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自己比較重要

6月11日 15:26
性別不是非黑即白 - 有時候可能因為環境當中的刻板印象,讓你覺得可能是另一個性別,但變性手術是不可逆的,如果憑藉著這樣的依據去做手術,其實有可能是會後悔的 - 嘗試更多種可能性吧!或許手術只是一種手段並不是目的
9
回應 4
文章資訊
共 4 則留言
嗯,我也有與心理師談過類似這樣的問題,因為我會對理性果決的自己定義男性而排斥,慢慢接受那都是自己
B1 對呀,就算是女生也會有理性的一面,不管感性或理性都是相互存在的,透過感性與理性多寡判定是不是跨性別很籠統,而是應該以對於自身身體厭惡程度作為標準去思考才對。
我覺得由我來解釋這個片子最適合,因為這部片子講的就是我的情形;或是說流體性別的情形。 流體性別在就是字面意義上會在兩個性別之間流動。講起來很不可思議、就連跨性的人都不認同。然而原理不過就是在小的時候習慣性在兩個性別表現中間切換,長大了以後就能夠在兩個性別之接流動,就跟雙母語的情況一樣。 一般人正常情況只會有一個母語,就算去學也只會有「第二外語」。然而在雙語環情情況下成長的小孩,真的會有兩個母語。性別傾向也是一樣;小時候的成長,會成為長大之後的天生。 而流動性別的人,連自己是不是跨性都不是很敢確定。認為自己是男生的時候會出現女生的感覺,轉過去認定自己是女生的時候、腦袋中又冒出男生的感受。不論你如何認定自己設定自己,都無法是單純的正常人或跨性別。 遊走在兩個性別之間,只差在沒辦法做出極端的女生跟極端的男生行為。很難解釋這樣男女混合的情況,但在我身上就是如此。女生的時候會加上男生的理智,不喜歡那麼無腦感情;男生的時候卻又會在理智當中加入感情、狠不下心來。 極端純粹的某一方都會讓我們很不舒服;才會像影片中那樣,完全變成女生卻很不自在。我的話我也會掙脫不想要跟女生一樣,但要我跟男生一樣我也會說「不」。那你說就中性就好卻又不是中性,一定要拉一個性別才安定。 結果就是、牆頭兩邊的草都拉、混合交替使用。畢竟我們就是男女特性交替使用的成長,對我們而言再自然不過。影片中的主角想要變性,是因為不想要被拘束在一個性別。然而變過去以後卻又被困在另一邊的性別,這是意想不到的事。 但不會因此後悔。因為變過去是為了掙脫單一性別的束縛,只是一時間無法忍受又要被另一邊單一性別地束縛而已。變過去了、其實也就沒有所謂強制的性別,所以最後才能大團圓。 我雖然沒想要手術,但我也曾經有想要過。我會像影片中後悔手術嗎?我想我是、但也不是。被迫一定非得要是完全的女性反而會讓我性別不安;我們這種人的性別不安反是被困在同一個性別,恐慌自己沒辦法做到。 兩邊都做不到。說明白了、兩邊都做不到。男生的時候做不到男生對女生做的事,沒辦法滿足女生地不安;女生的時候沒辦法做到女生對男生做的事,沒辦法真的完全像是一個女生地不安。 兩邊我們都會不安;不過最不安的、是被困在原生的性別。原生性別是束縛最強的,就只是如此而已。脫離了束縛、其實也沒有堅持要當男生女生。 流體性別這樣?是的。甚至連想要當的性別都是由意識決定,不想要的時候就會立刻消失。很多時候很像是在說謊、就像是故意在演;一會說自己是男生、一會說自己是女生,自己甚至都對不起自己之前立下的承諾。 然而就像是雙母語的人一樣,你要說自己母語是哪一個都會立刻自打嘴巴。跨性別可以很堅持自己是哪個性別,流體性別卻很忌諱這樣的事。 因為怎麼做、都會自打嘴巴出現不是那樣的情形。就像我怎麼認定自己原始性別是女生,突然冒出完全男生的感受都會訝異不已。 牆頭草的性別、能說什麼呢?只能說好好認真面對、控制自己身上的兩個性。不要因為別人而綁住自己的性別、也不要因此傷害到別人。寄生在跨性別的族群,又經常脫離。 最困擾的還是男生想法的時候會有女生感受、女生感情的時候會有男生冷靜。沒辦法是完全的男生完全的女生,不論是哪一邊都像是反串一樣有另一個性別的味道。 我比較喜歡待在偽娘的族群,因為我也只能做到這樣,但又覺得自己好像是在一群男生當中的女生。很奇怪的流浪性別;兩邊都是、兩邊都不是。 ……………………. 流體性別是跨性當中的少數族群,比跨性還複雜麻煩的問題人物。就像是故事中那樣會變男變女是我們的本事,但現實當中一點都不好玩啊!失控的情況可是會造成災難。 然後呢?也沒有想要被認同。因為太複雜了根本沒辦法說服人接受,只能直接做直接讓別人了解。一方面寄生在跨性別之下,一方面又經常脫離。
B3 哇!我沒遇過這樣的人呢 謝謝你替這部影片加上你的親身經歷~