且下面可能還有一包,我懂!
B30 不想去精神科可以找心理諮商師
中國醫美容中心有提供相關服務及諮詢
南臺科技大學 應用英語系
樓主你好我也是FTM你可以跟我聊聊,交流一下分享一下 你可以給我你的聯繫方式我信箱gg1472tw@gmail.com
原 PO
B34 已經傳送信息至信箱了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